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汉子 南疆汉子 第三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底下传来了一阵接一阵喊号子的声音,同时伴随的,还有重物在铁轨上移动的沉闷的唔唔声,哥几个手中的枪,也慢慢地举了起来。一会儿,三个猴子的脑袋冒了出来,他们一个个光着上身,一边喊着号子,一边用绳子用力拉着重炮。接着,又是三个猴子的脑袋,妈的,他们看起来,对做这事情已经很熟练了,摆明了是前面六个人分成两拔在拉,后面几个人在推呢,要不是这洞口窄了一点儿,他们也就不用费这么大劲儿了。大个子高兴得很,果然,这批猴子们的身上,并没有带武器,全是光着上身,拼命地在拉绳子,步枪背在身上,累赘得很,他们当然要放在洞里了。

一会儿时间,重物移动的声音越来越响,一个炮身露了出来,猴子们想得周道,把炮压得低低的,从后面拉,方便一些。看那些个猴子,脸上满是汗水,圆睁着眼睛,喊得喉咙都快哑了,那可是重炮啊,非累死这些个猴子。一会儿,整个炮管也露出来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猴子们总算是把这门大炮给拉到平台上去了,瞧那些猴子,一个个个头也不小,跟以前哥几个常见的那种黑黑瘦瘦的猴子有些儿不一样,精挑细选出来拉大炮干苦力的,看他们身上的肌肉,好象不是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国家里面的人,硬梆梆的,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泛着油光呢。

等大炮全部出来以后,大个子发现,总共只有十个人,六个前面拉炮,四个在后面推,是不是还有人呢,大个子不敢肯定,他尽量放慢速度,轻轻地举起了冲锋枪,对准了猴子们,在茂密的树叶的掩护下,猴子们现在都还没有发现他们两个,好机会,大个子已经准备着开、枪了。

下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大个子一惊,原来紧绷着的手指微微松开了一下,妈的,下面还有人,幸好早点儿发现了。不一会儿,下面又钻出了两个猴子,扛着大炮的支架,哼哼哎哎地往上走,那玩意儿可不轻,压得猴子们嘶牙咧嘴的。好不容易把支架扛上来放在地上之后,那两个家伙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起粗气来。其余的十个猴子,也一边用手擦汗,一边坐在地上休息一下。大个子没有发现炮弹,估计他们是要恢复体力了之后,再去扛炮弹来的,反正就打一两发,随时可以到下面去取的。

一个猴子摸了摸口袋,好象是在找烟,可是没有找到,他啜吧了一下嘴巴,遗憾地摇了摇头,头无意间转向了巨石边上的那几颗小松树。忽然,他的眼睛一下子定住了,满脸的不可思议,直愣愣地盯着树荫处,那里,大个子正朝着他,露出了灿烂的笑脸,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枪响了,在第一时间,那个发现了大个子的猴子的脑袋,就被打成了烂西瓜。其余十二个猴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从上面和旁边,四杆冲锋枪,喷出了四条猛烈的火舌,密集的子弹,朝着十一个光着上身,手上没有任何武器的猴子扫了过去,猴子们睁着眼睛,眼睛里满是惊恐,不可思议地看着胸口处突然间出现的几个大洞口,手微微地举起,仿佛要抓住天空中的某些东西一样,可是,只不过几钞钟的时间,他们的手垂了下来,身子也软了下来,慢慢地倒在了地上。

大个子迅速更换了一下弹匣,猛地一弯腰,看也不看有些还在地上抽动着的猴子,端着冲锋枪,朝着洞口冲了过去。临靠近洞口的时候,大个子朝着里面打了几发子弹,把墙壁打得怦怦乱响的,可是,里面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大个子猛地往前一冲,立刻冲到铁门处,探出了个脑袋,朝着洞里面打量了一下,在视线可及的范围之内,没有一个猴子。

大个子不敢掉以轻心,端着冲锋枪,小心翼翼地摸进了洞里面。洞不大,有两层,上面一层摆明了是放重炮用的,除了一些炮弹外,没有任何东西,大个子的脑袋转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他也不再去管第一层了,蹑手蹑脚地朝着第二层走去。

第二层倒是比较大一些,一看就是个生活区,就一间屋子,里面放了十二床军被,旁边是一大堆的粮食之类的东西,在与巨石相反的方向,还有一个小小的洞,是一个简单的灶,上面放了一个行军锅,而且竟然还有一个人脑袋那么大的通气孔,妈的,猴子们也真是把这个地方利用到家了。

再仔细地检查了好一阵子,确信洞里面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之后,大个子这才高高兴兴地走出洞来。平台上,哥三个端着冲锋枪,正在仔细查看是不是还有活着的猴子,哈,看样子他们是白忙了,在如此猛烈的子弹网下,想要活命的可能性太少了,更何况,哥几个的枪法都还是不错的。

大个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朝着哥三个大声喊道:“哥几个,哈哈,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洞里面一个猴子也没有,这个炮兵阵地上的猴子,全部都躺在平台上了。”

秀才也哈哈笑了起来:“大个子,我们的运气还真不是盖的,这一路上打生打死的,好不容易赶到了这里,却没有想到,最最主要的地方,竟然是防御基本上等于零的地方,哈哈,最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就是最最危险的地方呢。”

“我刚才在里面查了一下,哈,里面竟然没有电话机,大概是这个炮兵阵地启用没有多久,线路还没有通到吧,我想,要是有电话的话,说不定他们老早就做好准备了,下面的哨兵都已经知道我们要来了,上面的人竟然不知道?猴子们干吗不派人到上面报信一下呢。”

“可能是他们等着送给养的车来了以后,一块儿去报信的,再说了,上山就这一条路,只要在哨所那里守住了,也没有必要让炮兵们知道,哈哈,便宜我们了。”黑牛大声嚷嚷着,满脸的汗水,却掩盖不了他那兴奋的神情。

只有闷头仍然是端着冲锋枪,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可是,从他的往上裂的嘴角可以看出,这个家伙,心里面别提有多美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