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6/


第一节:四个好兄弟

雷霆到学校的时候,冷冷清清的校园里只有杜超一个人光着膀子在蓝球场上百无聊赖的练习投蓝。那是一九九五年秋天的一个周末,雷霆毕业已经快四个月了。

这是一所省级重点中专学校,所谓重点,就是众矢之的!就在去年,这里走出的学生都还统一被国家分配到一些重点工矿企业,那可是农村人向往了几辈子的铁饭碗!今年校长早早就宣布可能要自谋职业,校长还说本校是省里的试点单位,说这句话的时候,当了十几年校长的老人家激动得语音发颤,他显然把这个看成是学校莫大的荣耀了!

老校长脸上的红晕还没退完,全校就开始罢课。而且,一停就是三天,直到教育局的局长第三次来学校现场办公的时候,才算平息,原因是那天下了场暴雨,学生没办法在操场上静坐,只好选择了坐在教室里!

这里的学生百分之七十来自农村,没有背景更没有靠山,听到这样的消息,比家里的房子着了火还心慌,再加上几个胆大的城里学生一煽动,结果学校就变成了菜市场。

要知道,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初中的时候都是一心想要跳出农门的尖子生,他们没有耐心更没有条件再去读高中考大学。三年中专读下来,几乎耗完了一个家庭的所有积蓄,还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是砸锅卖铁的!

雷霆就是这些农村学生中的一员,校长讲完话,站在操场最后面的雷霆第一个反应是两眼发黑,脑子一片空白,但所有人散尽的时候,雷霆还一个人坐在煤渣上发楞……

两年前,正在田里插秧的父亲拿到儿子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几乎是举着那张纸赤着脚跑遍了整个村子,逢人便说:“我儿子考上了,我儿子出息了!”

父亲杀了两头猪,摆了两天的酒席。这个跟田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那可是省级重点,在他的心目中,这样的学校跟清华北大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儿子上了这个学校,户口就可以农转非,毕业后就是铁饭碗,就是国家干部了!

雷霆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的父母,他更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处心积虑要上的这个重点学校,怎么就一夜之间成了改革的重点?

雷霆没有参与罢课,只是被动的卷入其中,这个在校学生会最活跃的学生干部选择了沉默。那时候,他的觉悟还没有到置个人利益而不顾,去顾全校长嘴里所谓的“民族大义”,更不会举双手去赞成这种教育改革!但他清楚一点,既然政府已经决定了,那就是无法逆转的事实,偏激的行为只能换回更糟糕的结果,搞不好档案上还会留下污点。

与雷霆持相同想法的还有农村学生赵子军与江猛,再加上公子哥杜超,他们四个是同班同学,同为学校蓝球队的四大主力,私下里都以兄弟相称。四个兄弟中间算杜超是个另类,他是这个学校最牛的人,也是学校里唯一的高干子弟,校长都要让他三分!

这个从小在农村外婆家长大的公子哥不喜欢跟城里的同学呆在一起,在他的眼里,城里的那些同学个个都是娘娘腔!而且,他从来都不提自己的父亲,直到二年级开学的时候,迂腐的校长同志才神神叨叨地在全校师生大会上有意无意的透露了这一爆炸性的背景,从那以后,杜超身边就再也不缺花枝招展的女同学了……

就冲杜超这种难能可贵的,能与劳苦大众的子弟打成一片的优秀品质,这个市委秘书长的儿子,从了四个人中当然的老大!

杜超并不愁工作,只要他愿意,这座城市就是他家的后花园,想上哪去都可以。秘书长甚至已经为儿子联系好了一所重点高校,让他继续去深造,可是杜超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想当兵,而且还想当特种兵!

早在二年级的时候,杜超就跟三个好兄弟吹过风,意思是四个人全去当兵,而且最好是在一个部队,一个连队!那时候,三个人都是笑嘻嘻地附和,没有一个人真往心里处。这也怪不得他们,那时候,他们想:再过一年就有份体面的工作了,当兵不也是为了就业吗?谁愿意逛了一圈再回来?

可这一次却不同了,全校的学生都在操场上静坐的时候,他们四个全部坐在了楼顶上的水塔下,那个地方居高临下,可以鸟瞰操场,更是可以显示出他们的高瞻远瞩和与众不同。召集人还是杜超,这是个善于捕捉机会的家伙,那天校长宣布完那个惊世骇俗的决定的时候,全校最高兴的就算杜超了,苍天有眼啊,是老天把他们的命运捆在了一起!

没有人再有意见,也没有人敢不往心里去,他们担心的问题,杜超全都拍了胸脯,这是杜超第一次以市委常委家公子的身份向三个同学承诺:第一、只要不缺胳膊少腿,身体状况良好就保证能当兵;第二、就是在部队提不了干,回家就业也不会去扫马路!

三个人都相信他,也无法不相信他!于是,毕业的时候,多数的男同学黑着脸,女同学哭哭啼啼,而这三个农村学生却是高高兴兴离开的,毕业了,就意味着离征兵越来越近了!

今天,杜超是毕业后正式召集他们三个人来合计的,因为头一天他已经在军分区的参谋长家得知征兵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而且是哪个部队来征兵,他都摸得一清二楚。

杜超家就住在学校的附近,这里就俨然是他的后花园。等到三个人都到齐的时候,已经到了中饭的时间,杜超把球衣很潇洒地搭在肩上,手一挥招呼着自己的同学们:“走吧同志们,今天中午我带你们去我舅舅的酒楼里吃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