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1/


眼见两个战士中弹倒地,老韦心一急眼一红,抱着手里的枪做了个滚进的动作就到了寨门外。由于突然而且速度快,他身边的战士都几乎没能反映过来。


老韦出寨门的时候,其实美军并没走远,而是成队形在向树林方向渐进,并且留有断后的人员。由于训练有素,他手中的枪随时都处于可射击的姿态,马上就向美军开火射击。


美军只有3人在还击,其他的人员已经迅速隐没入密林之中了。而这3个美军也并不恋战,而是边打边走,时退时停。老韦他们3人紧追不舍,也跟着美军进入了密林。


广场这边一时被烟雾所困的两个小组,已经冲破烟雾来到右边寨门。


乔头根据情况指定大个代理指挥部队,并发出了命令:迅速转移伤员至安全处,并进行战地救治。战斗人员重组,派3人小组对广场和掩体内的军火及毒品进行销毁。其余人员对周边进行防御,防止美军和毒贩反攻,同时注意联络和引导我方后继部队。


安排完任务后,乔头自己添了点弹药后出去找老韦去了。


话说回我国境内的西南某军事基地.


指挥室内的气氛十分的紧张。并不宽敞的指挥室内,摆挂了精密的军事地图和逼真的战场沙盘,来自总参和西南东南两军区的情报及作战参谋正在分析着各种资料。


此次跨境打击行动的总指挥,西南军区特种大队陈队长正参照各种资料在地图上分析着行动计划。由于行动的隐密性,无通信无定位的行动,导致指挥部对前方的战况无法了解,只通过能侦察卫星和各个边境哨所的信息综合分析。


“陈大队,先头部队派人回报,已经跟美军接上火并向其与毒贩的接头地区行进,请求大部队出发支援,对敌进行包抄打击。”通讯员报告说:“是一个战士驾驶缴获的敌人车辆回报的”。


陈大队“碰”的一拳砸在会议桌上,高兴的说:“好啊,终于等到了!”接这他向几个作战参谋下达命令,“马上命令战斗单位向该地点进发,从最接近的边境地区进入。”


说罢,陈大队抓起迷彩帽,大步走出指挥室,向部队集结区走去。


“稍息,立正!”一名年轻军官以标准的跑步方式来到陈大队面前,“报告总指挥,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请少息!”陈大队回答。


年轻军官让部队少息后,自己跑步站到部队排头位置上。


正当陈大队想部队下达命令,讲解行动要领的过程中,局势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数名参谋来到部队集结区,向陈大队报告最新得到的情报。


“根据预定出境区域的边防部队侦察报告,他们所在地区发现缅甸边防军活动,估计跟之前发生的几次战斗有关。”


“通过卫星图像显示,缅甸方面原来驻扎在边境附近的几个部队,都已经倾巢而出,我方判定其部有重大军事行动,且目标正是中缅边境。”


“军区作战部建议,停止此次行动计划,否则一旦与缅甸边防军相遇,后果将不堪设想。详细情况已经上报军委,部队等待上级进一步指示。”


三个参谋向陈大队汇报着各自的情报资料。


陈大队听完后眉头一皱,“不行!我的先头部队已经出去了,现在停止行动无疑是将他们陷于死地!”


参谋们相互看了看,谁也没说话。


“让部队原地待命,你们几个跟我走,我要直接跟军委通电话!”陈大队以便走向指挥室一边向参谋们说:“你们几个,迅速给我研究一个能避免与缅甸军队接触但又能增援先头部队的方案。只要是可行的,在大胆的行动都给我拿出来,军委那边我去说。”


回到指挥室,参谋们情报,资料和地图忙得不可开交,只有陈大队独自战在窗前抽着烟,凝视着远方,他在等待着与军委通电话。


不一会,通信员跑步过来说:“报告,跟军委的电话已经要通,走的保密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