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一卷 锋芒初露 第二十节 不撤退还能怎么办?

gazelle 收藏 18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却说蒯越当日道:“闻听曹公与左将军备昔日在许昌时,曾青梅煮酒,纵论天下英雄,曹公言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将左将军视为一生劲敌。今左将军驻樊城,若曹公占领新野,樊城无险可守,可一鼓而定。我等何不就势献了新野,使曹公大军长驱而入,则得左将军易如反掌,若得左将军,曹公天下将不难定,到那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却说蒯越当日道:“闻听曹公与左将军备昔日在许昌时,曾青梅煮酒,纵论天下英雄,曹公言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将左将军视为一生劲敌。今左将军驻樊城,若曹公占领新野,樊城无险可守,可一鼓而定。我等何不就势献了新野,使曹公大军长驱而入,则得左将军易如反掌,若得左将军,曹公天下将不难定,到那时,少主您不就成了第一功臣了么?”

刘琮面有难色:“如此做法,不也太过分了么?左将军若是返过头来回攻襄阳,只怕我们还等不到曹公大军来救吧。”

蒯越笑道:“今日参与此谋者,只少主、德珪、公悌与我四人而已,只要我等将此计――包括到新野恭迎曹公之事秘而不宣,谁会知道?况且,左将军向来就以‘仁义’之名收买人心,前者主公又有托孤之言,我料他即便知道此事,也不会回攻主公,以负天下人之望。少主尽管放心好了。”

公悌是傅巽的字,他在旁见刘琮还有犹豫,忙给他吃了个定心丸:“少主但请放心,那刘备就是有通天本领,也就只有几千人马,现今襄阳守军有两万之众,只要我们凭险固守,等得曹公来,内外夹击,襄阳就会是刘备的死地!”

刘琮长叹一声,双目垂泪道:“先父虽有猜忌左将军之心,但毕竟我与他还有叔父之份,行如此无义之事,让我何面目见先父于九泉之下!”

蔡瑁有些不耐烦了:“刘备这厮,睡梦里都想要夺我州郡,和他这种小人有甚仁义可讲?少主不要再犹豫了,听异度的绝没错!”

刘琮无奈,只好命蔡瑁持节秘密赶往新野恭迎曹操。


蒯越猜中了第二点,第一点却没有猜中。

有飞奴军间谍在襄阳,镇南将军府的动静是瞒不过刘备的眼的。不但刘表去世的消息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而且,刘琮与曹操眉来眼去的动向也没逃过刘备的眼线。这一点蒯越没有猜中,但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他却猜中了,刘备不肯趁此机会偷袭襄阳,他不想乘人之危。

这日,正在堂中议论此事,飞奴军报说,姚远有急信到。

刘备读毕,对众人道:“德兴来信提醒,让孤提防刘琮秘密降曹,把我军出卖给曹操,需提早作好准备。今刘琮确已降曹,如之奈何?”

众人默然不语。诸葛亮等人心里想,当初姚远劝你南撤,预料到刘琮会投降曹操,你还不信,如今事实证明姚远是对的,我们还有甚话说?孙乾等人知道这一次姚远即将卷土重来,心中当然不好受,但也是没有办法,只好装聋作哑,也无甚话说。其他人既得罪不起荆州派,又不能反对元从派,自然更无甚话说。

场面一时冷清下来。

刘备自惭道:“孤悔不听德兴之言,致有今日之困。刘琮既已降曹,则荆州全军已非我们援军,而是我的敌军了,如何当之?”

荆州众人见主公认错了,觉得也不能逼迫太甚,要给主公留点面子、砌个台阶。于是徐庶与诸葛亮对视一眼,开言道:“为今之计,不如全军举兵赶赴襄阳,唤刘琮出来迎接主公,就于城下擒住他,如此,则荆州全境可传缴而定,得荆州以为根本,曹操未可惧也。”徐庶此计,正是刘琮所深惧的。

关羽虽然不大待见荆州诸人,但对徐庶却颇有好感,或许是对徐庶精于军计佩服的缘故,并且,自上次刘备吐露肺腑之后,他也体谅了主公的苦衷,一般不再发言诘难荆州派,虽然心里面仍是愤愤不平。当时他听徐庶说得有理,于是也劝刘备道:“元直之言甚是,望主公早做定夺,迟则必为曹操所乘。”

张飞一向跟关羽跟得很紧,也道:“我愿为前部,必擒刘琮竖子于主公马前!”

刘备环顾一下众人,叹道:“刘荆州临亡托我以孤遗,刘琮虽不仁,乃是我侄儿辈,他可以不仁,我不能不义。如若不然,死何面目以见刘荆州于九泉之下?!若德兴在此,断不为孤设此谋。”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什么托孤不托孤的?那次刘表就是要骗刘备到荆州杀掉他,只不过刘备运气好,逃掉了。要说真是托孤,前几日刘表去世为什么不招刘备?即便招了,刘备还敢去吗?到了这个时候,别人都不给你讲仁义,你还偏要给别人讲仁义?太假了吧。不过他说的没错,如果姚远在这儿,绝不会给他出这样的计策,而是早劝他远避江夏了。

想归想,但该劝的还得劝,徐庶又道:“昔者刘镇南未亡,荆州也尚未投降曹操,那时是刘氏之荆州。现在刘琮已举全州降曹,荆州已经不属刘氏所有,转而为曹氏所有了,时势已不同以前,这时夺之,正是名正言顺。望主公明察。”

刘备曰:“吾誓不做此不义之事,诸君请勿复言。”语气坚决,不容商量。

诸葛亮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刘备是不会进攻襄阳的。以“仁义”的名义收买人心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铁卫军”虽然已调赴江陵,但襄阳驻军还是几倍于刘备军,即便全力攻打,也不敢保证在几天内拿下襄阳,到时候曹军一到,不但想跑已不可能,还极有可能被包围歼灭。

而且,刘琮既已铁了心降曹,并成心瞒着刘备,是不会轻易出城迎接刘备的。总之,诸葛亮认为,返攻襄阳此计行不通。

但是,如果由自己出言劝刘备逃跑,也不大合适,因为此前众谋士中只有自己与自己的徒弟――姚远两人劝刘备逃跑过。结果是,自己被关羽抢白了一次,姚远被贬职了。

逃跑一词,若要从自己嘴里出来,那就太不给主公面子了。

诸葛亮想到这里,近前道:“今曹军势大,我军独木难支,不如请大公子率江夏军北上,与我合兵一处,共拒曹操。”这明显是以进为退的办法,谁都知道,即便以刘备和刘琦两军之力,在曹操大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刘备明白诸葛亮的真实意图,心中赞叹他虑事周全,口中道:“孔明所言甚是,但恐怕德兴说不动江夏之兵,先生平素与大公子有交情,还请亲走一遭,搬江夏兵来。”

刘备这既是说的实情,更是投桃报李,让诸葛亮名正言顺地离开樊城这弹丸之地,避开刀斧之祸。毕竟,刘备还是一个爱才之主。

见诸葛亮领令,他又对侯一凡下令道:“着飞奴军快快传书姚远、魏延等,部领骁骑亲兵,速至前线接应。”他知道,此时逃跑最需要的,就是身边最精锐的骁骑亲军。

刘备府中幕僚,虽然才能有高低,但却没有一个吃干饭的,对于目下的危急形势,大家都心知肚明,若不及时撤退,大家可能都得玩完。既然刘备和诸葛亮两人在那儿有难言之隐、猜灯谜,那就要有人说出撤退这句话来,拥破这层窗户纸。

这次是孙乾站了出来。他进言道:“今樊城城小粮寡,不如南行江陵以拒曹军,江陵大郡,城坚粮足,军资极广,足可坚守。”

其实江陵有荆州第一猛将文聘率荆州第一精锐“铁卫军”守把,哪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孙乾这么说,只不过是为撤退找个借口罢了。这层意思,堂中所有的人都明白,于是大家都忙不迭地点头称“善”。

刘备心中暗暗赞叹孙乾知趣,表面上却还是装作沉思了半晌才开口道:“公祐所言甚善,你即刻与子仲、宪和诸君于城中晓谕百姓,如愿从孤渡江者,即刻收拾行装起程;着子龙率玄甲铁骑绕护诸将家眷,一同渡江;云长着人守护浮桥、预备船只,接送百姓渡江,待两县百姓及众军全部渡江后,云长即烧毁浮桥,率水军顺江而下,至江陵会合;翼德率众军殿后,勿使一个百姓落下!”子仲是糜竺字,宪和是简雍字。

你看刘备这番部署,井井有条、纹丝不乱,要说不是事先就想好的,谁也不信。可见,对于撤退,他也是早有想法。

众将领令去了,刘备看见“飞奴军”统领侯一凡在座,招之近前道:“子明,你祖籍就在樊城,如愿随我南渡,便率‘飞奴军’先行,至江陵会合,万不可使机密漏于曹军之手。如果不愿随我南渡,可就地解散‘飞奴军’,守祖业以待世清,我绝不为难于你。”

侯一凡再拜流涕道:“量一凡乃一无用之人,得随明主加以殊遇,虽肝脑涂地亦无以为报,祖业已为一凡败坏殆尽,无夫贪恋旧槽,愿随主公左右,尽犬马之劳!”

刘备雄才,一句话就收服了侯一凡的心,事实证明,这次收服是大有用处的。

新野、樊城两县百姓闻刘备南渡,无不愿从,扶老携幼渡江者以数万计,号哭之音声闻于野。刘备驻马北岸,但见夜色中火把缭乱,百姓散乱奔逃,自相践踏,呼儿唤母,寻妻觅子。行李丢弃一地,车马堵塞路口,时有拥挤落水者。禁不住双泪长流,顾谓左右道:“量我何德何能,得百姓如此眷恋,刘备之罪,无宥于天!”遂传令诸军,必不使百姓一人落后,如有落水者,皆救之,如有丢弃一人使不得过江者,以军法处。

百姓闻言,皆呼万岁,过刘备马前泣拜而去。

至天明,百姓已渡江完毕,刘备使人四面搜寻,勿无使一个落下。然后才勒马过江,赶上大队。

关羽烧毁渡桥,率水军乘船几百艘下江陵去了。张飞率军周遭守护百姓,往南缓缓而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