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一阵破帛样的呼啸声中,连续的数枚炮弹轰然而下,接连炸起大片浓烟烈火。在短暂的停歇之后,日军第5独立旅团又开始向着空降45师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各种口径的轻重火炮开始了进攻前的火力准备,排山倒海样的炮弹带着瘆人的尖啸从天而落,狠狠地砸在空降兵们的防线上,四下里完全被覆盖在一片火海之中。雨点样的炮弹在破空的呜鸣声中,轰然而下。日军似乎想是用这地动山摇般的炮击将他们面前的那些中国人炸得无影无踪。

“怕不怕”8连长-赵有亮笑问这面色惨白的小通讯兵“是不是比你那战争大片上精彩的多”

-轰-轰-轰-接连炸响的炮火硬是将储有春回答的声音给堵了回去。

日军的炮火越来越猛烈了,就连赵有亮都不得不双手掩耳、张大嘴巴埋头忍受着那惊天动地的巨响对耳膜的不断冲击。

“是不是很害怕”上尉扯着嗓子吼道,他见到年轻的下士正蜷缩着身子,微微的哆嗦着。

“要是害怕就喊出来,喊出来就好多了”劈头盖脸落下来的大块小块的土坷垃几乎的将散兵坑中的两个人活埋在其中。

汹涌的火光冲天而起,破碎的弹片欢快的飞舞在夜空下,空气中充斥着呛人的火药味。大地就如同被狠劲敲打的鼓面一样,剧烈的颤抖着。

“怕你就喊出声来,别憋着,没人会嘲笑你的!”连长狠劲的摇晃着目光有些迷茫发痴的通讯兵“你他妈的给我喊出声来!”

下士的眼神依然是涣散着,猛烈的大口径炮火覆盖让这个还很年轻的孩子的心理有些受到了伤害,战争的残酷让他多少有点一时接受不了。

赵有亮使劲的抽了下士两记大耳刮,半昏沉中的储有春才稍微的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地动山摇的爆炸声中,隐约着低沉的哭泣声,就像一只受伤的狼崽子的哀鸣。

“是不是好多了!”上尉拍了拍泪眼婆娑的储有春“瞧瞧你,哭的就像个小狼崽子似的,泪水都把满脸的迷彩给冲花了。”

“嗯,不怕了!”下士有些不好意思的破涕为笑“连长,我是不是丢人啊!”

上尉抬起手,帮通讯兵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有什么好丢人的。谁会不怕?这炮火连天的,又不是在放鞭炮。以后就会好多了”

储有春点点头,胡乱的擦去眼角的泪水

“这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其实是屁话,炮兵是什么?战争之神啊,不管老兵还是新兵蛋子,没人不怕炮的,一发下来,什么都没了”赵有亮趁着这空档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初上战场没有人不害怕的,听到炮声就哆嗦是正常的。时间久了你就习惯了”

“这战场上,你要越怕死,就偏偏死的越快。要是冲锋的时候你软蛋了,你就等死吧。敌人会用炮火打纵深,操,那玩意基本上都是一炸一大片,要是用空爆弹,更是把人炸成了筛子样!”上尉喷着烟雾,给一脸茫然的新兵蛋子讲着常识“这防守阵地的时候,就靠躲,靠运气了。要是在树林子里打防守那就危险了,那些装了瞬发引信的炮弹忒灵敏,碰到一根头发丝都会爆炸,在树林子里简直就是空爆弹的效果,你躲都没法子躲。”

“连长,是不是听炮弹破空的尖啸就可以听躲炮,要是很尖利的声音就说明炮弹会掉很近,要是很沉闷就说明会很远!”小通讯兵满脸崇拜地看着抽着烟的连长。老鸟就是老鸟,说起战场上的什么常识起来,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呵呵,书看多了吧!”赵有亮上尉笑着说到“那是迫击炮,那玩意打近战还好。可现在,各国军队一上来都是大口径的榴弹炮,加农炮都少用了。像咱们师炮兵连的105毫米榴都是小口径了,122毫米,155毫米,我操,那都是大口径的重炮,还有203毫米榴,一发炮弹下来,半个操场都被炸成一片火海!”

“你说的听炮弹声,除非是听迫击炮,像这些大口径的榴弹炮是根本听不到什么的”

“连长,那是不是小鬼子的炮很厉害,听这巨响,真让人有些毛骨悚然,震的我胸口一阵阵的沉闷发痛!”储有春吐了吐舌头,笑着说

上尉狠狠的吸了两口烟“屁,就小鬼子这玩意,要说炮兵还是咱们的炮最厉害。听师里的那些家伙说像38军、54军这样的陆军重装部队的炮兵打起炮来,啧啧,那才叫地动山摇呢”

“那炮弹炸出的就跟堵火墙一样,一米一米的向前推进,然后再耕犁回来,反复几次,操,最后才是延伸,等部队冲上去的时候,敌人都被炸了个七七八八了!”赵有亮兴致盎然的说到“陆军的那些炮兵兄弟什么鸟花样都玩。比如说把炮火延伸过去,敌人会以为步兵快要进攻了,就会从掩体进入阵地。而这个时候,按照原先的坐标,延伸的炮火突然收回来,直接砸在敌人的阵地上,咳,那才叫一个厉害呢!”

掩体外,一枚枚炮弹如同雨点样从远处抛洒过来,而后轰然化作一团硝烟烈火。一道道烟柱笔直的矗立在夜空下,暗黑的天幕都被这漫天炮火给渲染成一片火红。

“连长,敌人的炮击停了”储有春推了推正讲的口沫横飞的上尉

“哦,狗日的准备上来了”赵有亮上尉扔掉手中的烟蒂,歪着脑袋架好枪。

日军第5旅团攻击的锋线气势汹汹的压了上来,各种口径的轻重武器对着空降兵的方向上就是一阵疯狂的扫射,尾随在战车后的步兵们高呼着‘曼赛’冲了上来。

一连数十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擦着地皮呼啸而后,直接的扑进日军的进攻锋线之中,将那一辆辆装甲车炸成一条燃烧着的火线。

成堆的日军战车轰鸣着撞开燃烧着的己方车辆残骸,冲了上来。74式105毫米坦克炮对着中国军队的防线猛烈的轰击着。

十余辆89式步兵战车从侧翼冲了过来,35毫米机炮疯狂的扫射着空降兵的阵地。

8连的正面至少面对这日军两个机步连的步兵冲击。狂暴的机炮火力几乎压得空降兵们抬不起头来,接连而来的坦克直瞄炮火打得又刁又狠。爆炸的烟云一朵接着一朵。

一排排炮弹轰然砸了下来,日军疯狂的进攻队伍为之一震,绵密而开的爆炸气浪将一辆辆横冲直撞的高机动车掀翻出去,揉成一堆破烂的金属。这是来自空降45师炮兵连的105毫米榴。日军反击的炮火很快而来,拼命压制着纵深的中国火炮。

“上,上,上”赵有亮上尉冲着不远处的散兵坑招招手,两个身影快速的窜了出去。几辆正在展开攻击架势的89式步兵战车注意到了这两个冲出来的空降兵,轻重机枪火力掉转过来,一路追着空降兵的脚后跟扫了过去。7.62毫米机枪弹壳哗啦啦的直落下来。

转过炮塔的35毫米毫米机炮疯狂的将炮弹泼洒了出去,打急红了眼的日本人也顾不得弹链上的炮弹是次口径脱壳穿甲弹,只是疯狂的扫射了出来。

一个空降兵连续的被击中,两枚12.7毫米重机枪弹破开了他的防弹衣,将柔弱的胸膛绞得稀烂,飞溅的血花中,英雄颓然而倒,一通狂扫而来的次口径穿甲弹将失去生命的身体撕扯成碎片,只剩下一阵漫天的血雾中。

“狗日的,我操你姥姥”另一个空降兵怒吼着扛起提着的炸车底飞雷,粗略瞄准后,扣动扳机。一阵火光闪动,14枚雷体呼啸而出。落地的炸车底飞雷在日军战车锋线前形成了一条稀落的反坦克雷场。

-轰-一辆89式步兵战车在一团浓烟中嘎然而停,燃起一团烟火。紧接着又是一辆高机动车被直接的炸成碎片。日军的战车全停下了推进的步伐,绕过雷场,继续向前进攻。

不要小看了那种外形酷似40火的炸车底飞雷,正是这种看似简单的武器使得中国的步兵单位都能够从容的具有自己的反坦克地雷装置,而无需炮兵或者航空布洒。而且这种武器的最大好处在于可以随时进行散布,即便是在交火的时候。

“小心”看着火光中鱼跃躲避着日军机枪火力追杀的战友,储有春尖声的喊道

一条火链横扫着从那个空降兵的身体上横扫而过,拦腰将人切断成两截。还未断气的空降兵喃喃着喘着气,生命随着喷涌而出的鲜血迅速的流逝着。他奶奶的,还真他妈的疼,方孝儒那老爷子被腰斩大概就是这个滋味吧。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上来,是一辆正在转动着机枪扫射着的高机动车。断成两截的空降兵模糊着最后意识,歪头咬下了肩头挂着的手雷。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爆炸声,一团火光中,英雄化成了永恒。

趴在散兵坑沿的下士在目睹了战友的壮烈牺牲之后,战争的残酷已经不再使得他恐惧,或许他已经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而战。正如连长所说的那样,为自己,为身边的兄弟而战斗,只有杀光敌人,自己和自己身边的这些战友才能活下去。

漫天的炮火让四下里变得燥热起来,空气里也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但这似乎并没有使得下士感到恐惧,储有春抵着枪,射出了他在这场战争中的第一发子弹。

一个短点。不远处的一个日军士兵愣了愣,因为他看到几枚子弹嗖嗖的从他的脚边打过,扬起一团沙尘,谁都会感到恐惧的。

我操,没打中,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储有春感觉到自己已经就如同连长那样的对战争习以为然了。重新瞄准,扣动扳机。95式步枪的二道火看上去那样的清晰。

那个依然楞在那里的日本人没有再走运,三发5.8毫米子弹接连而来,在他的胸膛上穿出三个血窟窿。

-噗通-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跪倒下来的日本人喉头动了动,栽倒在地,一阵阵的抽搐着。

我杀了一个人,就在刚才杀了一个人,下士的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但很快的他便又瞄准着下一个目标,也许战争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所谓的真谛便是杀人与被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