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1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56


数十支黑洞洞的枪口,从不同角度相互指着对方的首脑人物,日本临时政府内勤警卫队的枪口指着曾南岳和美军代表,美军绿贝帽子特种部队的枪口指着日本天皇、临时政府代首相一森佑元、官房长官、外务省大臣,指着曾南岳,也指着孑然一身的叛军首领石原莞,天皇卫队的枪口指着中方的曾南岳将军和美军代表,因此曾南岳卫队的枪口也不得不指着日美政要诸人,却不包括日本天皇,也没搭理石原莞。

日本天皇脸色惨白,转过脸去问官房长官:“怎么回事?”

官房长官嗫嚅着,偷眼看一森佑元,

一森佑元胸有成竹,虽然第一次被枪口指着,脸色也是发白,却渐渐浮出了微笑,

美军代表是位海军陆战队中将,也算见过大阵仗了,对指到身上的七八支枪口倒不怵头,只是变起俄顷,中将对面前的各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摸不清楚,他现在的政治水平与他手下绿贝类帽特种部队的大兵一样,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的临机反应——谁拿枪指着我,就把枪指着谁,唯一区别是,大兵们懂得保护首脑,所以枪口指着的不是对方士兵,而是对方的首脑人物,

石原莞孑身一人,却是夷然不惧,微微冷笑,注视着曾南岳的反应,也观察临时政府诸人的变化,

曾南岳面无表情,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射日分队的队长如果在场,一定看到了“骤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东京防御战的大武戏里面套着一场和谈小文戏,这小文戏里面又套着一场微型武戏。枪口指着吓唬谁,老子看得惯了,也差不多看得厌了。事先布置时已有交待:和谈中如果动枪了,除己方安全外,各方军政要人中,还要照顾一下他们的天皇。因此曾卫队的枪口没指着天皇,至于石原莞,他就一个鸟人,用不着。

曾南岳冷冷地扫视了在场各方一遍,对黑洞洞的枪口熟视无睹,眼神集中观察几个重点人物的神色举止,脑子里面急剧思索着。谁是这场枪口戏的主谋?首先,美军不大可能是。道理是基本的:谁最弱,谁就最需要和谈。美军是各方里最弱的,弱到差不多快被消灭了,横田基地里还剩不到5000人,夜间两次危机,让陶支队陶政委对付过去了。

东京防御圈的西北部和北部被横田基地贯穿,美军残部6000人在里面防守,基地东端到东京湾畔的船桥镇之间有30公里的缺口,只有陶支队主力600余人把守,防区内还混杂有一个刚反正到政府军方面不久的步兵联队,这个联队态度摇摆不定,勉强保持中立,随时可能反水在陶支队背后捅上一刀, 北面来的东北方面队叛军第6、9师团5万余人和大凑地方队3.5万人要以多大兵力攻击横田基地?以多少兵力攻击北缺口?这些是未知数。初夜时分第9师团一上来就把主攻矛头指向了北缺口,动用了2个联队发动猛攻,陶政委先是让支队主力后撤,利用一开始日军不清楚我们现存炮火半径的弱点,引诱日军一直深入到银坐附近距战列舰约8000米处,那个摇摆不定的政府军联队也有几个小群步兵跟了进来。然后,陶政委老实不客气地要求台湾号先不管别处集中全部炮火打北缺口,近处日军够上了机械离心副炮的射程,1分钟内数十万发各种口径炮弹弹落如雨,把废墟间搜索前进的6000多鬼子全盖在下面一个没剩,203主炮则同时猛轰进至20-30千米地带的鬼子跟进部队、支援兵力和预备队集结地,3000发203毫米大炮弹一下子炸掉了日军一个旅团部、一个步兵联队、3个炮兵营和若干支援单位,然后炮火骤停,陶政委按着腹部伤口声音嘶哑地对罗旅长说:“半个小时内我不用炮,全归你用。” 实际上是足足50分钟陶支队没要炮。 50分钟后,日军二次攻击部队试探着进到30-25千米半径地带,看来是以此为攻击发起地,台湾号战列舰主炮再次集中猛轰,1分半钟地狱般的钢铁洗礼把5000多鬼子炸得踪影全无。第9师团付出2个旅团被打残的代价,才弄明白一件事:中国战列舰的炮火半径至少是30千米,步兵只要进了这个鬼门关就有去无回。 这个代价沉重的结论让后面大半夜的时间内北缺口只有渗透战发生,少数155毫米自行炮车试图冲进去炮击台湾号,小股日军试图摸进去为远程炮火提供制导指引,这些事情,陶支队的几百人就应付有余了。

曾南岳暗暗给外防御圈各部指挥员的表现打了个分,发现还是北缺口的陶支队指挥水平最高,相比之下,沈湘部是坚决执行命令寸步不移像钉子一样钉在汇川立交阵地,死打硬拼,阵地虽是寸土未丢,可是未能在我30千米炮击圈实力暴露前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震慑敌人,前半夜就把兵力几乎拼光了,要不是紧急调用格子一个营增援接续上了后来的南京团,防御圈西段即将失守。解放军的战术一贯机动灵活,又善打政治仗,是不是说明解放军的指挥水平就是比国军高呢? 嘿,陶政委是师长,沈湘不过一个小排长,排长的水平怎么跟师长比呢,曾南岳心里下了个台阶。

日军的这个结论还导出了其它一些问题。首先,北缺口地带那个刚反正不久动摇不定的政府军联队现在立场坚定了不少,弱智现在也明白了宽深各为30千米的北缺口地带内全体覆盖在中国军的离心大炮之下,联队长已明白覆盖在离心大炮之下意味着不适于生物生存,刚才有2个中队钻出隐蔽部跟着9师团试了一下,结果只回来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中神智还清醒口齿还清楚的不过两个,这俩小子让并非弱智的联队长得出结论:必须离开北缺口。离开,向哪里去?北面是9师团和大凑地方队,他们现在不知怎么带上了越来越浓的反政府色彩,联队长虽有几分想回去,但是他也明白他的部队构成,下级军官和士兵集中来自2个县,这两个县选出来的议员都站在临时政府方面,议员这样站队,是因为选区的经济有4成要靠对华贸易拉动,其中1个大型公司员工万余人家属数万人,这家公司在中国投资巨大盈利丰厚,还有数十家大中型公司有类似的情况,这两个县因此必然站在亲中立场上,民众的经济基础决定其政治态度就是如此,影响到部队,开战前下层官兵就对出动第三陆军去台湾“接侨”有不满和担心,生怕把中国惹毛了翻脸动手,砸了大家的饭碗。中下级官兵意愿如此,加上在银坐区樱花铁棍灾区救灾行动中,中国军竟然舍死忘生先去抢救群众,他们那位姓陶的部队长遭受日方特工枪击受伤,受伤之后还是咬牙坚持指挥部队抢救日本平民,目睹此情此景,联队被进一步感化,联队长只好顺应下面,宣布脱离第6师团倒向临时政府方面。北面是回不去了。东面是东京湾,南面是中国人的地盘,联队长只好率部向西靠拢,西面是以皇宫为中心的临时政府的地盘,向西靠拢进去就是在政治上彻底倒向临时政府方面了。 这个联队靠进去之后,皇宫周围地带的政府军兵力达到一万余人,在亲美的一森佑元的主导下,准备发起行动把天皇和临时政府都送进横田美军基地。中方情报系统加上对卫星通讯的掌握,使得中方及时掌握了这一重大动向。

一森佑元一直想方设法让天皇和临时政府进入横田基地。一进去,临时政府联美态势既成。一森佑元相信时间对临时政府有利,日本民众在得知事情的全过程之后必定赞成天皇的主张,与中美终战言和,日本陆军到那时只能解甲依附。日本眼下的最大利益就在于制止内战爆发,内部不分裂才能集中国力,国力集中,才可望与美中谈一点条件。而且,不内战则临时政府必能站稳执政,自己这个代首相才当得稳,若是内战爆发,则政权落在谁的手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军事,军事非一森佑元所长,且实力对比对政府军大为不利:百分之九十的军队都站在石原莞那方面,定要驱逐美中武装出日本不可,和老同学石原莞打军事战斗,一森佑元自忖打不过老同学。那么,内战一起,政权很可能即告旁落。

如果不使内战爆发,以一森佑元对老同学的了解,对眼下气势汹汹的军队的了解,只靠天皇发表讲话加上国会的一些政治动作是不行的。现在军队眼睛都是血红的,跟他们纯玩政治不起作用,秀才遇见兵,要是光跟兵动口讲道理自然是有理说不清。兵跟兵说理就说得清了。兵跟兵说的理就是武力,枪杆子发言,只不过对手是石原莞,此君绝非等闲之辈,不必真的动起枪炮才能说理,只要摆出力量对比的态势,道理就说得清了。

因此要改变力量对比。怎么改变?眼下说服军队大批倒戈是做不到的。只能把美国或中国的力量加上去。加上其中一家,对目前凄惨的日本军队就是很大的武力优势,军队看到政府方面已与美中联手了,打侵略者变成打自己,打日本内战,大批军队应会起变化,他们会犹豫不决,放慢动作,最后放下武器。 问题是美中两家也是一边谈一边打,大势上,在东面是谈,是某种程度的联合,在西面是打,而且打得不亦乐乎。日本因此只能选其中一家,贴上去。选谁?本来按照日本周边的态势,中国夺取中绳后即立于不败之地了,越打优势越大,目前已是压倒性优势在握,所以要贴应该贴中国。老爹一森三木和他们那些占据政商主流的老家伙们也是这个意思,贴中国,和美国——和美国讨价还价。但是,伊朗战局在上半夜急转直下,中国远征军看来已经战败,再打下去难免全军覆没了。这是一时的表象还是基本的无法逆转的态势呢?一森佑元不懂军事,脑子里把老同学石原莞平素恳谈的军事语录急忙忙翻了一遍,记起老同学给出一个预测、一个结论:今日美中之间如果打有限陆战的话,空间方面,距中国300公里内,中国陆军可以惨胜,1000公里以外,老美必胜;时间方面,几天的短时间内中国有可能顶得住,几周或是几个月的时间中国就未必顶得住了,再长一些,几年、十几年,要看道理和人心,老美若是没道理的话,还是不行的。 一森佑元把老同学的语录拿来对照眼前局势:伊朗距中国大大超过1000公里了,所以就连短时间内也没顶住。如果美国人确定无疑地在伊朗打赢,那么中共的石油源头被人家握住了,拿到运输路线上的马六甲等咽喉要地的意义也就消减,中国人审时度势,一定会及时作出让步跟美国佬妥协了。反应在东面,中国人肯定先让别人的再让自己的,因此让步一定是先从日本利益让起。伊朗不仅是中国的石油源头,也是日本的,此刻都被美国人握住,中国人或者还有可以讨价还价之处,比如还有日本的利益可让,日本呢?日本处于最下层,被欺压最重,让也没什么可让的。

一森佑元本来一心希望中国在伊朗能够打赢。只有中国在伊朗打赢,才能证明中国已是美国无法驾驭的力量,才对美国的霸主地位形成独家威胁,那么,美国才需要联合别人制约中国,因此日本的被利用的价值才会诞生,日本的被利用的待遇因此也才会随后产生。没办法,肖犬的独行主义在今天打输了,日本卧薪尝胆半个世纪积累的资本在今天一朝用掉了,第二次珍珠港偷袭没有打赢,那么,剩下来的事就是接受战胜者的惩罚。惩罚的轻重,就在于战胜者是不是又受到另一个强者的威胁,如果是,而且这个强者很强,那么美国佬对摇尾乞怜的日本就会少惩罚一些,多利用一些,赏给我们一段苟延残喘的时间。 所以,一心希望中国在伊朗打赢。中国不是号称陆军无敌吗,怎么还是输了。老同学曾经花费不少时间作出详尽的分析,可惜自己这个军事外行没听进去,听不懂。有效的记忆产生于理解,听不懂,也就没记住。 记不住的恶果,就是现在一切军事问题也要凭自己去判断,去推测。

昨晚获得了天皇的任命,当上了多年来自己最大的人生目标——日本的首相,嗯,代首相。一森佑元却一点喜悦也没有,在松之阁绕室彷徨了个把小时,苦搜老同学语录,绞尽枯肠,慢慢理出了头绪。 其实即使中国人在伊朗没打赢,今天一战,还是把美国佬揍得挺惨。离心炮,还有一大堆想不到也弄不懂的新武器发明。中国的领导人喊创新喊了10年了,看来竟真的创新出一些东西,中美五十年没打仗了,今天翻脸一比划,双方都大出意外,美国人的意外尤其大。因此,美国人即便拿下了伊朗,也仍然深深戒惧中国了。 那么日本呢? 日本与其趴在地下向美国摇尾乞怜,倒不如摆出离美国而去的姿态,去——靠拢——中国。这才是美国今日以后所害怕日本的东西。 具体地说,就是,就是,比如北极弹道问题。日本现在的正确姿态,反而是积极允许中国在日本的山顶上建立战略离心炮基地才对,不仅可以有效拦截美国对日本的战略打击,还能从那些山顶上发射成千上万的炮弹过去打美国。军事上究竟是不是这样呢?还有,离心炮基地建在日本的山顶,其实应该随时可以被我们夺过来使用。中国人的离心炮基地其实是给我们建的。应该是。在我们的腹地,怎么会夺不下来。而且,就算夺不下来,打炮上去把它炸坏了总是做得到的吧。又都归结到军事问题。 这次一森佑元没有犹豫,拿起手机拨通了对里面首领的电话,上来就问:“老同学,你先简单告诉我,…”

石原莞的回答非常简单:“我只身一人进去一趟,面谈。”

等候的时间,一森佑元觉得自己的大致分析应该不差,切中要害了,所以老同学要冒险进来一谈。 于是,思路顿时变得畅快、迅捷、明晰。应该大张旗鼓地作出靠拢中国的姿态,我要对东京的中国军首脑直接讲,让大田正方在北京也这么讲(当然不必告诉他真实用意,这个亲中派元老听了一定喜出望外,自己就去积极推动了),请天皇颁下御旨,给建设山顶离心炮基地的中国军人发奖励,名目是——就把刚才中国人的要求接过来,让天皇用印把美军基地的土地分给中国军人。一举两得。还有其它一系列措施和姿态。

另一方面。计划要想成功,对美国人的功夫也要做足。美国人眼下对我们最大的就是疑虑。樱花飞机可把他打惨了。要解除美国人对我们的疑虑,就要——让他握住我们的把柄。那么,就把天皇送进去做人质。天皇份量不够,把整个临时政府都送进去当人质,我们都去横田基地,在美国大兵的枪口底下办公。你随时可以枪毙我们,放心了吗? 这样,计划就比较完整了,几出戏同时演。在美国人看来,日本陆军要同时灭了中国人也灭了美国人,包括消灭他们横田基地剩下的可怜兮兮的几千号人,这是一个莽撞的力量,是供大家使用的枪;日本政府内部呢,现在有亲中派,以天皇为首、以老爹为代表的企业界的一大批生意人,啊啊,他们总说自己是日本的政商主流,就算是好了,这批人,政商主流,要跟中国搞彻底的合作,共同把守日中两国的能源命脉航线,要建立军事政治同盟,还包括在日本的山顶建立防美国也打美国的离心大炮基地,等等,眼下他们正忙着给中国士兵分配美军基地的土地,如此等等。美国人急不急?着急。好,着急就好。于是美国人的帮手来了,为首的自然是自己这个素富亲美盛名的新兴政治家,这一批人采取了一个行动:把天皇和临时政府一股脑控制起来塞进了美军基地。亲爱的山姆,你看到了亲中的日本人,看到了亲美的日本人,还看到了同时反美反中的日本人,你应该支持谁呢?

是的。你必然支持我们。于是我们这一派成功了。我们主持了日本,你就可以重新利用日本,因此你也就给了日本被利用的应有待遇,让我们过得去,让我们喘息着渡过危局,重新发展起来。 最后这一点是我们一系列行动的目标。

一森佑元制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然后与孤身进来的老同学见面。没想到石原莞讲出的一番话,让一森佑元大吃了一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