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步调难一致

北约这个冷战美国最大的财富,现在却被内部问题所制约。曾经美国可以说,北约是他的打手组织,而现在,不和谐的音符早已出现,德法的西欧派与北约中欧派以及东欧派之间的内部派系之争让“山姆大叔”头疼。而北约的内部缝隙自形成之日却就存在,只过随这苏联这个凝固剂生产厂家的破产重组,失去了最大的凝固剂供应源,缝隙逐渐扩大成为了裂痕。而纵使内部裂痕难愈,北约却依旧是世界上最大的军政双料组织,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可以抗衡,曾经的华约尚且如此,更别谈上合了。在《北约东扩再迈步 中国御敌须长城》一文当中我已然明确的指出,北约的东扩其主要针对方根本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毕竟北约东扩不是个体行为,而是集体行为,同时伴随者“亚办西进”、“欧盟南下”等一系列动作,如果说是单独要对付俄罗斯的话,应该是由加拿大、挪威等靠近北极的国家为基地,在北极与俄罗斯进行资源抢夺,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遏止俄罗斯。法德等北约内部的西欧派认为,如果北约进一步东扩,必然引起俄罗斯的一些报复性行为,而俄罗斯能有什么报复呢?无非就是俄罗斯的天然气,那么也就是说,如果俄罗斯一直使用资源派,那么西欧就要一直被俄罗斯所影响,从而有可能逐渐成为美国式的控制。而北约内部的分歧就在于西欧派与中东欧派的分歧,那些非欧派则没有太大的牵连。

对于美国灌输的俄罗斯威胁,西欧自然没有多大的顾虑,毕竟和俄罗斯还是有共同利益的,而中东欧则是处在威胁的第一线。所以在北约的欧洲帮当中,由西到东的国家里,越是地理位置靠近俄罗斯,就越是在政治上靠近美国;越是在地理位置上远离俄罗斯,也就越是在政治上远离美国。由此不难看出,美国宣传的“地缘政治”,已经不在适用于今日的欧洲,因为地缘政治永远无法突破地缘的界限,而美国自身对地缘政治却不感兴趣,一直是模糊地缘界限,让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当中搀杂了些内陆国家,因为地缘政治所建立的北约,如今却被地缘所阻碍。既然说到地缘政治,就说说北约内部对地缘政治不同的理解吧!地缘政治学说只不过美国搞出来迷惑小朋友的,地缘政治学说并不是全部,真正的地缘政治学说的创始人是中国的墨子。用个通俗的例子来解释下,中国人吃饭是圆桌,那么身边的人就自然会成为潜在抢夺自己佳肴的竞争对手,而西方人吃饭是方桌,也就是说,对面的人才是潜在抢夺自己佳肴的竞争者。这样一来,就能看出为什么西方国家对中国总是存在着敌视,因为他们更多相信的是“方桌地缘”而不是“圆桌地缘”,而美国更多宣传的是“圆桌地缘”这一东方思维的学说来挑起地区间的冲突。

地缘政治是因为利益而产生的,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就会打破单一的地缘政治。以德法为代表的西欧派就在这的说。西欧派可以说成是欧盟的领导班子,本来北约的内部分析,也就演变成为了美国与欧盟的对话。这其中的各家算盘又都打的十分精明。

德法:北约需要欧洲人的声音

德国与法国,是要把美国对北约的统治权抢夺过来。北约的统治权就如同蛋糕一样,一直是美国独霸,而德法目前阶段内希望能够分到蛋糕吃,而不是一味的去给美国当小弟。以前给美国当小弟是因为有个强大的对手苏联,现在苏联也没了,战线也前推了,西欧成了三线了,所以也就有了要求。这个要求对于美国来言是十分过分的。欧人治欧,把欧洲大部分归还给欧洲了,现在还要把自己的打手组织也要去,那不成了夺权了吗?美国的就是不给,而且往北约里搀沙子,把政治上跟美国走的新的新小弟加入进来,让双方制衡。默克尔与萨科奇两人绝对既然和平演变行不通,那就只好培养自己的羽翼了,联手搞地中海国家联盟,想在欧洲之外寻辟一快“落脚点”,他俩人所领导下的两国,一面培养自己的势力,一面讨好美国,一面同俄罗斯做“桌下交易”。对于都是曾经崛起的过的国家,自然想要的就是复兴,无奈美国当头,压人低三分。

俄罗斯:暗结欧盟欲问鼎

国际政坛和中国的大戏台没什么区别,感觉煞有其事的,其实都是似是而非的。如果北约东扩,俄罗斯就应该在美国这个方面有所动作,而不是在乌克兰与格鲁吉亚上死咬不放。俄罗斯又开始了导弹秀。俄罗斯并不是怕乌克兰与格鲁吉亚加入北约,而是担心自己被排挤在国际餐厅之外没有肉吃。可以说建立联盟并且自己能够控制是超级大国的象征,苏联虽然失败了,可是并不影响其超级大国的身份。俄罗斯“收复失地”如果是面对灰色区域还好说,可是面对的是蓝色区域就难说了,那样会加剧美俄两个阵营之间的矛盾。普金当政八年,给俄罗斯留下的政治遗产就是对欧洲要拉,而对美国要和,企图做美欧之间的调和人,从中谋利,俄罗斯从不一起得罪美国与欧盟,而只是得罪一方,所以也就没有面临什么真正的危机。面对北约第五次东扩就可以看出俄罗斯与西欧派的默契,同样都是反对,只不过西欧派唱的是红脸的角色,而俄罗斯唱的是白脸的角色。

俄罗斯现在面对的就是美国未来将要面对的,曾经的把兄弟相继背叛,就如同热气球一样,把沙袋扔了才能实现突破,俄罗斯把沙袋扔了,可美国要他把食物储备也扔了,所以引起了美俄矛盾。而美俄、美欧矛盾是交替或者并列进行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美俄之间有矛盾,美欧之间有矛盾,所以在当美国制造的俄欧矛盾被当事双方搁浅后,双方自然会靠近,共同对于双方的敌人美国。美国的地缘政治并不使用与现在的大欧洲,因为地缘政治的前提就是有自身难以承受的威胁才会构建联盟。布什与普金两人可以说斗了八年,在即将退位之后,两人也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滋味。布什为俄罗斯曾经的把兄弟背叛而感到忧愁,普金也为美国昔日的小弟背叛而感到忧愁,只不过是两个人的忧愁都是由自身忧愁所引申出来的,所以两人的最后一次交锋才会以平缓而收场。

目标瞄准中国

当今政治力量当中被排挤的国家有两个一个是中国,一个是俄罗斯。关于是先对付中国还是先对付俄罗斯,北约内部初步达成了共识。因为中国即将有巨大的变化。美国就开始做文章了,又是台独、又是藏独、结果还影响到了**。这一系列并不是科索沃所导致的“多米诺”效应,而是利用科索沃作为试点,分化了中俄同盟的产品。对于近来一系列的事情是有必然也有偶然,应该说必然导致的是**势力的抬头,因为科索沃是美国把民主输出给了穆斯林国家,并且同时分化的是中国与俄、阿之间并不稳定的关系。倘若中国反对“科独”的话,正中美国下怀,激起中阿矛盾。偶然的是藏独,藏独背后更多是印度扮演了主角,美国要分裂中国,首选是台湾,毕竟台湾比西藏条件更趋于成熟。台独就一直是吵吵闹闹的,看到真有事了,却偃旗息鼓了。美国这的做,其目的并不大,就是对中国的定时攻击,制造麻烦。而美国这的做同样给中国送了份大礼,看出了德法的丑恶嘴脸。美国不希望中国解放台湾,希望保持现状,可一系列的分裂势力的行为之后,无疑给中国人民的心中打了一针强心剂,反分裂,维统一。这样一年美国和他那些小弟就傻眼了,就决定向阿富汗增兵。如果美国这时邀请中国共同维和的话,可能性较大,但是美国却不,要北约凑份子,意图就很明显了。用那些兵力牵制塔利班,而美军则腾开手脚的对中国的西北实施军事威胁。

美国是暂时的把中国调整为现阶段内主要对手,而欧洲内部以及俄罗斯就不同了。欧洲是民族主义的盛行之地,自己有湫隘民族偏见,就担心别人也有。担心中国的发展对他们以后会有不良影响,这是其一。而从“方桌地缘政治”上看,中国和欧洲恰恰是属于对波斯湾等重要能源出产区形成抢夺之势。圆桌地缘政治是最近的是竞争对手,而方桌地缘则是最远的是竞争对手,并且前提已满足构成威胁。美国研究中国文化比可要比那些去美国研究西方文化的人精明许多,知道俄罗斯作为凝固剂只能对付那些中东欧国家,而真正能够威胁到西欧派及非欧派的是中国,一支强壮的雄师与一支孱弱的病熊,先对付谁不言而喻。北约要对付的无非就是美国的两大敌国,不是中国就是俄罗斯,我是用排除法加佐证法得出的。如果是俄罗斯的话,俄罗斯必然要在美国的薄弱地区也适当的威胁一下,例如日本等地区,而只是朝鲜有些动作,所以是中国的动作。并且俄罗斯与北约还没有到达寸土必争的地步,所以斡旋的余地还是有的。同时在加上俄罗斯认为的“圆桌地缘”所以中国被排挤在世界餐厅之外,而进了餐厅的人一看,餐厅没有食物来源,就把目标瞄准中国。道路还有很远,究竟是谁跌倒还不一定,政治马拉松障碍赛的最后胜利者,不我在比拼国家的硬实力,而是软实力。

逢敌必亮剑

御敌须长城

退役新兵

2008.04.05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