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丹国旗上有中国的龙图

因为不丹原来是中国的附属国,受中国的册封。因此不丹国旗有龙,并且不丹国旗上的龙严格符合中国藩属的规格,采用的是四爪金龙,这是藩王级别的标志。五爪金龙只有中国皇帝才可以采用。



不丹深受中国文化影响,不丹人非常喜欢中国的龙,认为龙是四灵之一,是吉祥的动物,掌管着雷雨,给人们带来风调雨顺。不丹在喜马拉雅山山麓,打雷的时间很多,不丹人认为雷鸣是龙在叫,具有无穷的威力。所以,不丹人称自己的国家为“龙国”,并把龙作为自己国旗的主要图案。


不丹的国旗为长方形,由两个三角形组成,左上方的三角形为金黄色,同中国一样表示帝王之色,象征国王在领导宗教以及世俗事物方面的权力和作用。右下方的三角形为桔红色,象征佛教的精神力量。图案是一条足登四颗白珠的白龙。白龙象征国家的权利,代表“神龙之国”;四颗白珠象征威力和圣洁。


不丹的国徽用的也是龙的图案,在莲花的两旁是雌雄两条神龙,也代表着“神龙之国”的意思。这里有一个背景需要说明,那就是锡金、不丹等国历史上长期是中国的藩属国,而现实中又是中国的缓冲国。中国有充分的依据、实力和地缘优势重新影响这一地区。尽管作为中国属地的历史被当事各方阉割,而且中国也并不寄希望于21世纪再恢复历史上的宗属关系,但锡金对于中国仅存的缓冲区的作用和潜在的战略支点效应还是有必要让中国重新反思这段历史,并再次认识与定位锡金对于中国的战略价值。


中国的藏属锡金变成印度的锡金邦的过程。


锡金古称哲孟雄,早为中国西藏的一部分。由于其与西藏有着深厚的历史、宗教与民族渊源,锡金虽后来成为独立的部落,但还是西藏的属地。由达赖喇嘛委托锡金部落王管理,其境内的寺院仍隶属于西藏各大寺,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1890年。


1814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始侵入锡金。1887年,英国强占锡金,并派驻专员。1890年英军越过藏属锡金,占领中国一侧的隆吐、热纳宗、岗巴宗等地,并将锡金国王朵朗杰囚禁到印度。英国企图通过私与地方政府缔约,同时胁迫锡金王屈服的方式实现从法理到事实上对这一地区的占有,但锡金国王朵朗杰至死不愿发表脱离西藏的宣言,西藏地方政府也坚持以乾隆五十九年规定的边界为准。最后英国通过与日薄西山的晚清政府先后签订的《藏印条约》、《藏印续约》等条约获得了对锡金的“保护权”。


二战结束英国离开锡金后,当年的300年不曾反抗殖民统治的英国奴才印度突然找到了做主人的感觉,在锡金问题上全盘继承了殖民主子的衣钵。1947年,英国撤走后,印度马上与锡金签订了《维持现状协定》,意在填补此地的政治真空。他们一方面继续往锡金派驻专员,一方面授意其扶持的锡金国大党发起“不合作运动”,要求国王进行“改革”。同年5月9日,国大党政府正式成立,但遭锡金王族强烈反对,群众运动也日渐兴起。1949年6月初,印度以“防止动乱和流血”为由,派兵进驻锡金,接管了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新政府,并委任印度人拉尔为锡金首相。1950年12月签订《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锡金从此成为印度的"保护国",国防、外交、经济等均由印度控制。1968年8月,锡金首都甘托克爆发反印示威,要求废除印锡条约。印度政府于1973年4月对锡实行军事占领,5月8日印锡签订《锡金协定》,规定锡内政、外交、国防、经济均由印度政府负责。1974年6月20日,锡议会通过了由印度拟定的锡金宪法,规定印度政府派驻的首席行政官为政府首脑和议会议长。同年9月《印度宪法修正案》规定锡金为印度的“联系邦”,在印度两院各为锡金设一个议席。1975年4月,印度军队效法当年英国主子的做法软禁了锡金国王。不久,印度议会通过决议,正式把锡金变为印度的“锡金邦”。


目前锡金王室仍流亡海外,而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地图上,锡金已赫然成为印度的锡金邦了。


失去锡金一个点丢掉西南一个面。


锡金、不丹、尼泊尔等国是中国的前藩属国,同时在客观上又是中印的缓冲国,悠关中国的发展大计和战略利益。三国中尽管锡金的面积狭小,但其地缘关系决定了其战略地位不可小觑。可以说小小的锡金攸关周边六国的战略利益,特别是藏属锡金被吞并的后续效应将直接作用于中国西南的地缘形势。


与一般君主制国家转型不同的是,不丹国王主动还政于民

不丹,梵语的意思是“西藏边陲”,位于中国和印度之间,面积3.8万平方公里,人口73万多,全国一半领土在海拔3000米以上,享有“最后的香格里拉”的美誉。

5月28日是不丹王国为2008年大选做准备、举行第二轮模拟选举的日子。2008年大选后,不丹王国将正式由君主制过渡到议会民主制。

与一般君主制国家转型不同的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推动者不是别人,正是不丹国王本人。

民众爱国王,国王爱民主

“为了实行民主,不丹四世国王辛格和儿子、年底将正式登基的五世国王凯萨尔走遍了不丹的每一个村庄,向自己的臣民说明民主制对不丹未来发展的必要性,讲解‘管理国家,众人比一人合理’的重要性。”不丹《观察者报》总编拉马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但是,无论在不丹首都廷布或西部最大的镇帕罗、中部的岗贴和旺地,本报记者发现,不管政府官员还是普通山民中均有人表示,“他们对生活很知足,无法理解国王为什么热衷于实行民主制。” 在廷布的一个投票站,61岁的退休教师拉图说:“看看我们不丹周边的国家,民主由于政治、种族和意识形态等问题而变形,不仅削弱了国家的发展,还影响了整个南亚地区。”不丹电视台总经理多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绝大多数不丹人对民主制持怀疑态度是因为,“不丹人很幸运,所有的国王对人民非常慈悲,国王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崇高无比。” 但国王本人似乎想得更远,在谈到为什么要实行议会民主制,辛格解释说:“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君王一爵矣。”

记者在廷布街头发现,尽管是模拟选举,但不丹政府极为认真,选举日,全国放假,下午5点前,所有的商店不得营业。而选民政治热情也很高,一大早就自觉在投票站排起了长龙,不少人是从外地赶来的。一位叫索兰的中年妇女表示:“我有很多疑虑,我不知道议会民主能起到什么作用,对我们的国家的发展是否会更有利,不过,我深信国王比我们看得远。”

这个国王不一般

辛格国王行事总是出人意料。 1972年辛格继承王位时,只有17岁——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国王。然而,在他登基后,一贫如洗的不丹却发生了巨变——道路、桥梁、学校和医院等现代基础设施已初具规模;4个大型水电站保证电力自给自足的同时,还向印度出口,成为不丹最大的收入来源;国民享受免费教育和医疗…… 不顾众人反对,辛格还开放了卫星电视和互联网市场,打开了不丹人了解世界的窗口。记者在当地,可以看到33个外国台,其中包括中国的中央电视台9套和西藏电视台1套。现在,从电视上看美国大片、中国功夫片、印度电影以及日本NHK和韩国阿里朗等综艺节目,已经成为不丹人日常生活的主要消遣。

正当名望渐至巅峰之际,辛格突然于1998年宣布不再兼任政府首脑,并将政府管理权移交给大臣委员会。三年后,辛格又要求大臣委员会筹备宪法,目标是建立一个民主、高效的政治体制。准备今年年底付诸全民公投的宪法草案规定,尽管国王仍是不丹的最高元首,但议会拥有对国王进行弹劾的权力,只要投票超过三分之二,国王就必须下台。去年年底,辛格提前把王冠交给了儿子凯萨尔,在这之前他已经宣布2008年举行首次全国大选,组建民选政府。


借改革摆脱印度控制

辛格还政于民,还有一层考虑,就是让不丹在政体上与西方接轨。他认为,只有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同,才可以使不丹彻底避免像旁边的锡金那样成为印度的一个邦。

一位印度同行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上世纪70年代,印度就有意吞并锡金和不丹。根据1949年签订的《印不永久和平与友好条约》,不丹的外交政策受印度“指导”,不丹购买军火要得到印度许可。经过不丹反复努力,印度终于在今年修改了这个“霸王”条款。印度同行告诉本报记者,印度政府之所以答应了不丹的要求,与辛格做了一件让印度感动且佩服的事有很大关系。


原来印度东北部地区分离主义严重,其中最让印度当局头痛的当属“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印度先后动用了12万军队都未剿灭该组织,该组织反而在不丹南部建立了基地。就在印度一筹莫展之时,不丹军队却在辛格指挥下,端了“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在不丹的老窝,缴获了大批武器,还向印度移交了被抓获的武装分子,其中包括该组织4名高级领导人。

2007年2月8日,印不签署了新的“友好条约”,从此不丹可以自主决定外交事务,并且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非杀伤性武器装备。但事实上,印度对不丹控制仍然很严。

记者这次到不丹前,想在印度用卢比兑换美元,但银行向记者出示印度政府的文件:“前往尼泊尔和不丹的旅游者和商人不能用卢比兑换美元”,理由是“印度卢比在尼泊尔和不丹通用”。而当记者经过廷布附近时,看到两辆印度陆军的大卡车,印军正率领印度工人修建一条通往廷布的70公里公路。据地陪说,印军在廷布有一个联络部,有六十多人。另外,在中国和不丹边境的不丹边防军指挥部中也有“极少数的印军”。

来不丹采访的法国记者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截至目前,不丹与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均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可以看出不丹仍有难言之隐。

也许,一切要想如不丹人所愿,还要等到不丹真正走上议会民主制之后。

作为中国周边唯一仍未建交的国家,不丹其实与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

“关于中国,你知道什么?”《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不丹首都廷布市中心的小广场,问周围的不丹人。


38岁的律师达瓦回答:“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是世界大国。”


9年级的学生拉久兴奋地说:“中国的功夫片好看,成龙李连杰太厉害了。”


29岁的导游布拉普脱口而出:“姚明!”


67岁的老太太司苓微笑地说:“拉萨。”


其余的几个人,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


“遥远”的邻国

这也难怪,对大多数不丹人来说,中国就在身边,但又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中国和不丹,山连山,水连水,两国有长达470多公里的边界线,长期以来有着紧密的宗教、文化和经济联系。公元8世纪中叶,莲花生大师从西藏到不丹弘扬佛法,从此,藏传红帽龙派佛教成为不丹的国教。

在不丹,记者先后去了帕罗、旺地、岗帖和普纳卡等地采访,沿途所见的地貌与西藏的林芝地区极为相似,所经之地无桥不挂经幡,无山不插奉玛旗。庙宇的结构和壁画以及转经桶,民居的装饰图案等,也与中国藏民地区看不出有何不同。更让人吃惊的是,人的肤色和神态跟西藏人也相近,不丹语听起来也像藏语发音。如果不是不丹男子特有的民族服装提醒,记者都会以为自己又到了西藏。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近代以来,中不两国来往甚少,致使互不了解。不丹是迄今中国周边国家中唯一还没有同中国建交的国家。

不丹人眼中的中国符号

尽管如此,不丹仍到处可见中国的商品。除了中国产的衣服、鞋和伞,记者还在廷布几家自选商店看到了中国酒“宁夏红”和“汉堡包”棉花糖等食品。据店老板介绍,中国商品大部分是从尼泊尔进口的,小部分是马帮直接从西藏贩运过来的。据悉,两国的双边贸易额2003年达到了190万美元。不丹电视台总经理多吉去年到中国参加了亚洲国家媒体大会。他说,北京大气,上海豪华,西安古朴,成都温馨。 据多吉介绍,过去,由于不丹人普遍不富裕,到过中国的人基本上是政府官员。现在一些不丹人会去中国旅游,只是费用高些。“雷龙”商店的老板娘就抱怨“十日游”要了她1000美元。好在还有互联网和电视,知道中国的不丹人尤其是年轻人越来越多。 多吉突然问起记者对不丹的印象,记者回答,“无山不青,无水不绿,美丽宁静,民风朴实。”他说:“请把你的感觉告诉你们中国人,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不丹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