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南京,1411 第九节 逃婚

天目飞龙 收藏 3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朱智明从见到王小柱的第一眼起,心中就情不自禁地泛起了女儿家所特有的莫名情愫,王小柱的确长得很是英俊,一米七二的个头,在这个时代算是“高人”了,身材挺拔,再加上一身得体而特有的军装,更显得英气逼人,要不是这身发达的肌肉,怎么看都象是个白面书生。 关于王小柱抢御马事件,整个京城都传得沸沸扬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朱智明从见到王小柱的第一眼起,心中就情不自禁地泛起了女儿家所特有的莫名情愫,王小柱的确长得很是英俊,一米七二的个头,在这个时代算是“高人”了,身材挺拔,再加上一身得体而特有的军装,更显得英气逼人,要不是这身发达的肌肉,怎么看都象是个白面书生。


关于王小柱抢御马事件,整个京城都传得沸沸扬扬妇孺皆知,朱智明虽然身在皇宫深闺,但也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听到这个消息时,她的第一感觉反倒挺平静,出于国家战事的角度考虑,平心而论她还是可以理解王小柱的,并且她也很想见见这个胆大包天且战功卓著的英雄人物。


朱智明这一问,王小柱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点头承认了:“不错,就是本人,所以请公主殿下以后和你手下的那帮蠢才们说说,没事别往军营里闯,会被打死的,你信不信?”。


朱智明流霞微微泛起,略带羞涩地点了点头:“当然信,你连御马都敢抢,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不过本宫还是敬佩王将军,敢作敢当,驰骋疆场横扫千军,真乃当世豪杰,我皇兄有此等忠臣良将,相信收复失土指日可待”。


王小柱被漂亮的公主这一番温柔的吹捧下来,整个人开始飘飘然地找不着北了,他侧身一让很恭敬地把咸宁公主请进了军营,然后亲自作陪里里外外地让她参观了个够,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嗯哼”,正当王小柱专心致志地充当护花使者的时候,钱江瞪着眼睛走了过来。


王小柱:“哟,兄弟来了,介绍一下,这位是咸宁公主”,然后又对着咸宁公主笑着说道:“这位是二支队长钱江,是我的兄弟”。


钱江板着个脸,对着朱智明抬了抬手,算是敬过礼了,也不搭话,只是狠狠地盯了王小柱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朱智明也是第一次见到钱江,不过对他的名字已是如雷贯耳了,常州大捷让钱江声名鹊起,而京城大捷更是将他的名气推向了顶峰,皇宫内外没有不知道的,不过眼前钱江的表现却与传说中的相去甚远,光这种态度就让朱智明从心里难以接受。


“这位就是钱将军吗?看起来好凶哦”,对于钱江的傲慢,朱智明显得有些不高兴。


王小柱望着钱江的背影,顿感有些不对,疑惑地说道:“差不多,不过他平时不这样的,今天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这脸拉的和御马差不多”。


“扑哧”一声,朱智明再次被王小柱给逗乐了,双笑留情,此时的她已经有了萌动的春意,连看王小柱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红晕。


两人在庞大的军营里慢悠悠地走着,身后跟着一大帮太监、宫女和护卫,在咸宁公主的严斥下,一大群人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耳边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从早晨一直逛到了中午,咸宁公主才在宫女的催促下离开了军营,王小柱亲自送到了营门口,然后拔脚就往回跑,他准备找钱江去问个究竟,不过等进了宿舍的时候,他的耳朵就被大力地揪住了。


语蓉提溜着王小柱的耳朵,“负心汉”、“没良心”等等词汇一个劲地往王小柱的耳朵里钻,而钱江则坐在一旁幸灾乐祸,不时地为语蓉加油呐喊,小小的屋内一时间热闹非凡。


王小柱疼得连连讨饶:“哎哟,我说你轻点儿,别这么用力啊,行不,算我求你了”。


语蓉仍然不肯放手,她气乎乎地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在台湾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还什么天长地久,海枯石烂,都见鬼去吧,你瞧你这副德性,我怎么会看上你的呢,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告诉首长,看他怎么收拾你”。


钱江则在一旁拍手叫好:“哈哈,王小柱啊王小柱,你小子也有今天哪”。


王小柱气乎乎地骂道:“妈的,我就知道是你小子搞的鬼,在背后打黑枪,回去我一定要让首长好好修理修理你,妈的,真不够意思,早知道那天老子把你也火力覆盖了”。


钱江显得满不在乎:“首长?告诉你王小柱,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首长那边你就不用操心了,倒是现在我看你怎么过语蓉这一关,语蓉啊,用力,再用点力,把他的耳朵给我揪下来,给这小子长点记性,看他下次还敢不敢泡妞了,哈哈”。


龙天在台湾的影响力太大了,他的一系列现代词汇都被这三个人原封不动地引用了,比如“见鬼去吧”、“打黑枪”、“泡妞”等等,反正只要龙天说第一遍,很快就会有人复制并流传开来。


钱江见好就收,很快就乐呵呵地退了出去,屋内只剩下了这一对情侣冤家,都说女人的耳根子软,经过王小柱好一番解释,还有软磨硬泡甚至是指天发誓后,语蓉这才松开了手,一股冲天而起的醋意慢慢地消退了下去。


“唉,母老虎”,王小柱揉着已经被揪得发麻的耳朵小声地咕哝了一声。


语蓉秀目一瞪:“你说什么?”。


王小柱立时没了脾气,他笑容满面地靠近了语蓉:“没,没,没说什么,我说我爱你,嘿嘿”,边说边向语蓉张开了双手,语蓉打了几下之后就由着他搂进了怀中。


这场由咸宁公主引发的争风吃醋事件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不过很快又风云再起,王小柱这回惹上了大麻烦。


咸宁公主回宫后,不时地会在朱高炽面前有意无意地提起王小柱,而且极力为他的抢御马事件开脱,朱高炽也是过来人,很快就从中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春情,于是便作了一番周密的安排,在得知王小柱尚未娶亲之后,一道诏书下到了军营里,放在了姜海的办公桌上。


“妈的,警卫班,去,把王小柱给我揪回来”,姜海一拍桌子骂了起来。


这道公主下嫁的诏书直接下到了武警指挥部里,这个时候的王小柱还在城外与倭军周旋,打了几次小仗,虽然规模很小,不过却是斩获颇丰,击毙了数千鬼子,要不是因为弹药不足,他早就率军直接踏进倭军的中军大帐里了,和钱江一样,这也是一个天老大、龙天老二、他老三的楞种。


“报告”,王小柱乐呵呵地跑了进来。


“妈的,王小柱啊王小柱,你到京城是来干什么的?啊?你自己看看吧,我都不想说你了,这事要让首长知道了,你就等着挨处分吧,他妈的,气死我了”,姜海抓起诏书直接扔给了王小柱。


“啊?”,王小柱看完后目瞪口呆。


朱高炽亲自做媒将咸宁公主下嫁给王小柱,并封他为驸马都尉,赐驸马宅弟一座,择良日吉日奉旨成婚。


“啊什么啊?瞧你干的好事,真没看出来,你小子给我玩了出明修‘贱’道,暗渡陈仓的把戏”,听得出来,姜海的文化也是在军营里突击出来的。


“嘿嘿,老大,是‘栈’道,不是‘贱’道”,王小柱连忙为姜海修正过来。


“怦”,姜海一拍桌子,把王小柱吓了一大跳。


姜海:“驸马爷,要不要我给你磕头谢恩啊?”。


“别,别,老大,这都是误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这样的”,王小柱一急连连摆手。


姜海:“误会?圣旨都摆在这儿了,还有误会?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这事我不管了,按照首长说的那什么‘婚姻自由’,你的事情你自己去搞定,我懒得理你”。


两人正说话间,语蓉恰在此时拿着电报走了进来,一见王小柱,她立即怒气冲天,娇斥一声后又一次揪住了王小柱的耳朵,粉拳不停地捶打在王小柱的身上,一边打还一边哭,泪流满面的样子显得万分委屈。


“怦”,姜海终于忍不住又一次拍响了桌子。


姜海:“够了,你们当我这儿是什么地方?哎对了,语蓉啊,他王小柱结婚你凑哪门子热闹?”,火气发了一半姜海突然发觉情况不对,他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两人的恋爱关系。


语蓉气乎乎地跑了出去,哭声一阵接一阵地传入姜海的耳朵,待静心一想后,姜海终于明白过来了,当然姜海明白过来,他王小柱就更受罪了,屁股上已经被姜海重重地踹了三脚了。


“老大,你得帮帮我啊,我可不想做什么驸马啊,你帮我退了它吧,算我求你了老大,行不?”,王小柱心里也是非常委屈。


姜海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来,圣旨已下覆水难收了,皇上是金口玉言,即使说错那也是听的人听错了,皇上怎么会有错呢?圣旨都下了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如果违抗的话,这性质比抢御马还严重,这是不拿皇上当干部啊。


“这样,这事我看还得请示首长,你看呢?”,姜海也是一筹莫展,情急之下想到踢皮球了。


王小柱连连摆手:“别,别,别,要让首长知道了,还指不定会怎么想呢,说不定首长会以为我在京城贪图荣华富贵,忘记军人职责了呢”。


姜海深吸了一口气,感觉非常棘手,在来回踱了好大工夫之后,终于眉头一展计上心头:“这样吧,要不你先到外面去躲一阵子再说,先把婚期给拖一拖,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再想办法退了它,人家问起来我就说派你上前线了,这样大家都能理解,怎么样?”。


王小柱挂着个苦瓜脸,无奈地点点头:“也只好如此了,不过这到处都在打仗,你让我躲哪儿去啊?而且既然是上前线,我总得和部队在一起吧?”。


姜海脸色一沉:“想得美,这万一泄露出去,别说是你,连我都得受牵连,我看这样,过两天台湾的补给就要到京了,我把你塞进弹药箱里,然后派人悄悄地送你回台湾,怎么样?”。


王小柱思量了好半天之后,才无奈地点点头:“也只好这样了,不过老大你可不能出卖我啊,万一首长追究下来,定我个临阵脱逃,那可是要枪毙的,这样,你估摸着我差不多上船了,你再给首长发个电报,替我美言几句,行吧?求你了老大”。


姜海忙不迭地点头称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在指挥部里密谋着逃婚事宜,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对于此时的王小柱来说,躲到台湾才是最安全也是最保险的,天塌下来自有龙天顶着。


六月初五,侦察大队长李富贵亲自押运着一百余车弹药进了京城,当他带着媚笑请示姜海能否留下参战的时候,姜海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且大手一挥给了他一个美差,三支队代理支队长,差点没把李富贵乐得笑掉大牙,他随行的侦察二中队也留了下来,而此时,王小柱躲进了狭小的弹药箱,由他的警卫班护送他出了京城,一行人走陆路进入福建,然后从泉州登上了回台湾的海船。


“妈的,便宜李富贵这小子了”,王小柱钻了出来,活动着浑身发麻的筋骨。


李富贵此行并没有走刘家港至京城这条路线,而是从台湾出发,船队停靠在泉州港,走陆路从福建过浙江走到京城,此行关系重大,所携带的弹药过多,所以出于安全的考虑,龙天临时改变了运输路线,并且让侦察二中队负责押运。


“不对啊,难道是王小柱出事了?怎么好端端地会让李富贵去带三支队了?”,接到姜海的电报之后,龙天一时间也没有想明白。


上官云薇接过了电报:“首长,姜首长不是说已经派王小柱深入敌后侦察了吗?”。


龙天的眼珠子骨碌一转,顿时恍然大悟:“姜海这小子长进了啊,知道跟我玩弯弯绕子了,深入敌后?他们哪有什么敌后,敌前都应付不过来呢,再说了要侦察怎么轮也轮不到王小柱亲自出马啊,耍滑头。”


上官云薇笑了笑:“那你认为王小柱去哪儿了?”。


龙天沉吟了片刻之后拍了一下桌子,非常肯定地说道:“在回台湾的路上,怕我处分他,所以和姜海串通一气,给我来了个先斩后奏”。


上官云薇有些不相信,“回台湾?不会吧,为什么要回来呢?”。


龙天:“一定是干了比抢御马更严重的事,在京城那边混不下去了,所以无奈之下才回来的,姜海也真是的,我还信不过自己的兵吗?回来就回来吧,正好这边也需要有个人替我分担一下工作”。


出京城之后,王小柱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的,带惯了兵,突然一下子离开了部队,这比杀了他还难过,不过等回台湾之后,王小柱的态度很快又变了,他非常庆幸此次逃婚之举,要不然他可就少了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了。


朱高炽金口一开,咸宁公主开始了无限美好而又饱含羞涩的等待,不过令她失望的是王小柱却人间蒸发了,三支队已经换了人,寻遍了整个京城也不见王小柱的下落,每次询问,姜海总是以“上了前线,战事吃紧”为借口,然后就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咸宁公主虽然非常失望,不过无论是周围的亲朋好友还是她的皇兄朱高炽,似乎都能理解王小柱的“忠君爱国”之举,婚期当然无限期地拖延了下来,直到有一天她出现在台湾为止。


弹药补给一到,整个武警部队立即忙碌起来,姜海踌躇满志,一份接一份的作战方案摆到了办公桌上,他毫不犹豫地大笔一挥,如数签发了下去。


姜海的字是非常值钱的,每签发一次,必然会带走数千条鬼子的性命,二支队、三支队、神机营、五军营、三千营,十几万将士频频出击,忽东忽西,忽南忽北,将二十几万鬼子打得焦头烂额,接连收复了庐州、镇江、扬州和滁州等重要城池,战线一直往北推进,锋芒直抵中都城下。


“怪事,是不是太容易了点?”,姜海有些不相信桌上摆着的战情通报。


不光是姜海有这种怀疑,钱江和李富贵也一直都非常纳闷,敌人往往一触即溃,武警部队打到哪里,哪里的鬼子就望风而逃,虽然斩获不小,不过却一直找不到倭军的主力决战,倭军的打法与从前截然相反,能放弃的城池都放弃了,很多时候姜海甚至怀疑鬼子要投降了。


“电告姜海,部队暂时停止前进,情况不对啊,小鬼子肯定有阴谋,小心中了敌人的圈套”,龙天的桌上摆了一大堆捷报,与姜海一样,他也产生了极大怀疑。


龙天随手翻看了一下战情通报,再对照一下地图,心中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目前的战局是极不正常的,所以在无法侦知敌人意图的情况下,稳打稳扎是最妥当的,小心驶得万年船,龙天与姜海的想法不谋而合。


“足利义持到底想干什么呢?”,这个问题龙天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一直理不出个头绪来。


六月二十一日,正当龙天还在办公室里埋头苦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小声的嘀咕。


“进来吧,王支队长,要不要我亲自出来迎接啊?”,龙天抿着嘴巴笑了笑,然后又板起了脸孔,看得上官云薇窃笑不止。


门外伸进来一个脑袋,这张脸上挂着如花般的媚笑,见龙天的情绪不对,王小柱耷拉着脑袋很小心地走了进来,完全没有了平时大大咧咧的风范。


“嘿嘿,首长好”,王小柱啪一个立正敬礼。


“嗯”,龙天没有回礼,仍旧冷眼相看。


王小柱很小心地凑到了龙天跟前,试图从办公桌上一大堆的电报中找到姜海替他开脱的“艳电”,可惜,没找着,心中顿感大事不妙。


“首长,姜老大跟你说过了吧?”,王小柱弱弱地问道。


龙天眼皮子一抬:“姜海?说什么?”。


王小柱一惊:“关于我回台湾的事呀”。


龙天:“你回台湾?姜海没提起过啊,你找找,这些电报都摆在这儿呢,没有关于你的事啊”。


王小柱立即变了副苦瓜脸,看着龙天严肃的表情,感觉后背冷嗖嗖的。


上官云薇强忍着笑,把头低了下去,胸脯在剧烈地起伏着,她被龙天演的这出戏逗乐了。


“哎,对了,我差点忘了,王小柱,你不是应该呆在京城的吗?回来干什么?怎么,难道仗打完了?你的部队回来了吗?”,龙天还在继续拿王小柱寻开心。


姜海虽然满口答应替王小柱美言几句,不过京城战端一开竟然把这茬给忘了,要不是龙天早就猜到了七八分,对于王小柱的突然出现,龙天也会感到非常意外的。


王小柱都快哭出来了,连声音都带着颤抖,说话也变得不利索了,“首,首,首长,是,是这样的,我,我,我。。。。。。”,王小柱我了半天也说出不个所以然来,头上的汗更是一个劲地往外冒,两条腿开始有些晃动了。


“嘻嘻。。。。。。”,上官云薇终于忍不住了,她捂着樱桃小嘴,略有些丰韵的身体在小幅度地抖动着。


见上官云薇穿帮了,龙天也笑得前俯后仰,只有王小柱苦着个脸,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首长,别为难他了吧,王支队长也不容易”,上官云薇开口替王小柱求情了。


龙天终于止住了笑容,看着王小柱一副窘迫的样子,又有些忍俊不禁,“说吧,你小子这回又抢了人家皇帝什么东西了?”。


王小柱弱弱地说道:“没有,除了御马之外,我再也没抢过别的东西了,只是,只是那皇帝老儿不知道看上我哪点好,非要把他的妹妹嫁给我,所以,所以。。。。。。”。


“什么?”,龙天张大了嘴巴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他上上下下地把王小柱打量了一番,恍然大悟地说道:“哦,原来你抢了人家的公主啊,哎哟,这事可闹大了,难怪你要跑路了”。


王小柱连连摆手否认:“首长,不是这样的,我可没抢,也不敢抢,是皇帝硬塞给我的,我和姜老大商量了半天,他让我回台湾躲一阵子再说,首长,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龙天摇摇头,非常诚恳地说道:“可能是姜海事务太多,把你的事给忘了吧,你小子有福气啊,连公主都看上你了,好眼光,不过王小柱,你放着驸马爷不当,非要跑到我这儿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听龙天一席话,王小柱这才放松了下来,“首长,我可不稀罕什么驸马爷,只要能跟着首长,死都值得,不过首长,这事您先替我保密行吗?万一被皇上知道了,他又该大发淫威没事找事了”。


龙天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王小柱的请求,王小柱这才如释重负,开始有条有理地把结识咸宁公主的经过说了出来。


听到咸宁公主的时候,上官云薇的脸色微微地变了变,朝着王小柱说道:“咸宁公主是个不错的姑娘,年青漂亮又有才学,既然钟情于你,而且又有皇媒,你答应便是了,再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个家了,听首长说你自小父母双亡,是放羊娃出身的,为什么不愿意娶公主呢?”。


王小柱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个,这个,你还是去问语蓉吧”。


“语蓉?”,龙天和上官云薇异口同声地说道。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小子早就和语蓉珠胎暗结了呀,不错不错,你小子有眼光,小薇啊,难道这事你一点儿也不知道吗?”,龙天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上官云薇依旧一脸茫然,“不知道啊,她从来就没有提起过”。


王小柱张大了嘴巴:“啊?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反正既然都说出来了,我也不想再隐瞒了,我和语蓉是在谈恋爱,不但是我,还有钱江和语晴”,王小柱把钱江的事也扯出来了。


龙天顺势把钱江也夸了一番,当然还包括上官云薇,毕竟语蓉和语晴都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不过上官云薇却不领情,她的心情开始变得有些抑郁,脸色也随之灰暗了下来。


“小薇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她们都大了,该放手时就放手吧,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相信你也能理解的,还有,王小柱和钱江都是不错的人才,我了解他们两个,语蓉和语晴跟着他们会幸福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打包票,如果将来他们辜负了你的期望,我绝不轻饶他们,怎么样,王小柱,保证一个吧”,龙天说得意味深长。


王小柱啪一个立正:“是,我以武警战士的荣誉保证,我会好好对待语蓉,此生永不变心,还有,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替钱江保证”。


“好好好,这就行了,小薇,这下该放心了吧?武警的荣誉,这就是一个武警战士最崇高的情怀”,龙天看着上官云薇说道。


上官云薇点了点头,脸上浮起了一丝很勉强的笑容。


龙天:“这样,王小柱,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亲自为你们作证婚人,替你和钱江操办婚礼,不过,我希望你们带着荣誉和军功章走进婚姻的殿堂,明白吗?”。


王小柱敬了个礼,大声说道:“是,谢谢首长”。


有了龙天的宽容和保证,王小柱彻底放下了心事,根据龙天的安排,王小柱开始在总队军营训练三千预备役部队,这方面他有经验,他的三支队就是从预备役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不过龙天暂时不想增加部队序列,这三千人他准备留给已从南洋踏上返程的第一支队,南洋一战,第一支队伤亡过半,急需兵员补充,一旦第一支队从南洋凯旋归来,龙天将有大用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