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时报 马英九为特赦陈水扁埋下了惊天大伏笔

亚洲时报 马英九为特赦陈水扁埋下了惊天大伏笔!


随着身份大转换,马英九对“国务机要费案”的态度,已发生微妙变化。马英九先前强调“不要滥用特赦权”,现在则强调 “走完司法程序”。特别费问题是制度设计缺陷、模糊所致;且审讯陈水扁极可能掀起绿蓝民众恶斗,马英九不可能不顾及台湾这个特殊岛情。因此,马英九的话,已隐约为将来特赦陈水扁埋下了惊天大伏笔。


“3.22”台湾大选,国民党马英九当选为“总统”。涉及民进党陈水扁“总统”的两宗大案,即“3.19”枪击案和“国务机要费案”,很快被再次提上议事日程。马英九对两案的几番表态,大大丰富了人们的想象空间。


蓝营普遍怀疑“3.19”枪击案有诈,是扁“总统”自导自演的最大选举奥步(阴招)。舆论大都相信,正是投票前夕的枪声扭转了2004年大选的方向,使得扁“总统”反败为胜。


马英九表示,因重要证人翻供,检察总长陈聪明也交代去查,不用等他上任,现在就可重查“3.19”枪击案了。马英九也提到过去国民党执政时的林宅血案、陈文成命案等老悬案,马英九认为,虽然困难,但这些案子涉及转型正义,只要找得到数据,就应续查下去。


日前爆料大王邱毅再爆猛料,指2004年1月份,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陈哲男,带陈水扁到台南市拜访重量级大哥人物王振铿,而王振铿与地下组头的关系相当密切。邱毅怀疑枪击案与当时大选的台湾地下赌盘有关。邱毅呼吁从王振铿这条线下手,应不难发现新事证或新证据。


绿营也有要求重查枪击案的强烈呼声,其中首推“副总统”吕秀莲。吕秀莲一直怀疑两颗子弹是冲着她来的,她差点做了替死鬼。吕有次还向媒体当众展示在枪击案中留下的伤疤。吕秀莲表示,枪击案应该回归司法调查,社会应高度关注陈义雄蒙受的冤屈,不过吕秀莲强调,“没听过陈水扁反对重启调查,如果有这种说法,真是冤枉陈水扁”。谢长廷在败选后也高调呼吁重启调查枪击案。


分析认为,重查枪击案会非常耗时耗力,艰难曲折,说不准又是个虎头蛇尾、不了了之。一旦查出扁确与枪击案阴谋有牵连,扁2004年当选的合法性、正当性将不复存在。问题是扁早已满满的做完了四年“总统”,已无法惩罚其罪行。补救惩处措施是将其判刑坐牢,但不知台湾“选罢法”及其它法律有无相关的条款?关键还得看扁与枪击案的牵连到底有多深,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总之扁因枪击案而坐牢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真正对陈水扁构成现实威胁的是“国务机要费案”。此案不属旧案,而是正在审理、尚未结案的案子,但审案过程呈“马拉松”式,从起诉到现在已跨过两个年度,毫无结果。该案开庭多次,扁妻吴淑珍因病请假,仅出庭一次,扁一次也没有到场。


2006年11月,陈瑞仁检察官的起诉书写得清清楚楚:陈水扁“总统”与吴淑珍为“共犯”。扁“总统”享有刑事豁免权,故免于起诉,等卸任后再由检方追诉。扁“总统”“5.20”任满下台在即,被检方起诉已迫在眉睫。“5.20”一过,陈水扁的两项特权“刑事豁免权”(自己免于刑事处分)、“特赦权” (免除他人刑事处分),立即转移到马英九身上。


在谈及“国务机要费案”时,马英九目前的表态是,暂不考虑特赦陈水扁跟第一家庭,等司法程序走完再说;陈水扁须在三审判刑确定后,才有获得特赦与否的条件。而大选前在彰化县的大型造势晚会上,马英九拒绝承诺当选后会特赦陈水扁,马称,特赦、大赦、减刑都是一种特权,使用要很小心,当领导人的第一课就是权力不要滥用。


仔细比较马英九大选前后有关“国务机要费案”的谈话,随着身份大转换,马英九的态度已发生微妙变化。马英九先前强调“不要滥用特赦权”,现在强调的是“走完司法程序”。马英九的话已隐约为将来(可能)特赦扁埋下了伏笔。


一年多来,马英九边竞选边打官司,被特别费案折腾得焦头烂额、心力交瘁,已经走到了三审,可同样涉案的扁一次也没上过法庭。


未来“国务机要费案”有以下几种发展:一、扁被起诉,法院开庭审理,走完所有司法程序可能要耗去几年时间,可能在一审、二审、三审时被判无罪,官司随之终结,或因检方上诉继续往后审发展,三审或终审被判无罪则官司彻底终结。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审定谳扁有罪,最后马英九一纸赦书,扁仍可免受铁窗之苦。


三、扁甚至不会被起诉,或起诉后在法院正式开庭前中止或终止,即扁有逃过上法庭的可能。台湾各界包括蓝绿两大阵营,对特别费案争议极大,目前已取得基本共识:特别费问题是制度设计缺陷、模糊所致。特别费涉及全台为数众多(6500多名)的行政首长,蓝绿许多要角均受牵涉,未来可能会出台一项法令或条款:特别费案一笔勾销。从本质上说,“国务机要费”就是特别费。


民进党谢长廷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仍在大选中获得41.55%的选票,可见绿营势力较为根深蒂固;扁本人还有一帮深绿民众铁杆支持者。台湾蓝绿对立严重,起诉扁、审判扁、判扁有罪、送扁进牢房,每一个环节都可能掀起绿蓝(民众)恶斗,检察官、法官、马英九不可能不顾及台湾这个特殊岛情。


纵观世界,极少有前总统坐牢的,甚至根本没有上法庭,贪腐、渎职等罪名即使成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即便欠有血债的南韩前总统全斗焕(判处无期徒刑)、卢泰愚(判处17年有期徒刑),也获得金泳三总统的特赦,真正坐牢时间不足一年。


要把陈水扁送进监狱,难。(作者 空戒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