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征文枪的故事]父亲的枪

金池长老 收藏 33 10549
导读: 我十二岁的时候,父亲还在川滇交界处的一个高原小县城县中队里当指导员。有一段时间他被调到下面一个值勤点带班。我和母亲.弟弟在县城里住,父亲回中队办事,就回家来看看,休息一下。记得那时候武警的制服也是绿色的,只是裤子是“公安蓝”的,帽子上戴国徽,和解放军有所区别。 父亲回家的时候总是一身军装,背着一个旧军挎包,里面还有电筒和一个黑色的工作记录本。裤腰皮带套着牛皮枪套,里面有支五四式手枪。这把枪很旧了,烤蓝早已褪了,露出灰白色的钢体。不过沉甸甸的,握在手里感觉冰凉冰凉的,也许这就是杀人武器所特有

我十二岁的时候,父亲还在川滇交界处的一个高原小县城县中队里当指导员。有一段时间他被调到下面一个值勤点带班。我和母亲.弟弟在县城里住,父亲回中队办事,就回家来看看,休息一下。记得那时候武警的制服也是绿色的,只是裤子是“公安蓝”的,帽子上戴国徽,和解放军有所区别。

父亲回家的时候总是一身军装,背着一个旧军挎包,里面还有电筒和一个黑色的工作记录本。裤腰皮带套着牛皮枪套,里面有支五四式手枪。这把枪很旧了,烤蓝早已褪了,露出灰白色的钢体。不过沉甸甸的,握在手里感觉冰凉冰凉的,也许这就是杀人武器所特有的“杀气”吧。我和弟弟看过也摸过这支枪,但没有一直玩过。我很想把枪搞出来玩玩,可是父亲枪总是在腰上不离身的,即使他睡午觉脱裤子也要把枪抽出来放在枕头下面,一直没有机会啊。

终于机会来了。这天父亲中午喝了酒,回家就睡觉了。可他仍然没有忘记把枪抽出来放在枕头下面。不过他这次睡得很沉,在翻了几个身后,他的头落在枕头下面了。我从房里经过,一下子站住了,我看见枕头的一角露出了枪把。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因为父亲曾经严厉的告戒过我们:谁敢悄悄拿他的枪,“就用皮带抽死!”],理智还是没有抗拒住枪的诱惑,我屏住呼吸,像小偷一样把枪轻轻的抽了出来,哈哈,终于到手了!我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父亲,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

一出门,我就跑去找弟弟,找了一圈没看见他。遇见了同学小雷,我连忙藏在树后,待他走过去,我突然跳出来,把枪顶在他脑袋上,使劲一戳,学着电影里的游击队员的口吻厉声断喝:“举起手来!”,许是真枪是钢铁的吧,小雷被戳哭了。说要去我家里告我的状,为了安抚他,我把枪递给他看,小雷接过枪,毫不客气的也戳了我脑袋一下,这下才拉平了。他问我里面有子弹吗?我也不知道,就学着父亲退子弹的动作,用手拉枪栓。枪的套筒很重,我连拉了几次都没有看见有子弹掉出来,但我没有料到,这几下动作竟然把子弹推上了膛。

远远的有人骑着车过来了,仔细一看,是我们学校的罗老师,罗老师平时很厉害,我们都怕她。于是我们两人迅速隐蔽,趴在路旁的小土包后面,罗老师没有看见我们,骑着车飞快的过去了,我用枪瞄准她的背影,扣了几下扳机但没有扣动,嘴里不停的“吧吧”的叫着,在想象中,我已经把她“击毙”了。然后又过了几个人,我和小雷轮流用枪瞄准狙击,幸运的是,我们都没有把板机扣响,仅仅在嘴里模仿出了枪声。大概瞄准路人玩了一个小时吧,我们彼此也厌倦了这种游戏。我突然想起父亲可能要醒了,于是告别了小雷往家里走了。

快到家的地方,有一个废弃了的小厂,从工厂穿过,再翻过矮围墙就到家了。我边走边警惕的到处瞄准, 想象着这里是战场,四面都有敌人在伏击我,前面看见一棵大树,树下有一口旧锅。我把这看成是敌人的钢盔,我瞄着旧锅,嘴里叫着,用力一搂扳机,枪突然剧烈的跳了起来,同时清脆的响了一声,脱手而出,落在地上....我吓呆了,往地上看,枪口还在冒烟烟….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父亲瞬间从对面墙头冒出脑袋,对我厉声大喝:“你不要动!”他奔了过来,立刻把枪捡起来,迅速拉开枪膛检查子弹,然后揪住我的耳朵往家里拖…..

我被父亲的皮带抽惨啦,屁股上一个星期还有伤痕。不过我到今天都一直在庆幸,如果我的力气再大一点,开始瞄准罗老师的时候枪就击发了,可能就不是被父亲皮带抽一顿怎么简单啦…

这以后我就没有看见过父亲的枪了,他也许藏了起来,也许没有再带回家了。一直到我几年后参军来到部队,才又摸到了枪。不过我在部队一直有个好习惯,从不用枪口对着人,除了敌人。


本文内容于 2008-4-5 15:52:55 被金池长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