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次胜利(1)

我在向右转的时候斜刺里忽然冲出了一名匪徒,我几个侧步闪到他的侧面,同时举枪向他的头部瞄准,对方正在极力转身,这时我的耳机里传来了一声:"色不亦空!",我叹了口气,垂下枪转身就走,正在瞄准我的匪徒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大洞,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他死得不明不白,我可清楚得很,我知道我的枪再快也快不过唐僧的AWP狙击枪,匪徒当然更不行。

唐僧的名字叫唐森,是我们这个三人小组的一员,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狙击手,只是有个怪癖是开枪前嘴里要念四个字,有时是成语,有时粗口,有时什么也不是,这次念的好象是佛经,有谣传说他会念咒,敌人是被他咒死的,其实他的枪法快、准、稳、狠,完全是凭实力,亚洲选拔赛时,用一把AWP狙击枪在近身运动战中击毙四名围攻他的匪徒,而自己毫发未伤,当时我和花生互相掩护着一路猛冲,一直冲到了匪徒的老巢,却不提防被几个匪徒绕路到了我们的总部并安放了炸药,那时我和花生要回去拆弹已经来不及了,唐僧提了一把AWP从狙击点跑下来,硬是用狙击枪在近身战中干掉了四个端着MP5和AK47的悍匪,成功拆除了炸弹。

我继续往前跑,花生从另一条路上也跑了过来,我们汇合在一处,准备冲进匪徒的老巢。匪徒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肯定在老巢里,这关的老巢只有一条出路,现在他已经被我和花生堵在了里面。

我们正要冲进最后一道门,花生忽然叫了声:"慢点!",我们站住,这时门内响起了暴雨一般的枪声,我和花生赶忙退了回来,只见我们刚才站的位置被打得飞灰直溅,出现了无数巨大的弹孔。好家伙,米尼米轻机枪都端出来了,我摸出一个手雷,正打算丢进去,花生说:"让我来。"他端平了枪,稍微比较了一下位置,一梭子弹隔着门打过去,就听到门那边一声惨叫,系统提示:"警察胜利!"

花生就叫做花生,姓花名生,我以前问他为什么不叫瓜子,他说因为他不姓瓜。花生在计算机虚构的空间里有一种比普通人更敏锐的直觉,这表现为在任何游戏中,他都比我们更能觉察危险的存在,而且有着一种第六感般的感知力,我一直认为他眼中的电脑游戏不是一个个跑来跑去的人物,而是一串串出没于电路中的二进制代码,他就像神俯瞰天下一样俯瞰着整个游戏。但是在现实中他的这种神奇能力荡然无存,他曾经在晚上回家时掉进了一个没有盖的下水道井里,而且同一个下水道井一个月掉了两次,还有一次白天走在路上被四楼上风吹下来的晾衣杆砸破了头。

我叫何平,但我却一点也不爱好和平,我的枪口要是有一天不能瞄准敌人的头,我就浑身不自在,当然,这只限于计算机所营造的游戏世界里。刚才这仗被唐僧和花生这两个家伙把风头抢光了,其实我也很厉害的,要不然也不能成为我们这个战无不胜的三人组合的一员,代表亚洲,出战世界反恐精英游戏锦标赛。


"好了。"我合上电脑,"今晚就练到这里吧,我看我们还是早点睡,明早一定能起来看到海上日出。"

花生白了我一眼:"从三天前上船的时候开始你就在说这个话,可是没有一天不是吃午饭的时候才起床,海上日出?我看是海上懒猪才对。"

"还不是怪你,"我气虎虎地说,"要不是你每天晚上拉着我们跑到战网上去搞什么突击练习,我也不会那么晚才睡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