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眼中最困难的市场 印度 去不去?

台商眼中最困难的市场 印度 去不去?

【远见杂志】第262期

文│林孟仪 摄影│陈宗怡 2008-04-03


台商面对印度,一如哈姆雷特面对生死,不断自问:“去?不去?”《远见》归纳第一波先遣部队用血汗换来的经验,教战布局。并介绍班加洛尔、海德拉巴、清奈南方金三角,此区块将成制造业重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从2005年高盛金砖四国报告出炉后,愈来愈多台商注意到崛起的印度,考察团络绎于途。


光是去年,外贸协会驻孟买办事处平均每月都得接待四到五个台商印度考察团。


派驻台湾一年多的印度台北协会会长史泰朗(T. P. Seetharam)指出,去年印度在台共发出3万份签证,比前年成长3000人次,其中1∕4是商务签证,“尤其愈来愈多台湾企业领导人访问印度,”史泰朗在台北办公室接受访问的当下,华硕电脑董事长施崇棠正首度前往印度考察。


根据驻新德里办事处经济组统计,至去年底,台商赴印度投资家数只有65家,投资金额约6亿美元,其中光去年的投资额就占了4亿美元;而正筹备投资印度中的台商有23家,约将投资1.5亿美元。


印度人不解:为什么台湾人还不投资?

从上述的数字可以看出,进入印度的台商其实寥寥可数,直到去年才开始郑重布局印度。1月25号,首都新德里近郊最富盛名的中菜馆南京饭店里,台商聚集在升业营造的尾牙宴上把酒言欢。包括中国信托、明基、联发科、大陆工程等台干在内,各路人马加一加,竟不过席开两桌!


比起在中国大陆的近200万名台湾人、越南的5万名台商;目前新德里的台商只有约40人,孟买台商如阳明海运、长荣海运、万海航运、华硕、三阳机车等派驻的台干,加一加也不出30人。


再看看近来颇受台湾厂商青睐的印度东南部工业城清奈,已经有5000名韩国人,但包括鸿海、胜华科技等派驻的台湾人,也不超过200位。


“你们台湾人到底在干什么?来了100多个考察团,可是来投资的那么少,”曾在1995到1997连续三年担任印度电脑工会顾问,近年也多次进出印度的《电子时报》社长黄钦勇说,印度科技资讯部长曾当面这样问他。成群的考察与零星的投资,简直不成正比,为什么台商对印度这块金砖望之却步?


台商怕怕:怎么可能在动物园里做生意?

除了印度,全世界恐怕没有一个国家,能让天不怕、地不怕,拎着007皮箱就可以赚遍天下的台商,如此天人交战。


连续两年带团访问印度的工商协会理事长黄茂雄分享,每次到印度去,跟几个当地台商吃饭,“只要听听他们的故事,都会让你害怕,都会让你吓死!”身为东元集团会长的他,当然希望开发印度市场,但是也明白,“印度会是最困难的市场!”


一提到印度,每个台商的反应,几乎都和黄茂雄如出一辙。但印度,究竟难在哪里?


五味杂陈的空气、尘土飞扬的街道上,喧天的汽车喇叭声不断;贫民路旁随地躺,游民死在路边没人管,野猴子和圣牛在街边晃荡,偶尔驴子和大象也常常不知从那里冒出来和人车争道。


这就是印度首都新德里和第一大金融之都孟买给人的鲜活印象。


“印度好像是一座动物园!”一位驻印的台商,带着一抹司空见惯的笑容说,如此“野兽派”的都市风格,每每吓坏了台商考察团。接着,辛辣的食物、不洁的饮水、脏乱的环境,让台商考察团常行程还没走完,团员就已病倒一半;不仅吃五星级饭店的食物会拉肚子,住五星级饭店,也常会遇到停电!


再议!再议!这个国家实在太难懂了

连最基本的硬体、物质生活条件都有问题,遑论无形的文化隔阂了。


黄茂雄指出,全球化时代,台商出去打天下,势必会面临语言和文化的隔阂,但是印度对台湾人就是特别困难。 因为中国和台湾同文同种,东南亚有大量的华侨,风俗文化相近。台湾人从小接触不少而欧美西方文化;但是台印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文化交集。


“想想我们读中学的时候,教科书上大概只有两页谈印度,就过去了吧!”黄茂雄说。


黄茂雄举例,美国有许多印侨,美商于是运用这些印侨回印度打天下,但是台商缺乏这样的媒介。


另外,印度简直不是“一个”国家,不同的语言、人种、宗教,再再加深投资的困难。


印度有28个州,每个州都各有一套法令规章,还有22种官方语言、上千种方言,以及将人分为四个等级的种姓制度。“与其说印度是一个国家,不如说它是一个‘邦联’!”近几年跟印度有合作计划的旭阳投顾董事长邰中和提出这个外人看印度时,最常使用的比喻。


加上不太好懂的印度腔英文,以及印度人耸着肩膀、歪着头跟你表示“OK”时,台商真的很难说服自己,一切真的都“没问题”。


从硬体到软体都不习惯,也难怪台商参加印度考察团,回来的结论往往是时机未到,“再议”!


去?不去?再不决定以后也没机会了

“印度是一个看起来很可口的蛋糕,但是咬下去都是沙子!”《电子时报》社长黄钦勇如此描述这11亿人口的市场。


这么困难的市场,那么台商到底去还是不去呢?


多次进出印度后,黄钦勇曾写了一篇文章:“To go or not to go?”(去还是不去?),标题传神地点出台商前进印度的挣扎。但是他的结论是,还是得去!毕竟以全球布局的角度来看,印度很重要。


“即使这么困难,印度还是要去!”也正在考虑东元如何布局印度的黄茂雄坦言,有时想到印度既然这么难,慢一点去也可以,但是一转念又想,再慢,进入印度只会愈来愈困难。


黄茂雄说,“愈困难,愈要花时间的,就更要及早开始布局。人家美国人也是花了十几年,才在印度有成就!”


今年3月,施崇棠第一次赴印度考察,一去就六天,“这是我考察一个国家时间最长的纪录,一般我都去一天就走了,”施崇棠说。可见他对印度市场的重视与好奇。


待那么多天,“真正的原因是我感觉我们已经有点慢了,”施崇棠为了了解印度市场,连最偏僻的地方也去,发现了印度自组(DIY)主机板市场起不来的原因,是印度买得起电脑的人都是被服务的阶级,根本不必自己动手做。施崇棠更透露,他正考虑在印度投资制造基地的最佳时机点。


“假如今天台商不去印度,两年、三年后会更晚,因为大家都去了!”印度台北协会副会长林凡(Amit Narang)认为,印度正在改善基础建设,虽然很慢,但是不要因此决定不去印度投资,“我不是说印度毫无问题,但是这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


别把印度当中国,经验反而是包袱

的确,印度台北协会会长史泰朗便十分不解: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能在印度赚大钱,为什么台湾人不能?


“文化、语言的差异都不是藉口!”史泰朗毫不讳言地表示,韩国人十多年前进入印度时,遇到的困难绝对是现在的两倍,“但是十年前韩国人就去面对这个困难,今天终于成功了。”


台商也常常跟他抱怨,去大陆、越南可以取得很多优惠与特殊待遇,但是印度都没有,更少见官员热烈相迎的招商阵仗。


史泰朗指出,这是因为印度与越南、大陆不同。印度本身有很强的工业发展历史,民间企业发达,不像越南与大陆一开始要靠外商,因此对外商提供很多诱因。


因此台商前进印度,不但不能期待优惠,还必须有心理准备,必须与进入印度已久的外商,及蓬勃的当地企业竞争。“请不要带着中国的包袱来印度!(Please don't go to India with China's baggage.)”林凡直言。


印度正缺制造业,抢先机就是现在

“如果等到印度电也好了,水也好了,市场也都成熟了,台商才来跟人家拚生产技术,就会永远都在帮人家代工!”中国信托印度分行经理范添喜直指,“为什么台商不去抢先机,永远要把自己逼到‘不得不来’的地步?”


范添喜指出,台商有很好生产技术、工厂管理的能力,是目前积极想扶植制造业的印度最需要的优势。但如果等到印度基础建设完备了才要跳进来,“那台商永远都在赚代工那‘最后的几毛钱’!”


“进去印度,一定要有十年内苦蹲的决心!”一位台商坦言,印度是个必须先蹲才可能后跳的市场。


诚如黄茂雄所言,前进印度绝对不能用投机的、短暂的心态,一定要有多年经营的心理准备,“假使能在印度成功的话,那是很了不起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