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十七章防洪大堤

whq197988 收藏 17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size][/URL] 明天桃河将泄洪,从此处距离桃河大约十三里,中间没有人烟,此间的地势又都是三面凸起,中间洼地,总面积也有十数平方公顷。正好可以做为缓解洪水冲力的最佳之地。   步兵二团所面临的任务,就是在眼前这块开阔地上筑起一道防洪坝,与两面的高地接洽,尽量将洪水拦截在此处。   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坝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明天桃河将泄洪,从此处距离桃河大约十三里,中间没有人烟,此间的地势又都是三面凸起,中间洼地,总面积也有十数平方公顷。正好可以做为缓解洪水冲力的最佳之地。

步兵二团所面临的任务,就是在眼前这块开阔地上筑起一道防洪坝,与两面的高地接洽,尽量将洪水拦截在此处。

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坝已经初见规模。

此时雨小了,但还稀稀拉拉的下着,穿着作训鞋,捥着裤腿,光着膀子,王权在没小腿的积水里,狠踩一锹,满满的一锹泥被挖起,双臂用力一甩,连带着草根的泥土被仍上身前的土坝上,头都没抬,再下锹,又是一锹挖起,然后再甩上土坝,一锹紧接一锹,好像不知疲倦一样。此时王权的身上,脸上,头上,汗水和雨水掺杂在一起流趟成了线。王权顾不得擦一下,又是连续干了半个多小时,才累得气喘不得不停下歇歇,伸手抺了把脸上的汗水和雨水,王权向周围看了看,战友们都在不停的挥动着手中的铁锹,干得很是来劲。因为下雨的缘故,天气也变得很凉,每个人身上散发的热气和嘴里哈出的热气,再加上天空漂落的小雨,围绕在战士们的周围。从远处看来场面更显得热火朝天。

“啊”

低喝一声,王权又弯下腰踩下一锹,又是满满的一锹泥土被挖起,然后再仍上土坝。

“嗨,同志们,来首歌如何。”

又是挖出一锹土,仍出,王权来了兴奋劲,手中活不停,喊了一嗓子。

听到王权的提议,立时战友们一起响应:

“好”

“咱当兵的人,行吗?”

“行”

“咱当兵的人,一起唱。”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一首唱完,有人又带头起另一首。一首接着一首,歌声在雨中穿透,直入云霄。

嘴里吼着歌,身上好像更有劲了,战士们没有因为扯着脖子喊歌而影响进度,反而速度更快了。热情也更高了。

被这边的歌声感染,另一边也唱起了歌,紧接着远处也传来歌声,最后全团都吼起了歌,吼到尽情处,干脆有的连队拉上了歌,唱着歌,拉着歌,较着劲,战士们更来劲了。

可能是被战士们的歌声迷住了,老天爷忘记了降雨的工作,天竟然渐渐放晴,到得正午时,竟然变得晴空万里,太阳也露出了笑脸。

“开饭喽”

有人大喊一声,干了一上午的活,早饿得前胸贴后腔了,听到有人喊开饭喽,众人纷纷向喊声望去。

只见十几个连队近百名炊事员们挑着饭菜,走在齐小腿深的积水中,艰难的向全团战士们走来,喊声就是走在最前面的少尉事务长喊的。

少尉事务长做为全团炊事员的领路人,带着各连队的炊事员们,带着全团官兵的饭菜在满是积水的草原中步行了三个多小时,终于赶到了此处。

看看表,已经一点了,少尉事务长很愧疚的看着首先迎上来的团长,向李向前敬了一个礼道:

“对不起,团长,我送饭来晚了。让全团都挨饿了。”

听到少尉的话,李向前突然感觉心里一热,这是多么好的干部啊,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还在想着全团官兵的温饱问题,拍拍少尉肩膀,李向前道:

“不晚,来得正好,你们辛苦了。”

说完,李向前转身面向战士们道:

“同志们,我们虽然苦累,身在前线,可是炊事班的同志们更不容易,从驻地到这里我们轻装跑步还用了一个小时,你们想想他们挑着这么重的饭菜要多久,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谢谢炊事员同志们。”

“好”

“哗”

围在近处的战士们齐叫起好,鼓起掌来。

听到团长的话,看到战士们热情的鼓掌,经历了三个小时的困难煎熬,累得一身疲惫的炊事员们立时心里温暖如春,感觉再苦再累也值了。

为了抢时间,午饭只用了五分钟就解决了,战士们补充完水份,稍做调整,新一轮的战斗又开始了。

经过一个上午的拼搏,大坝五米宽的底坐已经打完,并且垒起足有一米高了。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坝附近五米的土层已经被取光了,此时战士们都穿着裤衩在齐大腿根深的水里往大坝上甩土了,再不能往下挖了,再挖战士们就要没脖了。

行动不便,进度也慢了下来,李向前重新组织队伍,命令各连以排为单位,分工携作从远处往大坝上背土。

新的战斗指令下达完,立时各连队重新分工,以排为单位重新划分地段,装土的装土,背的背,轮流行动。

雨后的天气格外清新,阳光也来得格外的强烈,只一个半小时,身上的衣服就都哄干了,为了能穿上干爽的衣服,连长在前面整队重新分工时,王权脑子就没闲着,在想怎么能不让衣服再湿了,终于,连长分工完了,王权也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由于一排长学习去了,排长一职就由郭秋成一直在代理,进入一排划分的地段,王权喊住郭秋成:

“郭班长,让咱排人等会干,先换身衣服。”

听到王权的话,郭秋成一愣:“换衣服,换什么衣服。”

“山人自有妙计。你看着吧”

听到王权的话,全排人都看向王权,等待王权拿出妙计。

打开成捆的便织袋,王权找了个两个干的袋子,拿出其中的一个放在草地上,用铁锹在袋底砍出一个窟窿,又在袋底的边缘一边一个也砍出两个窟窿。砍完袋子,王权开始脱衣服。

看着王权的怪异动作,全排人都呆了,都是同一个想法:王权不是脑袋有问题吧,这时候还有心情玩。不过,众人的疑惑只是片刻的功夫就消失了。看着王权的动作:

“啊,原来如此”

众人齐呼出声,终于明白了,然后都纷纷竖起大姆指,称赞这是一个好办法。之后众人全都冲向成捆的编织袋,从中每人找出两个干袋,纷纷按照王权的方式在袋子上砍了三个窟窿。然后全都开始脱衣服。

王权的方法很简单,找一个干的袋子,把干衣服全装进袋子里,然后深挖土层,遇到干土层后,将袋子埋进地里,这样下雨就不怕衣服被淋湿了,衣服埋好,穿着裤衩的王权将袋子套在身上,三个窟窿正好将头和两个手臂露出来。这样就是下雨也不怕了,既能当衣服又能当雨衣。真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一排十几个人的怪异服装立刻引起了其它两个排的注意,看这方法真不错,也都纷纷效仿。不一会,此方法又传到别的连队。片刻功夫就在全团推广开了,就连团长李向前也穿上了编织袋衣服。

天渐渐黑了下去,但大坝还差一米才能完成标准。吃过炊事员又用三个小时挑来的饭菜,全团官兵顶着夜色,继续奋斗在大坝上。

老天爷可能也看着这群虽然是军人,但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的年青人,连续奋战了整整一天也没有休息而发了善心,从中午放晴后就一直没有再下,战士们纷纷庆贺老天开眼的同时更加快了速度,一定要抢在明天泄洪前,把大坝修好加固,一定要把洪水拦截在此处,O城百姓们的身家性命与财产得失全系在战士们的身上了。

垒坝工程一直持续到半夜,终于按照标准拦洪大坝完成了。

李向前看看表,眼看就一点钟了,还有五个小时桃河就开始泄洪了,届时全团官兵将面对更严峻的考验,命令部队在大坝上原地休息,李向前从大坝的这一端开始向另一端巡视。

战士们真的累坏了,也不管大坝上泥土的潮湿,倒地就着,睡得那个香甜。

看着熟睡在大坝上战士们,李向前悄手悄脚的穿行在众人中间。很怕惊醒战士们的好梦,不时的李向前发现有战士的手和脚祼露在外面。战士们能掌劈砖块,脚断木板布满了老茧的手掌和脚掌,此时都是皮开肉绽、血迹斑斑,可见这一天的工作量是多么之大,战士们所下的功夫之深。战士们背袋子有的后背磨得通红,有的已经磨破了,有的更严重现在还渗着血。越走越是心惊,越看越是心疼。李向前悄声叫过一直跟着他的通信员:

“去,把刘军医叫过来,让他带着卫生员们给受伤严重的战士清理一下伤口,别感染了。”

看着通信员向远处跑去,李向前继续向前巡视着,十分钟后,走到了特侦连的队伍中,一眼李向前就看到了王权,此时王权还没有睡,正给一个战士揉腿。

悄声走到近前。李向前问道:

“干活腿累肿了吧。”

听到问话,王权急回身站了起来,躺在地上的战士也爬了起来。

“团长,是您,您还没休息?”

看到是团长,王权道,腿肿的战士也回道:

“报告团长,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嘘,小点声,别影响别人休息。”

李向前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说道:

“一会刘军医来让他给你擦点红药水,王权你也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任务更艰巨。”

“是,团长。”

从头查到尾,李向前回到团机关队伍中,通信员铺了个雨衣在地上,李向前躺在雨衣上一会的功夫也发出了鼾声。

这一天真是太累了,完全靠人力,一千五百名官兵,一锹一锹的硬是垒起了底宽五米,高四米,顶宽两米,长达八千米的防洪堤坝。

此时,大坝上一片鼾声,战士们实在太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