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三卷:史笔标名画云台 第一三一章 冷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三一章 冷静


高庸涵闻言一愣,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神智清醒的虫人,大感好奇,朝声音传出的那个洞口望去。一个淡绿色的身影窜了出来,此人身形比之周围的红丝蛰虫要矮小得多,不过头上两颗银白色的长牙十分醒目。高庸涵一见之下大为诧异,来人竟然是银牙厉虫部族之人。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高庸涵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地见到银牙厉虫人。而从他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极有可能可以驱动这些红丝蛰虫,而这一点在情理上是怎么都说不通的。


那人猛地一愣,他也没有想到,会在一个人族修真者身上,感觉到如此熟悉的气息,并且这种气息,还有一种令他忍不住膜拜的冲动,这令他大惑不解。他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些幻境,只是感应到高庸涵施展了一种十分古怪的法术,这才赶了过来。犹豫之中,语气不由自主地变得谦恭有礼:“阁下是谁?来此有何用意?”


高庸涵还来不及回答,从另一个矿道中钻出了一个虫人,急匆匆喊道:“厉先生,还不快走,等会就来不及了!”


这个虫人压根没有抬头,因为跑的太急,自然没看到上方还有一个人族修真者。三两步冲到那个银牙厉虫身旁,一把拉起他撒腿就跑,边跑边大声呼唤,转眼钻进了一处矿道之中。其余的虫人听到那人的呼唤,似乎从迷茫中醒悟过来,尾随其后一道钻进矿道之中。这些虫人速度极快,虽然人数众多,却转瞬跑了个干干净净。


高庸涵正自考虑,是否要跟上去一探究竟,因为这些虫人的表现,和前几日从明古溪那里听来的,出入太大,似乎内中别有隐情。突然从上面传来极强的法力波动,跟着是源石族人特有的大嗓门,几根巨大的石柱从天而降,砸了下来。高庸涵明白,源石族人一定是察觉到不对劲,派出了大批援兵,当下不再犹豫,朝那些虫人退却的那个矿道钻了进去,瞬间踪影全无。


审香妍随明古溪一口气退出五里,才勒住马缰,众人均是惊魂未定、灰头土脸,再回头看时,齐齐吸了一口冷气。原本所在的山岗、丘陵荡然无存,只有一个方圆足有数十里的大坑,突然出现在戈壁之上,坑内是一圈陡坡,往中间延伸下去,无数的碎石、沙土仍不断掉落。在一处陡坡,隐约可见一小截土犀兽的尾巴,一动不动,想必是躲闪不及,被活埋在了下面。


面面相觑中,审香妍挂念高庸涵的安危,顾不得想那么多,一提马缰就要朝深坑中冲去。明古溪心思转的极快,从回头不见高庸涵时,就猜出了几分,同时密切留意审香妍的一举一动。这时一见她要跳进深坑,一把抢过马缰,同时一手拉住审香妍的衣袖,低声急道:“审姑娘,且慢,听我一句!”


经过差不多半个月的相处,明古溪早就看出来,高庸涵的修为只怕要高出审香妍很多。他不太相信高庸涵会被陷在深坑里面,开玩笑,连自己都能跑出来,堂堂的修真者怎么可能失手?既然不是这么一个原因,那么就只有一种情况,就是高庸涵有意如此,想要借这个机会下去探察一番。这里再怎么说,也是源石族经营了七八百年的地方,岂能任人随意乱闯,况且下面还有那些大虫子,多一个人无疑便多了一分危险。


这个道理十分浅显,明古溪这么一说,审香妍就明白了,可是道理上虽然想通了,但感情上却还是放不下来。正想要走上前去看时,却已来不及了,铁南等人迅速守在坑边,阻止任何人前行。


审香妍见状大为恼怒,沉声喝道:“铁头领,莫非你想拦住我么?”


铁南很是为难,除了高、审二人曾救过自己的性命,对于两人的修为他也十分清楚,眼见审香妍面色不善,忙道:“审姑娘,不是我拦你,实是因为这里是我族中禁地,从不对外人开放,还请见谅!”


审香妍面容一寒,喝道:“让开!”


这一声一出,铁南脸色一变,周围的源石族武士慢慢围了上来,眼见是一言不和就要动手的局面,巨磷川连忙走过来打圆场,安慰道:“审姑娘,以高先生的修为,一定不会有事的!铁老哥职责所在,绝非是针对你,你不要怪他!”


这时明古溪也上来相劝,审香妍知道巨磷川说的是实情,惟有暗叹一声,只得作罢。


哪知就在这时,再起变故。深坑对面突然冲出一大队源石族武士,当先一人高高跃起,祭出一颗磨盘大小的七彩灵石,那颗灵石在那人的催动下,放出耀眼的光芒,将整个坍塌的矿井罩在里面。接着,此人身后的源石族武士,分成若干队,几十个人抬一根石柱,冲到深坑边一声呐喊,同时发力将石柱朝下砸去。然后,这些武士沿着深坑边缘迅速布开,每隔三五十丈便留一个人守卫,将深坑团团围住。这次源石族人出动的人数众多,足有数千人,声势之壮远非其他种族能比,由此可见对于这些矿井的重视。


明古溪初时还担心审香妍见到这一幕,会愤而出手,熟料她居然一言不发,径自退到一边,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其实他的担心有些多余,这几个月以来,审香妍只是在高庸涵面前,才会表现的娇憨任性、不通世事,真正遇到大事时,其心思之灵巧、缜密,远胜常人。


审香妍刚才的举动,完全是出于对高庸涵的牵挂,下意识地想走近一些,希望能看到高庸涵的身影。可是铁南却横在面前,尤其是他的那种态度,令审香妍大为反感,不过在见到这么多的源石族人之后,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事情既已如此,如果还不依不饶,硬要过去看个究竟,反而会引起源石族人的注意,很可能将高庸涵的用意暴露,给他平添极大的险阻,所以当机立断,采取回避的态度。


一个源石族武士显然是看到了这边情形有些异常,径直走了过来问道:“铁头,怎么了?”


铁南尚未回答,巨磷川接口道:“没事没事,我们有好些同伴被埋在了矿坑下面,想要过去看看,铁老哥守在这里劝大家不要过去,只是一点小误会而已。”


“咦,老巨,你也在这里?”那人对巨磷川似乎也颇为熟识,打了个招呼后,跟着喝道:“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你们的同伴只要没死,我们会帮着送回龙门镇,你们没事的话,赶紧赶路吧!”


巨磷川连连应道:“行,行!我这就叫大家上路!”跟着大声吆喝,将众人再次集结起来,绕过塌陷的深坑,朝龙门镇走去。接连遭逢两次意外,众人的情绪十分低落,这次又折了差不多两成的人马,队伍也不像开始时那样,绵延数里之遥,一路上不再有人说话,大家都埋着头默默地行进在戈壁上。


审香妍仍然跟在明古溪身后,低着头不言不语,满怀心事。由于四周耳目太杂,明古溪除了泛泛地宽慰以外,也不便多说,只是时不时指着周围越来越多的矿井,有一句没一句地向审香妍介绍龙门镇的情形。


审香妍心不在焉,根本就没听见明古溪说什么,心里不停地盘算着可能出现的情况。她很清楚,高庸涵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在里面,而且当时形势紧急,来不及和自己打招呼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他这一去,也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少则两天,多则四五天,一定会到龙门镇来找自己。因为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打探出息壤的具体位置,一旦龙门镇附近没有消息,就没有必要呆在矿道太久。这么想着,审香妍的心情好了许多,只是她没有想到,矿道内的那些大虫子,真的是七虫族人,高庸涵也因为这一去,凭空生出了许多事端。


不知不觉间已是夕阳西沉,而在这个时候,终于到了龙门镇。龙门镇好大的规模,一道高达数十丈的城墙,和高近二十丈的城门,比之任何一座人族的城池,在规制上都毫不逊色。任何人第一次来到龙门镇,都会被其气势所折服,其名虽叫“镇”,单从外表来看,都远远超出常人的概念。


审香妍跟着明古溪等人进到镇中,发现内中格局别有一番味道。首先是一条略微有些短,但却极其宽阔的街道,街道两旁全是用石头搭建而成的客栈、酒楼。这些建筑占地极广,均十分高大,至少是人族建筑规模的五六倍,想来是因为源石族人身材太过巨大的缘故。只是这些建筑十分简陋,外墙在风沙的侵蚀下显得斑驳陈旧,也没有做任何的装饰,惟其如此,配上四周荒凉的戈壁,另有一股粗犷。长街尽头,又有一堵石墙,虽不及城墙高度,也有十几丈高矮,两扇巨大的石门上写着“石城”两字,原来是一座城中之城。


整个商队虽然遭遇到两次不测,也还有两百多人,大家都是常年奔波在外的人,对于一应事务都非常熟悉,自顾自安顿下来。巨磷川只打了个招呼,便和铁南等人一道急匆匆去了那座石城,忙着去修补受损的身体。


明古溪先带着审香妍,住进了一家名为石楼的客栈,并亲自照料她的洗漱,以及茶水伺候。审香妍坚决辞谢,他才出去安排一众杂役,将土犀兽和马匹赶到专门的马场,并将货物搬进黄氏商会自己的货栈中,一直忙到戌时初刻才算忙完。然后叫店家准备了几样小菜,烫了一壶美酒,另辟了一间雅室,又亲自上楼请出审香妍。


明古溪如此客气,倒叫审香妍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连谦谢。到了这个时候,明古溪才真正松了口气:“审姑娘,适才多有怠慢,来!”说着端起酒杯,举杯致意:“这杯酒是感谢你和高先生的援手之德,大恩不言谢,我一定尽力帮你们打探出那件东西的具体所在!”


“明大叔怎么这么见外?”审香妍笑道:“遇到那种情形,我们哪能袖手旁观?”


“是,是!”明古溪说道:“以两位的人品、修为,断不会见死不救,是我失言了,先干为敬!”


两人一饮而尽,明古溪知道的事情很多,边吃边谈,细细说明有关西岭戈壁的情况,倒也解去了因为高庸涵不在,而给审香妍带来的旅途寂寞之感。


石楼客栈对面的一家酒楼内,一个老者独自一人坐在一件雅室内,拖着长长的身影,自斟自饮。沉思良久,忽然低声问道:“怎么没有看见他,当真有些奇怪?”


一个人像是在自言自语,却有一个声音应道:“只要盯紧那个小丫头,一定可以见到他!”而房间内,除了那名老者之外,却并无一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