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一枪的故事---看电影把枪丢了。。

网络卫士 收藏 11 659
导读: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一年的春节... ...为了活跃过节气氛,部队决定从大年三十开始到大年初五,每天晚上在山坡的大操场上放电影。紧张工作了一年的干部战士,春节的时候,每天晚上能看上2场电影,在那种精神和物质生活都很贫乏的年代的确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不仅是精神上的享受,也是体力上的放松。那个年代,业余生活十分贫乏,能连续几天看电影,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部队驻扎在京郊门头沟山区的一个山村旁边,承担着繁重战备通讯保障任务,新组建不久,一切还在建设之中。营区很简陋,操场建在山的缓坡上,是战士们对山坡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一年的春节...


...为了活跃过节气氛,部队决定从大年三十开始到大年初五,每天晚上在山坡的大操场上放电影。紧张工作了一年的干部战士,春节的时候,每天晚上能看上2场电影,在那种精神和物质生活都很贫乏的年代的确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不仅是精神上的享受,也是体力上的放松。那个年代,业余生活十分贫乏,能连续几天看电影,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部队驻扎在京郊门头沟山区的一个山村旁边,承担着繁重战备通讯保障任务,新组建不久,一切还在建设之中。营区很简陋,操场建在山的缓坡上,是战士们对山坡稍加平整后,开辟出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平地,就在上面开展训练和开展各项体育活动。


由于承担着重要的国防通讯保障任务,对外高度的保密,加之组建的时间不长,没有家属随军在这里,即使春节期间,整个驻地也看不到一个干部和战士的亲属。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一切工作和日常生活都是围绕着政治开展,为了做好保密工作,平时难得的一、两次放电影,也不允许驻地附近村子里面的老乡进入观看。春节了,为了感谢驻地周边山村老乡们平时对部队工作的支持,部队决定春节期间放电影对老乡们开放,同时举行军民联欢活动。


那个年代,京郊山区的农民很难看上一场电影,那位乡亲有幸看了一场电影能够兴奋几个星期,很长一段时间是村里大人孩子饭后闲聊的中心话题。听说春节期间驻地部队放电影邀请他们一起观看,而且是每天2场,每天都演,每天的片子还不一样,乡亲们听到村里干部的通知,都高兴坏了,无论是男女老幼都企盼着...看电影的消息传遍了周边几十里范围内的各个乡村,每天都有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到部队简陋的营区门口向哨兵打听…


初三的那天,飘了一天的小雪花,阴沉沉的天气不到下午4点就基本黑下来了。过节期间连队和机关都是2顿饭,干部战士还在吃饭的时候,很多从方圆几十里赶来看电影的老乡陆续到了山坡的操场,不到5点钟,操场上已经黑压压坐满了观众,就连山坡上也坐满了看电影的老乡。雪白的银幕挂在两根铁柱子中间,在它的正反两面都能看。


6点一过,各个连队陆续整队进入操场,按照指定的位置坐下等着电影的放映…


从周边不同驻地坐车过来的连队与机关所在地的连队开始拉歌了,开展传统的革命歌曲对抗赛。操场的气氛十分红火,战士们此起彼伏的歌声,老乡们的笑声和掌声,孩子们的欢闹声,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过年和看电影的喜悦中,这种欢快的气氛,冲淡了紧张的工作和政治学习给战士干部带来的压力。



6点半电影准时开始,银幕上出现了八一军徽和嘹亮的解放军进行曲,放映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革命战争题材的影片。


快9点的时候,第一个影片放映完了,放映员宣布休息20分钟。那时候,部队的放映员都是干部,穿着四个兜的军装,是很多人羡慕的工作。


……三营的一个技师神色慌张的找到3营长报告说他五四手枪丢了。哇,三营长一听脑子“嗡”的一下就大了,当时就对技师吼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枪背在身上竟然能给丢了!”...


...电影又开始放映了,部队的首长和三营的几位干部以及那个技师都已经在机关会议室里面。会议室里的气氛很凝重,每个人都在抽烟,部队长和政委都来了,除了一个副职探家之外,部队的常委和司政的领导全都到场了。。。。。。


丢枪是大事,特别是那个年代敌情观点很重,对丢枪高度重视,事情汇报上来当即就决定召开会议并且向上级机关报告。


技师是上世纪60年入伍的,西军电毕业的大学生,有着5年党龄的党员,平时表现很好,对工作认真负责,思想和政治过硬,部队组建后作为业务和技术骨干由陕西调到这里。他平时很开朗,说话幽默风趣,一口山东腔,与同志的关系相处得很融洽。从大年三十到初三的早晨一直在机房值班,连续工作了几天,没想到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向领导叙述事情经过有些颠三倒四的。政委几次话语平和的安抚他,让他别着急、别紧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没有把枪装在枪套里带出来看电影。其实政委的话对他是一种安抚,在座的各位心里都清楚,枪套在,枪就一定在,不存在背着空枪套看电影的任何可能。

那个时期,尽管政治挂帅,但是部队一直是处于战备状态,所以,部队集中活动的时候枪都带在身上,技师没扎武装带,只是把五四手枪斜跨在大衣外面。令人紧张的是,枪的弹夹里面有7发子弹。


喝了几口水,技师的心情略显平静,说话不再慌乱,大家也清楚了丢枪的经过,派到技师宿舍查看的人回来汇报,宿舍里没找到枪。经过分析认定枪丢了的事实,部队长让保卫股长给门头沟分局打电话报案,请公安部门协助部队侦破此案。


二个多小时过后,部队派出的车从分局刑警队接来了4位刑警,简单的寒暄后,带头的一位老民警发表了他对案情的分析,他认为敌特或者坏份子偷枪的可能性不大,老乡小孩子恶作剧的几率很高。老民警很有经验,逐条的说出了他对案情分析的理由,技师也回想起确实有两个10岁左右的孩子坐在他身边看电影。部队领导同意了老刑警的分析,迅速制定了侦破方案,分成四个工作组由刑警带领连夜开展工作。


会议结束已经是后半夜了,几个工作组分头开始,马不停蹄走访紧邻的几个村子,召集了这几个村子的村支书和民兵队长开会,把事情向他们进行了通报,让村里的干部们天一亮就挨家挨户的走访,帮助打探消息查找线索。


第二天的下午,工作组去了更远的几个村子…


晚上7点多,保卫股长向部队长报告:“丢失的五四手枪找到了!”


领导们又来到了会议室,刑警们在保卫股长和其他干部的陪同下带进来三个人,一位中年妇女和两个过年还穿着补丁衣服的男孩。中年妇女颤颤惊惊得走进会议室,见到屋子里坐着一圈的军人,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嘴里不住地说“该死!有罪!”,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吓的也一同坐在地上抽泣着。部队领导紧忙把母子三人搀扶起来,让他们坐在凳子上,吩咐保卫干事给他们倒水…


…这母子三人住在离部队20多里外山里面的灵水村(现在是京城的旅游热点,有着很多古老的建筑,在论坛的原创图区我看到过会员发表的灵水村的图片),孩子的父亲是门头沟一所中学教师,被打成右派在劳改。城里不让他们住下去了,母子三人从河滩(门头沟区政府所在地)回到老家灵水村。那一年,大男孩12岁,小男孩9岁,工作组在灵水村干部的陪同下走访到他们家的时候,大男孩不在家,小男孩正在家睡觉,当妈妈叫醒小男孩问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拿部队的东西时,小男孩看到7、8个带枪的刑警和解放军,还有村子里面的几个干部都在他家,吓得哇哇大哭,嘴里不住地说“是我哥拿的,不是我!”工作组的同志一听有戏,哄着孩子不哭,问清楚小男孩看电影的时候拿了部队的什么东西,小男孩说“从一个当兵的官儿身上背着得皮匣子里面拿了一把手枪。”大家松了一口气,一位干部从挎包里拿出一包饼干给孩子,让孩子边吃边说…小男孩说出了枪放在那里和拿枪的经过。

小男孩带着工作组来到村边的一堵石头垒的墙旁,指着一块石头让工作组的人拿出来,五四枪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刑警和部队保卫干事核对枪号无误,取下弹夹退出子弹,一发一发的数了2遍,七发子弹一颗不少…


...看电影的时候,2个孩子想离银幕近一些看,坐到了技师的旁边,趁着技师聚精会神不注意的时候,大男孩从枪套里面把枪“偷”了出来,2个小淘气电影不看连夜走山路回到村里把枪藏了起来。技师穿着大衣,对孩子们的举动没有察觉,直到第一部片子放映完回宿舍喝水才发现手枪丢了。

...幸亏两个孩子第一次接触手枪,对如何使用五四式手枪的知识一点不懂,加上“偷”了别人的东西十分紧张和害怕,回到村里就把抢藏在了石头墙里面。想一想,真是有些后怕,手枪里面有7发子弹,万一打响了....不敢想下去,万幸,万幸,没有出让人们吃不了兜着走的恶性事件。


枪,完好无损的找了回来,没有连带发生其它事情,部队领导都解除了紧张,会议室的气氛比前一天晚上开会的时候轻松多了。工作组的同志都回来了,部队领导安排这些同志到饭堂吃饭,嘱咐后勤股长让干部食堂把最好的酒菜拿出来招待刑警们,如果不是老刑警的丰富经验,这起丢枪的大案不会不到24时候就顺利的侦破了,部队要隆重答谢这几位刑警。吃饭前,老刑警代表参与破案的民警向部队长和政委征求对两个孩子的处理意见,经过部队几位常委们的商量,决定不追究孩子们,天一亮就派车送母子三人回村子。老民警很满意部队做出的决定,原本不喝酒的他,那天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下午刑警们走的时候,部队的领导与他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说的知心朋友,部队给每位刑警送上两条“大重九”牌香烟和两瓶汾酒,部队长还偷偷塞给老刑警一瓶茅台酒。分手的时候,部队的同志们夹道欢送,技师握着几位刑警的手久久说不话来。(几年之后,技师成为这支部队的主要领导之一,老刑警的儿子结婚的时候,技师花钱买了一立方木头为老刑警的儿子做了全套的家具)


那个年代,出现这样的事情,孩子的父亲又是右派,部队领导做出不追究责任的决定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但是,这些经过战争年代生于死洗礼过的老军人们,没有忘记是人民成就了军队的胜利,他们不能因为孩子的父亲是右派,就对孩子们年幼无知做出的事情上纲上线...


部队领导让人给母女三人安排住的地方,听说不追究孩子们,孩子的妈妈千恩万谢说了很多感激的话,但是死活不在部队住,一定要连夜赶回村子。部队长和政委理解当妈的心情,让饭厅派人送到会议室几个馒头、几个热菜,让母子三人吃完饭后由保卫股长亲自开车送他们回村子。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吃着热腾腾的大馒头,脸上已经没有到来时的恐惧和害怕,孩子的妈妈,脸上挂着感激地泪花,不住的对陪着他们的干部说:“孩子给部队捅了这么大的漏子,首长们不处理俺们,还让吃白面馒头和大肉。。。”边说着边不住地哭泣,保卫干事安慰孩子的母亲,劝她不要再担心,事情都结束了,同孩子一起吃饭。(很多年后,听驻地的老乡说,两个孩子长大后都当兵了,而且在部队干的都十分出色 )


一起丢枪大案就这样圆满的侦破了,结局也是皆大欢喜。


母子三人连夜回了家,技师节后作了深刻检讨,没有再做出其它的处理。这以后,部队再放电影,把老乡和军人隔离开了,划分出区域活动,同时,部队开展了一次枪支保管的教育。


以后的很多年,部队的干部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与驻地的乡亲们始终亲如一家,直到现在。

------------------------------------------------

本贴为老贴翻新,不用评定原创精华。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