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迟疑了足足二十余分钟,在司令部的催促下,第5独立旅团才极其不情愿的发起了进攻。刚刚进入预设进攻出发线,一群中国飞机便蜂拥而来,对着准备进攻的第5旅团一番狂轰滥炸。如雨样的航空火箭弹将旅部支援队的那些勤务车辆愣是给炸的一辆不剩,真搞不懂是谁在进攻谁。又磨蹭了半天,同样一路上饱受打击的第301炮兵联队也磨磨蹭蹭的赶到了。

好说歹说,东京陆军参谋部才和航空幕僚监部达成了协议,不管中国人的进攻主力在哪里,空军将出动一个作战中队的精锐战斗机携带反舰导弹,去突击那支展开在岛根县外海的中国登陆舰队。就算中国人的攻击方向在山口县,岛根县方向只是佯攻,也要给予中国人以重击,杀杀他们的锐气,挫挫他们的威风。

而且出动携带着反舰导弹的战斗机是会对中国舰队形成威胁的,从而将使得待命在禁飞区上空的中国空军飞机暂时放弃对地面日军作战部队的空袭,而转向去拦截威胁己方登陆舰队的日本战斗机群,这也给第5独立旅团和第301炮兵联队即将展开的进攻争取到了时间。

正如日本人所估算的那样,当待命在空中的‘KJ-2000S’预警指挥机发现扑向登陆舰队的日本飞机时,立即调派了最为临近出云空域的所有中国战机前去拦截。但这也使得空军对日军第5独立旅团和第301炮兵联队的航空打击暂时被迫停止。

两架巡航在空中的‘DY-10鹰之眼’地面监视预警机一边从临近空域调集其它空军飞行编队;一边将对空降兵们最形成威胁的日军第301炮兵联队的火炮坐标通过军事数据链,发送到位于长崎的远征军兼对日作战总前委司令部;并直接协调战区内的所有中国军队的战术导弹部队,对日军第301联队进行精确打击。

一通劈头盖脸的猛烈炮击,日本人也难得的抖了抖威风。一直都是被中国军队压着脑袋地一通猛打,被中国人的飞机、大炮轮番狂轰滥炸,好容易的修真成佛。憋着一口气的日军炮兵疯狂地将各种口径的炮弹纷纷推进炮膛,按照炮兵引导员预先计算好的射击诸元,向着中国人的阵地猛烈的炮击。

“嗬,狗崽子倒是打得很气势嘛!”李维将军抖去落满地图上的土坷垃。

“军长,狗日的怎么老是这样狂乱炮轰呢!也不发起步兵冲锋,这小鬼子这几十年里,算是跟着他们的美国干爸爸学坏了,就知道打火力了。”一名军部的年轻参谋笑着说到

“这样好啊,看看除了火力打击,这些狗崽子还会干什么。”将军扬起嘴角,笑着说到。

“告诉前沿,把狗崽子放近了再打。”李维将军转身命令到“师炮兵连将炮火定标在距离前沿200米处,到时候直接给我打敌人的步兵后续!”

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啸,一发大口径的炮弹直直的砸下来,-轰-的一声,化作四溅飞射的破片和骤然腾起的火球。诺大的块地方被炸成了一个大坑,腾腾的冒着热气。

趴在散兵坑里的赵有亮上尉将身边的储有春牢牢的压在身下,飞溅四散的碎泥土块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几乎将两人半埋在其中。

“连长,你把我压的快喘不过气了!”狼狈不堪的储有春从连长的身下露出半个脑袋

“没事吧!”赵有亮上尉一把将下士从碎土中拉了出来,帮其将‘凯芙拉’头盔扣好“自己多当心点,待会鬼子攻上来,我可没多少时间照顾你”上尉冲着这个看上去还很像个孩子的下士笑笑说到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后,再也没有传来那炮弹划过头顶时、摩擦空气的怪啸声。

“狗日的小鬼子就快要上来了!” 赵有亮上尉一边嘟囔着,一边抬脚将试图探出脑袋的储有春踹了下去“滚蛋,这没你什么事。和各排联系下伤亡情况”

几辆74式中型坦克打先导,日军第5独立旅团发起了冲击。一面膏药旗下,成百名士兵拉开散兵线,尾随在装甲部队之后。旅团下属的炮兵营的那些105毫米口径榴弹炮开始对中国人的防线纵深发起炮击,掩护步兵的冲击。

袅袅而起的硝烟弥散在空中,久久挥散不去,夜色下的战场上迷离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加装了扫雷犁的74式坦克气势汹汹的打着头阵,微微扬起的105毫米坦克炮对着一片沉寂的中国军队防线一阵猛轰。车载机枪劈头盖脸的扬起一阵金属风暴。

三三两两为单位的日军步兵看起来倒是很谨慎,丝毫不像那些窝在乌龟壳子里的同僚们那么的张扬,谁都知道中国人不会真如军官们所说的那样,真被第301炮兵联队的那些203毫米榴弹给震死了。他们再等待着时机呢,中国人在200米内的战技可是很高的,他们称之为200米真功夫。

日军进攻的锋线越推越近,甚至打前锋位置的那辆74式坦克的履带都已经快要碾压上空降兵的阵地外线了。

-轰-轰-轰-接连炸响的爆炸声如同欢快的奏鸣曲一样,紧随而起的是泼风样的无数钢珠,就似同一记狠狠抡出去的巴掌一样,在日军的脸蛋上畅快淋漓的抽了两下。横扫而过的钢珠带着犀利的阴风,将成片的日军士兵撂倒在地。

一瞬间,数十名士兵便丧失了他们的生命,这种智能感应地雷被埋设在日军攻击正面的两侧,主要是有效的杀伤敌军,而不是指望着这些地雷阻挡住日军前进的脚步。

十余颗流星纷闪而出,红箭8L重型反坦克导弹可以轻易击穿倾角68度带反应装甲的220毫米均质装甲钢板,更不用说是74式坦克这样的薄皮乌龟了。

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几辆日军坦克如同死狗样的瘫软下来,熊熊的燃起大火,在暗夜中,如同火堆样的照亮着四下。在破甲战斗部撕开坦克装甲之后,二级串联的杀伤战斗部立即在坦克车舱内对乘员形成了可怕的杀伤效应。

坦克爆炸的闷响刚刚而起,中国军队的防线上立即闪出一片星辰,一道道火舌喷涌而出。四散寻找隐蔽的日军步兵慌乱着踏响了埋设的地雷。接连的发生着剧烈的爆炸。

一辆辆高机动车被呼啸而来的单兵火箭弹给击中,被爆炸的气浪给高高的掀起,而后又重重的摔砸了出去。进攻的日军队伍中一片哀嚎。

防线纵深的105毫米轻便榴弹炮也接连开火,猛烈地炮击着日军步兵进攻的后续。一排排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声从天而降,炸出一片火海。一批批倒霉到家的日本士兵在这道腾起的火墙中化作一团团飞溅的血雾。

“嗯,狗日的这么不禁打,这样就跑了”赵有亮上尉不解气的转过枪口,将邻近之处的一个哀叫连连的日军重伤员一枪撂翻“我还以为小鬼子有多能耐呢,这样就被打退了!”

“连长,鬼子就这能耐啊!”下士-储有春探着脑袋,看着那遍地的日军尸首问到

“大概是鬼子试探性的进攻吧!” 赵有亮缩回身来,从背包里掏出野战干粮“吃点吧,大战要不了多久就会开始的,小鬼子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可是我不饿!”下士缩了缩头“刚刚我一枪也没放,光看着炮兵放烟花了!”

赵有亮笑了笑“这算什么啊,我们是轻装部队,没什么重炮,你等着,要不了几个小时,等近卫集团军85师上来,那炮火压制、步坦协同冲击才叫一个威风呢!”

李维将军举着夜视望远镜看着那片刚刚停止了杀戮的战场

“日本人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将军自言自语的说到“要是集中兵力,一鼓作气,能够突破我们的防御,85师将没有办法登陆上岸!”

“可现在好了,再这样拖下去,怕是没把咱们伤着了,他自己倒是先伤筋动骨了。等85师的重装部队一上来,这些家伙还不彻底完蛋!”身旁的空降45师师长-颜夕源大校接过话头。

“不过日军可能会趁着我们的空军暂时没有时间顾及到这里的时候,还会发起进攻的”李维将军说到“让部队抓紧时间修整,抢修防御工事”

“这样,老颜,从师里抽出一批狙击手,分散到前沿去”李维微微沉思了下,叫住了颜夕源大校“等日军发起攻击的时候,让狙击手和反坦克火力相互配合,重点干掉日本人的装甲车辆以及指挥官、战车车长以及背着电台的通讯兵,我们用这种方式来迟滞日军的进攻。”

出云海岸,本就没有几个人防御的滩头在中国军队一通地动山摇的炮火覆盖之后,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什么抵抗,剩下几个受伤的、跑不了的老弱伤残躲在掩体内,苦求着天照大神的庇护。而且自己的后方都已经被中国人空降兵给占领了,跑,往哪里跑。

一架架武装直升机呼啸着划过天空,数以百艘的通用登陆艇、机械化登陆艇和气垫登陆艇切开层层波涛,直冲海滩。近卫集团军第85机步师开始了登陆作战。

而之前,南京军区飞龙特战大队以及85师直属侦察营已经搭乘运输直升机和冲锋舟抢先登陆了,占据了滩头的重要位置。

引导员们忙碌着在滩头划开任务区,引导部队登陆,装卸物资。

一辆辆装甲车、坦克轰鸣着驶出登陆艇,简单集结之后,在直升机的掩护下,扬起烟尘,冲向远方的夜幕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