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3名女老板被指集体淫乱致男妓猝死(图)

“定安县定城镇三位做服装生意的女老板,在广州进货期间,宾馆开房‘买春’,集体淫乱导致男‘性’服务者猝死!”今年春节,一则消息在定安县大街小巷纷纷传开来。5月31日,在天涯社区定安版块上,有人发布了内容相似的消息,并道出了三位女当事人的身份。


阿花、阿朵、阿香(化名)就此成了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靶心”。深思熟虑过后,三位女老板昨日向警方报案,她们要用法律作为武器,为自己讨回清白。


一则买春消息


“定安三女老板集体淫乱”


定安县定城镇,一个人口不足5万的小城。阿花、阿朵、阿香(化名)就住在这个城里,做服装生意,每日里,她们相夫教子,开店迎客,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与大多数的妻子一样,生活平静有余。


然而,半年前,一则突然流传开的消息,打乱了三人原本平静的生活。消息一度甚嚣尘上,“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真丢定安女人的脸”,众人背后的指点和议论,让她们背负了“骚女人”的恶名,一段时间里甚至不敢出门见人,不敢开门迎客。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孩子的学习,一度曾被牵扯其中,不得自拔。


事情还得从今年春节流传于定安县大街小巷的一则消息说起:三名做服装生意的女老板,与琼海市一名20岁左右的男子,一起前往广州进货,后在该市西关某大厦宾馆开了房,集体淫乱,男“性”服务者服下了大量“伟哥”,发生关系期间猝死,三名女老板后被事发地警方治安拘留,并每人被处以5万元的罚金!


这一消息传开后,当地人不知是真是假,但仍议论了一阵子。


今年“五一”黄金周,那则被人遗忘的消息,又突然再度流传开。这次,它的来势更为凶猛,而且还有了更为确切的指向。死者系文昌市一名男子,今年18岁,三位女老板为定安县定城镇人民中路雅仕商场的三位女老板。


推波助澜的是网络。5月31日下午7时52分,一位署名为“潭揽武”的作者,在天涯社区定安版块上以“人性堕落”为题,发布了内容相似的消息,文章言之凿凿,委婉地道出了消息的来源,关于三位女当事人的身份更为具体:“××服装店”女老板阿朵、“×××服装店”女老板阿花、“××服装店”女老板阿香。


“潭揽武”文章最后称,事发地公安机关已赶至定安,和定安县警方一起展开了调查,目前,当时三位女老板已被传讯至公安局。


跟帖人剖析


这则消息有很多的破绽


一石激起千层浪。“潭揽武”发布的消息,激起了众多网民的热情,纷纷跟帖就此发表看法。理性的网民对消息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而更多的网民,则以罕见的热情,以抽丝剥茧的力度,对三位女老板的“买春”行为,给予了无情痛击,直言不讳地指出,这是“人性的堕落”、“定安女性的悲哀”。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潭揽武”发布消息之后没几天,网友“邮差小姐木子”又以《希望定安版友听谣不信谣不传谣!》为题,同时在天涯社区上跟帖辟谣,文章称,“定城街头巷尾沸沸扬扬,传着一条关于‘三个富婆’的故事,说得是有鼻有眼,像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其实,这根本上就是一条以讹传讹的谣言!这个‘三个富婆’的故事,早在两年前就听说了,据说故事发生地在广东,而定安的版本是此次谣言的受害人之一听说了这个故事后回来传播开来,谁知反而深受其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故事版本以讹传讹演变成了讲故事本人经历的事!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也是对爱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婆们的一个深刻的教训!”


跟帖中也做了剖析:“其实这个故事稍微分析一下就可以发现其中的破绽:这三个女人是不是同时去了广州?如果真的去了发生了这么一回事,警察能放过她们,让她们平安无事回家来?目的是嫁祸?栽赃?破坏名誉?幸灾乐祸?个中原因恐怕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邮差小姐木子”提出希望,定安的版友听谣言不要相信谣言,更不要传播谣言。没想到,此言一出即遭到了众多网友的“群起攻之”和否定。


消息不胫而走,同时以最快的速度,迅速在定安周边市县琼海、屯昌等地传播开来,甚至远至陵水、琼中等地,范围变得更为广泛。


当事人之一阿花自称亲历了“女富豪”故事的传播过程。2006年10月,她一个人前往广州进货,返回海南的途中,听大巴车司机讲了这一“笑料”,只是,故事的发生地不是广州,而是该广东的一个小镇,故事女主角不是定安女老板,而是小镇上4名女富豪。返回定城镇后,她将途中所闻告诉给了周边的朋友,此后一段时间,故事并未泛起波澜,直到今年的春节。


“这明显是一起谣言。好事者移花接木,最后炮制出了“定安版本”,其目的别有用心。”阿花说。


杀伤力很高


三位女老板成为舆论“靶心”


虽是未经证实的传言,它的杀伤力却决不可低估,此后,三名女老板的平静生活就此被打破,成为舆论“靶心。


“××服装店”女老板阿香告诉记者,5月中旬,一位要好的朋友前往她的店铺购买服装,婉转地将听到的传言悄悄告诉了她,当时她并没有在意。但没过几天,丈夫也提起了这件事,她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女老板阿香称,过了几天,消息越传越邪乎。5月20日下午她前往广州进货,5月23日返回定安,期间街面上甚至传言,她已经被广州警方“控制”了起来。传言者扬言,消息的来源绝对真实,系从警方口中传出。


“×××服装店”女老板阿花称,她的婆婆因为受不了闲言碎语,一度病倒住进了医院。因为不堪传言折磨,阿花茶不思饭不香,20多天时间里,体重由100多斤锐减到了不足90斤,无奈,她想到了用“死”换取清白。


阿朵说,期间她买菜逛街,总会有好事者背后指指点点。有一天,因为坐车问题她和一位开三轮车的女司机发生了冲突,对方竟然恶语相讽,“不要脸的骚娘们,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周围的人也议论纷纷,“真丢定安女人的脸”。


当事人分析


有可能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一条“买春”传言,让三名女老板深陷其中,身心憔悴。消息越传越远,范围越来越广,一度还曾将父母、亲戚朋友牵扯进去。阿朵称,6月初时,曾有陵水的亲戚打电话给她的母亲求证此事,年迈的母亲也因为不堪压力,最后病倒在床。


“如果真有其事,别人这么“损”我们,那是活该。但这确实这只是谣言,移花接木地炮制,其人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阿朵就此分析,炮制谣言的人,很有可能就在她们的身边,也许是她们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


今年35岁的阿朵于1993年结婚成家,婚后育有一名男孩,14岁的儿子现在海口市一家私立学校读书。2003年,阿朵承包了一间铺面,做起了服装生意,其服装店的服装以其独树一帜的风格脱颖而出,吸引了很多消费者。


阿花是三名女老板中年龄最大的女子。今年36岁的她,结婚已近20年时间,现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从事服装生意11年时间,阿花是定安县公认的“生意做得最好”、“最有实力的女老板”。“我丈夫在政府部门工作,每过一两个月,都要去一次广东,我经常跟着他去广州进货,出于嫉妒,他们也把我‘加’了进去!”阿花分析说。


那么,对于31岁年龄最小的“××服装店”女老板阿香来说,2006年才开始加入定安县的服装队伍中,为什么她也会成为众矢之的呢?阿香直言,她起步虽然最迟,但风头却最“劲”,不到一年时间,“××服装店”就打垮了一些杂牌军,由此引人嫉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报案讨还清白


警方将就此事展开调查


阿朵称,从2005年开始,她的服装店已交由妹妹打理,她主要把精力放在了教育儿子上,很少有时间去广州进货,从2006年到现在,她没有到过一次广东。只是在2007年3月份,她的妹妹曾和阿花、阿香等三人一起到广州进过一次货,这也是自她开店以来,三名“女老板”唯一的一次出动。


阿香分析,谣言是别有心的人,用移花接木术炮制出来,“定安版本”谣言的目的,就是损害她们三人的声誉,借此报复并达到挤垮她们的目的。


“最初,对于谣言我们的态度是不用理睬,到一定时间,它会不攻自破,但到后来,谣言越传越邪,已经对我们的身心、家人和朋友,对我们的生意,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现如今是法制社会,谣言面前我们绝不能妥协退让。”阿香说,经过深思熟虑,她们三人决定向警方报案,以讨回清白。昨日中午1时30分,三名女子携手走进了定安县公安局定城派出所。


“这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事!”昨日下午,记者赶往定安县公安局求证,该局局长林刚斩钉截铁地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买春’事件谣言的炮制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这则谣言,对当事的三名女老板造成了怎样的伤害,我们将就此展开调查!并追究制者的法律责任!”定城派出所吴烽所长表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