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6/


这座城市最豪华的酒楼里,杜超要了一桌子的菜和一打啤酒。三个土包子正襟危坐,在焦急而又无奈地等着杜大公子开口。杜超对几个人的疑问不理不答,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自个儿开了啤酒慢悠悠地灌下了大半瓶,然后才咂咂嘴笑道:“今年的机会好啊,一个王牌部队的坦克师,一个武警部队的机动支队,这两个部队在我们地区有两百多个名额!”

江猛皱紧眉头瓮声瓮气地说道:“说老实话,我还是喜欢当炮兵!”

杜超差点没被一口啤酒呛着,放下酒瓶就骂道:“你懂个屁?炮兵部队有什么好?那炮弹死沉的,一不小心炸了膛,你狗的就要挂到树上去!”

赵子军笑道:“猛哥才不想打炮呐,他是想去炮兵部队当炊事班长!”

“炊事班长有什么不好?没危险,吃得好,还能学到技术,退伍回来还能开个餐馆当老板!”江猛说道。

“赵子军就不是什么好鸟,人家是说你戴绿帽子,背黑锅,看别人打炮!”雷霆捂着肚子狂笑道。

江猛出生武术世家,可是人不如其名,整天蔫头搭脑的,个不高也不壮,但脱了衣服,全身都是精巴肉!平常看着老实木讷,如果真要动起手来,这三个人高马大的同学加一块还不够他三拳两脚的。听完雷霆的解释,江猛一把捏住赵子军的胳膊,赵子军痛得嘴都咧到耳朵后面了,差点儿没跪下来求饶。

杜超等他们俩闹完了,然后给三位好友满上酒,继续说道:“我问过军分区的几个干部,他们都建议我去坦克师,因为那个坦克师所在的王牌军有一支特种部队,那可是老美101空降师都服的部队!他们每年都会挑选一些尖子兵,当了特种兵,同志们就算活出头了!”

雷霆说道:“据我所知,特种兵都是百里挑一的,我们四个都被挑上,那种概率几乎为零!到时候选不上,你老爸官再大也是鞭长莫及,恐怕也没人理他!”

江猛来了劲:“说老实话,咱四个要是有一个人会被挑上,那肯定就是我了!特种兵不是能打吗?咱现在就敢跟他们对着干!”

杜超很不服气地说:“卵!光能打管屁用?没看到军训时候你打枪的那傻样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会,两只眼睛瞪得跟牛卵子一样,拿起枪就瞎突突,谁敢要你?你还是老老实实跟在我们后面当厨子,哥几个亏待不了你!”

江猛傻呵呵地笑,这个家伙不太爱讲话,但冷不丁会有些惊人的言论,不过,只要有人把他给抵到墙角,他就没话了!

赵子军也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基本上唯杜超马首是瞻,在他看来,杜超是个神通广大的家伙,他说什么肯定错不了!

三个人中间,杜超最烦也最欣赏的就是雷霆了,因为雷霆比较话多,又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长,看起来很有主见,凡事又爱追根究底。杜超其实不太耐烦跟雷霆讲话,因为在雷霆面前,他总是讨不了好,要不是另外两个坚定地站在他这边,他也成不了这几个人的核心。

果然,雷霆又开始摆自己的道理了:“我这几个月在家里专门研究了各兵种,野战部队基本上都驻扎在荒郊野外比较偏僻的地方,坦克兵多数都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那地方与世隔绝,几年大头兵回来啥也不懂;武警大部分是内卫部队,驻扎在城市里,就是留不了部队,退伍回来起码还能跟得上时代!”

雷霆话一讲完,赵子军就附和道:“说得也是哦!”

“是个卵!当兵又不是去享福!我怎么发现你们几个动机都不纯呢?当兵不就是为了吃苦受罪?就冲你们这想法,搞不好政审都过不了!”杜超没好气地说道。

雷霆是那种嘴巴比脑袋转得快的人,刚才那席话也是想当然地,多半是为了表明自己有主见。其实,雷霆对部队也没什么概念,而且兵好兵坏,自己也左右不了,这下,看到杜超义正词严的样子,还要给他上纲上线,心里没底的雷霆也就无力辩驳,只好选择了沉默。

雷霆都不说话了,杜超自然是有点得意,举起手中的啤酒晃了晃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吃完饭回去就分头准备,过几天征兵的干部就要来了,有什么消息我再通知你们,到时候搞不好还要再聚一下!”

几个好朋友吃吃喝喝闹了一下午,临走前,晃晃悠悠的杜超又再提醒道:“今天到入伍前,算是大家最后一次喝酒,回家后都不能喝了,万一酒高了,跟人打架就玩完了!另外,有什么毛病赶紧去看,赵子军的包皮那么长,抓紧时间切掉!”

赵子军脸红到脖子根,慌慌张张地抬头四下看了看,轻声抱怨道:“体检的时候还要看包皮啊?这不是扯淡吗?”

杜超一本正经地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反正身上哪个地方不对劲就赶紧去治!万一人家真要看你那玩意儿,到时候再去割就晚了!”

“还有,还有!”杜超继续说道:“你们家里的那些农活也不要干了,免得到时候不小心伤了哪里!”

几个好朋友,各怀心思地散了伙。杜超径直去了市政府大楼,他打算跟自己的父亲好好再聊一聊,如果父亲不帮忙,他夸下的这些海口,就没办法兑现了。

一身酒气的杜超在市政府门口被门卫挡了下来,半个小时后,杜秘书长的电话打到了门卫室,杜超拿起电话就听到父亲在斥责:“我不是跟你说过有事打电话吗?你跑到市政府来干什么?”

杜超楞了一下才硬着头皮说道:“爸爸,晚上您有时间吗?我想找您谈谈!”

秘书长在那边有点不耐烦地回应:“当兵的事情就免谈,我晚上还有应酬!”

杜超哭丧着脸说:“爸!我们好久没有聊了,您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吗?”

秘书长在那边沉默了半天,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晚上你回家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