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事件發生後,德國媒體拋出了大量醜化中國的不實報道,有的甚至張冠李戴,將其他國家警察用棍棒驅散示威者的照片也說成是在西藏發生的。“這完全是歇斯底裏。這種片面和帶著偏見的報道對中國是不公正的。”一位沒有機會在德國報紙上發表自己獨立見解的德國作家在接受本網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伯恩哈德·甘特爾是德國作家協會、國際筆會和德國記者聯盟的成員。西藏事件發生後,他看見德國媒體一邊倒的片面報道後非常生氣,數次試圖向報紙投稿表達自己的獨立見解,但稿件均未被采用。無奈之下,他將文章發表在了自己的網站上。

在這篇題為“針對中國的歇斯底裏”的文章中,甘特爾說,近些天來他一直在跟蹤德國媒體有關中國西藏的報道,這些報道全然忘記了美國等西方國家在過去幾十年中發動的戰爭以及德國社會自身還存在的踐踏人權和新聞自由的現象。作為一個德國人,他想告訴中國人:“目前在德國,人們為所謂的新聞自由流下了很多憤怒的眼淚。”

3月28日,家住慕尼黑的甘特爾接受了記者的電話采訪。

記者:請問您怎麽評價最近一段時間德國媒體對西藏事件的報道?

甘特爾:德國媒體對這件事的報道是非常片面的,對中國是不公正的。說其片面是因為現在德國盛行一種對中國的歇斯底裏癥,媒體關於中國的報道全是負面的。我認為這樣做完全是錯誤的。

記者:為什麽這麽多德國媒體都犯同樣的錯誤,比如說將尼泊爾警察用棍棒驅散示威者的照片也說成是在西藏發生的?

甘特爾:我認為這裏的主流媒體並非自稱的那樣在政治上保持獨立。實際上,在西藏事件發生之前,德國媒體已經對中國進行了很多負面和不公正的報道。德國汽油漲價時,報紙說,是中國大量進口石油把油價擡高了。德國牛奶和黃油價格上揚時,媒體又說,這是中國人大量購進牛奶的結果。德國民眾並不太了解情況,不少人是主流媒體說什麽,他們也人雲亦雲。總之,盡管是胡編亂造,媒體仍總是想在大眾面前為德國自身的問題尋找替罪羊,我認為這是德國媒體片面報道中國的一個根本原因。

記者:那您是否認為德國媒體對中國存在偏見?

甘特爾:德國媒體對中國的確存在偏見,其他歐洲國家媒體對中國也有偏見,但我是德國人,首先要批評自己的國家。德國媒體目前對中國有偏見,原因是德國人目前害怕中國。中國現在很強大,特別是在經濟上。這就引起了一些妒忌。德國媒體說很多德國公司把生產線遷到中國去了,這就自然在民眾中引發了對中國的一種抵觸情緒。而有人則樂見這種情緒。我認為政客們和政治上並非獨立的德國媒體就樂見這種情緒。

我本人總是願意暢所欲言,希望盡己所能促進德中雙方互相接近和了解。但是德國目前存在著媒體封殺某些涉華言論的情況。我曾給德國報紙寄去了數篇文章,但這些文章沒有一篇被發表。我們在德國有所謂的新聞自由,我想寫什麽就可以寫什麽,但就是見不了報,因為人家認為我的觀點不合適。報紙不願意登不同的聲音,人家要的是政界和主流媒體想要登的東西,而這卻是片面的,對中國來說,這是不公正的!

記者:您在網上的文章中說,世界各民族在交往過程中應該避免歇斯底裏。怎麽能做到這一點,媒體應該怎麽做?

甘特爾:如果人們願意相互了解和接近,就應該平心靜氣地坐下來交流,同時應該能聽進去不同的聲音。特別是能接觸廣大受眾的主流媒體,更應該呼籲克制和鎮靜,而不是去片面地報道,去說什麽要抵制奧運會。這是在幹什麽?能解決問題嗎?現在這裏泛濫的是歇斯底裏,一種愚昧無知的歇斯底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