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七卷:亚丁湾 第六十八章:东成西就(二)

红色猎隼 收藏 1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size][/URL] [内容简介] 从空中鸟瞰,绵延的河流自西南向北斜向贯穿这座地处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三面环山的城市,作为中国西北边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美丽的乌鲁木齐此刻已经来到了胡维风中将的眼前。“沙漠中的绿洲向来是最为稳固的要塞,何况这座城市还有群山拱卫,难怪自汉以来一直都是西域的锁钥之地。”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从空中鸟瞰,绵延的河流自西南向北斜向贯穿这座地处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三面环山的城市,作为中国西北边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美丽的乌鲁木齐此刻已经来到了胡维风中将的眼前。“沙漠中的绿洲向来是最为稳固的要塞,何况这座城市还有群山拱卫,难怪自汉以来一直都是西域的锁钥之地。”望着眼前的逐渐清晰的城市风光,胡维风中将不由得转过头来对身边的兰州军区司令杜国生中将说道。

“是啊!据说远在新石器时代我们的先民便在这里生息繁衍,不过这个地方正式出现在中国人的信史之中却是从汉代开始。当时的乌鲁木齐是姑师-车师国的领土。当时西汉交通西域最常走的路线就是出阳关、玉门关而西,沿阿尔金山北麓西进至罗布泊西南端的楼兰,或继续沿昆仑山北麓西行进入南道诸国,或自楼兰北上姑师(也就是今天的乌鲁木齐),沿孔雀河西进北道诸国。可以说是大汉帝国进入西域的必经要道之一啊!”杜国生中将微笑着回答道。在这位军中宿将的记忆里当然不会忘记大汉民族的先辈们为了维护这条通往西方的贸易要道所付出的艰辛。

西汉初年,汉朝政府便设置了戊己校尉在乌鲁木齐近处的金满(吉木萨尔)设营屯田,维护丝路北道安全。而公元640年,唐朝政府又在天山北麓设置庭州,辖4县,将一带被设为轮台县。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岑参便曾在轮台生活过三年,写下了“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的诗句。771年,唐朝政府又在轮台设置“静塞军”,驻守这一战略要地。不过乌鲁木齐的大规模开发始于清代乾隆年间。清政府鼓励屯垦,减轻粮赋,最终使乌鲁木齐成为“繁华富庶,甲于关外”的地方。而今天的乌鲁木齐更是集全疆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中心于一身的中心城市。

胡维风中将所乘作的ARJ21“翔凤”型涡扇支线客机徐徐降落在位于乌鲁木齐市西北部的地窝堡国际机场的跑道之上,这座始建于1939年的机场,自1950年至今,历经数次扩建、续建,目前已成为我国西部重要的枢纽机场之一,承担着新疆境内13个机场的中转任务,与国内53个城市通航,航线113条,其中国内航线99条,国际航线14条。不过自上周开始,这个军民两用机场已经进入了全面的军管状态。可同时停放18架大中型战机的东、西两个站坪之上,超过10架以上的俄制伊尔-76型和国产运-8S型军用运输机正停靠跑道的两侧,从自己专机的舷窗胡维风中将可以清楚的看到数以千计的中国陆军士兵正背着鼓鼓的行军背囊,有序的等待着登机。在他们的前方一辆辆绘着醒目的“八一”军徽的轮式装甲战车和牵引火炮正通过后舱门装载入机腹之中。

“空军方面这几个月以来实际上已经是不堪重负了。试想一下2个重装集团军的装备和兵员要从共和国的中原腹地要被迅速的部署到西北边陲,虽然有完备的铁路、公路运输网络的支持。但是空军方面仍有每天3百个架次以上的运输任务。现在又要驰援巴基斯坦,空军的3个运输师和4个独立运输机团即便全力以赴,仍是杯水车薪啊!”看着一旁依旧人头攒动的新候机楼,杜国生中将的脸上不由得掠过了一丝阴云。毕竟即便不计算重型装备和弹药补给,光是需要运往巴基斯坦的指战员,第38和第54集团军总计便有超过15万之众。

没有大型运输机,一直是中国空军的切肤之痛。由此而导致的运力限制,使中国空降部队一次空降突击的能力始终不能超越师级编制。尽管中国很早就依照安-12运输机仿制成功了运-8中型运输机,但是该种飞机一次只能携带96名伞兵或20吨装备。而除了运-8中型运输机之外中国空军的军用运输机领域依旧是俄国制造的天下。目前解放军列装最大的运输机是俄制伊尔-76型军用运输机,这种最大起飞重量170吨,最大载重量52吨,巡航时速800公里,最远航程7800公里。从纸面上看是满足了中国空军在国内各地投送兵力和物资的需求。但是作为一种前苏联伊留申设计局在70年代设计的一种军用运输机,俄制伊尔-76型军用运输机依旧存在一些难以克服的缺陷。诸如结构效率低,飞机结构重量大;巡航效率低,耗油量大;运载效率低;驾驶舱布置杂乱,航电设备落后,发动机油耗高等。而使用寿命短,出勤率低,更成为了伊尔-76型运输机难以逾越的死穴。

但即便如此迫切,对于迫切需要提升战略空运能力的中国空军而言。伊尔-76型运输机仍是中国空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主力空运机种。目前中国空军装备超过了36架的伊尔-76型运输机,并已向俄罗斯定购了38架伊尔-76改进型和2架伊尔-78空中加油机。但是在战前由于俄罗斯方面的问题,交货时间被一再拖延。主要原因是,负责组装伊尔-76型运输机和伊尔-78型空中加油机的,是位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契卡洛夫飞机制造厂。由于该厂人才流失严重,目前已没有人力资源大批生产伊尔-76运输机和伊尔-78空中加油机。

“听说陕飞集团的生产线上正在加紧生产新型的运—9中型运输机。希望能赶上我们的这场‘战场春运’。”坐在杜国生中将身后的兰州军区作战部副部长邱庆东中校不由得附和道。“运—9型运输机也不过是一种中型运输机,还是无法运送我们包括99系列主战坦克在内的重型装备。”杜国生中将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陕飞集团目前正在全力制造运-9型中型运输机的情况,中国军方的高层的确有所耳闻。但是作为一种载重20吨级的新型中型中程军民用运输机。运-9型运输机的定位更多的时候是被作为一种可一次运送重伤人员72人和医务工作人员3人或轻伤员98人的医疗运输机。或可装载武装直升机等大尺寸武器装备;可实施单件空投或连续空投,最大单投重量8.2吨,最大一次空投重量13.2吨;一次空投13个1米货台或者3个4米货台或者2个6米货台;或空降武装伞兵98人的中型运输机。即便陕飞集团 的生产线全力开动,对于目前大量停靠在各部队集结地域的数千辆99系列主战坦克及其他重型装备,中国空军依旧无能为力。

“台湾特别行政区空军也来助拳了?”当自己乘坐的专机缓缓的停靠在停机坪上之际,一架墨绿色的美制C-130H型“大力神”军用运输机赫然出现在了胡维风中将的眼前。两岸和平统一之前,台湾地区空军的战略机动空运能力在东亚地区也算是“小强”之一。台湾地区空军共拥有58架各型运输机,其战略空运增援的基地设在屏东南部机场。这个机场可容纳中型运输机90架,是台空军最重要的运输机基地,负责战略运输。战时,该基地主要负责提供对海、空军的运输保障,并对陆军空降作战进行运输支援。在两岸关系紧张时期,台湾空军甚至计划利用空中机动运输支援将在攻方登陆部队的侧背实施空降以构成战术威胁。在两岸和平统一之后,台湾空军的这支运输机队又担负起了向南沙地区实施空中运输的任务。台湾空军的第10运输机大队的C-130H型“大力神”军用运输机频繁降落在南沙的太平岛和西沙的永兴岛机场之上,向驻守祖国南方群岛的战士们提供了充足而快捷的补给。

“没错,作为共和国武装力量的必要组成部分,台湾特别行政区空军的力量自然不能被排除在外。不过虽然派来的都是经营,但习惯了南海地区之后飞行员和战机目前还不能适应西北地区的地形和气候。目前只能执行一些短距离的空运任务而已。”面对着胡维风中将关切的询问,杜国生中将微笑着回答道。“据说不仅是台湾特别行政区的空军,中央军委目前正在筹划联合东盟各国和上合组织成员国组建一个国际合作战略空运合作框架。”邱庆东中校忍不主再次插嘴道。

“这是一种效法欧盟的作法。欧盟各国为了在北约框架内克服空运能力不足的问题,正在建立了一个战略空运组织机构。”胡维风中将微一沉吟后答道。实际上在战略空运的问题上,欧盟与中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随着冷战的结束。欧洲各国的作战范围不再限于欧洲中部地区,欧洲以外的部署已经成为新的动向,包括向欧洲以外派遣多国维和部队。因此,欧洲武装部队面临如何迅速把大量物资运往海外的需求。以前,欧洲一般采用铁路或海上运输的方式。战略空运或至少部分战略空运能力比较欠缺,而这种能力正是今后欧洲联合军事行动所必需的。这些逐渐增加的需求,使得战术运输机越来越不能满足军方的要求。

“还是远水解不开近火啊!”随着登机梯缓缓的靠上胡维风中将所乘坐的专机。这位掌握着可以说是中国陆军最强地面突击力量的将军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无论共和国的高层在尽多少努力,大多数的地面部队仍然不得不通过地面机动的形式开赴战场。“快看!那是什么?”突然身边正要提示各位首长可以离开座位的空乘服务小姐突然花容失色起来。因为在她的眼线之中,一个巨大无朋的怪物正逐渐遮挡住了窗外阳光。

“这不可能!是俄罗斯的安-124‘鲁斯兰’型重型军用运输机。”转头望去,胡维风中将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作为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上最大的战略重型运输机,安-124型军用运输机的性能全面领先于美国空军运载能力最大的C-5“银河”型运输机。150吨的运载能力,使得它甚至在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担任了为美国空军被扣留的EP-3型电子侦察机收尸的工作。如果通过这种重型军用运输机进行运输的话,每架安-124型军用运输机至少可以搭载2辆中国陆军的99型主战坦克。

“只要提供足够的美圆,俄罗斯人可以用安-124飞机帮五角大楼运送防地雷伏击车辆(MRAP)到伊拉克去。所以租借给我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在北京的中国人民国防军的总参谋部内,林太平正拿着花宁平刚刚与俄罗斯多家公司的飞机租借合同,向总参谋长曹阳上将汇报道。由于俄罗斯政府财政拨款问题,安-124型军用运输机的批量生产工作于上世纪90年代收缩,目前共建造了56架该型机,其中有10架属于俄罗斯乌里扬诺夫斯克“伏尔加-第聂伯”航空公司所有,6架属俄“飞行”公司所有,另有7架属“安东诺夫航线”公司所有,其它则归俄罗斯运输航空兵所有。为了获取这些安-124型军用运输机的使用权,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部利用花宁平以非军方的身份向俄罗斯的3家民用航空公司订立了价值12亿美元的租借合同,合同的内容即要求这些俄罗斯公司每天提供10架左右的安-124型军用运输机往返于中国国内的主要机场到巴基斯坦境内的***堡等地,提供“重型机械设备”的运输服务。

“虽然解了燃眉之急,但是12亿美元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关键还是我们自己的‘大飞机’目前还没有真正的展翅。我们才这样处处受制于人。” 曹阳上将说道此处,多少有些无奈。除了向俄罗斯企业租借安-124型军用运输机之外,在这次向巴基斯坦空运部队的代号为“星月快车”的行动中,国联合航空公司还与国际上的多家航空运输公司订立了飞机租借或转运合同。其花费之巨绝对可以称的上令人瞠目结舌。

实际上围绕着中国自建大飞机的争论已经持续了20多年,所谓大型飞机,是指起飞总重超过100吨的运输类飞机,包括军用大型运输机和民用大型运输机。中国目前仍然没有自行研制的大型运输机投入使用。而曾经的运—10项目更成为了中国航空业的一个深深的隐痛。而现代战争具有突发性强、节奏快、强度大等诸多特点,特别是物资耗费巨大、时效性要求极高,远非传统战争可比。因此,武装力量的快速部署,武器装备的快速投送对夺取战争主动权就显得非常重要了。从某种角度上说,战略空中运输力量已经成为了现代战争决胜的关键因素之一。 而就在曹阳上将的办公桌上,一架装有4台涡扇喷气发动机的大型军用运输机的3D模型效果图正呼之欲出。

“这下重型装备的空运问题是解决了。但是2个快反集团军数十万之众毕竟不能全部通过空中运输。特别是后勤补给的问题,我们毕竟还没有美国人那样的财大气粗。不知道沿线兵站的建设情况进行的如何?”一边注意着跑道上正利用自身有如小型载重汽车般的起落架缓缓滑行的安-124型军用运输机,一边走下自己专机的胡维风中将不禁问道。

“早在战役开始之前,兰州军区和新疆军分区以及建设兵团已经完成了从乌鲁木齐经奎屯和库尔勒到喀什沿线的兵站建设。部队沿途行进的油料和补给都已经安排到位。”杜国生中将显然胸有成竹。“看来还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啊!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还是您老理解的透彻。”今天似乎得到了战神眷顾的胡维风中将显然有些乐不可支了,毕竟如果将部队通过内线公路网络机动到喀什再进行空中和地面结合的方式进行推行,效率将得到明显的提高。

“那里,这还是我们兰州军区的前任副司令员—任令羽中将提出来的建议呢!不过当时计划入巴参战的只有我们兰州军区的第21和第47集团军,想不到这次来了全军皇牌的快速反应部队。当然建设兵团的存在也令我们的兵站建设事半功倍。” 杜国生中将一边微笑着一边将兰州军区所进行的前期准备和盘托出。

新疆屯垦戍边事业源远流长,远从西汉屯田戍边开始,历经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元、明、清代2000余年,相袭至今。而伴随着新中国一起成长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更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分布在东起东经 95°34',西到东经 75°50',南起北纬 35°30',北至北纬 48°34'的广大地区,负责着所辖边境垦区与蒙古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共计有2019公里国境线的安全。

这是一支由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延安保卫战、解放大西北的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的第二军、第六军、原新疆三区革命中的民族军和由陶峙岳将军率领的原国民党新疆驻军起义官兵组成的部队。成立半个多世纪以来,几代军垦战士忠实地履行着党和国家所赋予的屯垦戍边神圣使命,以党、政、军、企合一的形式承担着“生产队”、“工作队”、“战斗队”的三大任务,成为一支不穿军装、不拿军饷、永不复员的特殊部队。为新疆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兵团成立后,迅速摆开了大规模屯垦的新战场,广大军垦战士,一手持枪,一手拿锄,向着被称为“死亡之海”的沙漠宣战。战士们风餐露宿,开渠引水,垦荒造田,建成了一片片绿洲,一个个农场,一座座水库,一条条渠道林带。一大批军垦新城镇在荒无人烟的处女地上诞生了。在过去荒无人烟的戈壁荒滩上兴建了众多新兴城镇,而这些新兴城镇在这次中国陆军向南亚的进军之中都担任着重要的补给据点的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新疆建设兵团始终坚持着“寓兵于民”的特点,现拥有民兵14万余人,其中基干民兵7万余人,编为4个齐装满员的预备役师,146个营,706个连,分布于天山南北各个农牧团场、工矿企业、边境要地和战略通道。这些兵团民兵充分继承并发扬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无私奉献”的伟大精神和光荣传统,在兵团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在新疆军区和兵团军事部的直接指挥下,现已成为维护新疆地区社会局势稳定、保卫中国西北领土完整的重要力量。在打击民族分裂势力、国际恐怖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和不可替代的战略作用。

兵团在原有的基础上基本形成“两圈一线”的部署模式。其中“两圈”分别指北疆环库尔班通古特沙漠部署的兵团团场,南疆环塔克拉玛干沙漠部署的兵团团场;“一线”则是指为了防备苏联而在塔城至伊犁沿原中苏两国边境一线展开部署的兵团边境团场。这一部属的完成基本奠定了兵团的分驻新疆天山南北广大地区的基本格局。南疆地区:农一师驻阿克苏垦区,农二师驻库尔勒垦区,农三师驻喀什垦区;北疆地区:农四师驻伊犁垦区,农五师驻博乐垦区,农六师驻昌吉垦区,农七师驻奎屯垦区,农八师驻石河子垦区,农九师驻塔城垦区,农十师驻阿尔泰垦区。同时,还有农十一师驻乌鲁木齐垦区,农十二师驻哈密垦区,农十三师驻和田垦区。以及作为预备队工程建筑第一、二、三师。因此在任令羽的提议之下,新疆建设兵团早在数个月前便完成了动员工作,中国陆军各部队的沿途兵站建设完全可以得到建设兵团的全力配合。大量建设兵团所储备的粮食和副食品均已进入兵站系统,即便是油料和部分弹药也可以由建设兵团先行预制。

“想不到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的高瞻远瞩在今天竟令我们如此受用。” 胡维风中将嘴上赞叹着共和国奠基者们的睿智,心头却不由得再一次蒙上了一层阴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