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善良,爱一样,邪恶和恨也是一种力量。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表现形式。善良和爱,提供给人们一种缓和的方式去感受拥有力量的快感,而邪恶,恨更多时候提供给人们更加直接和便捷的方式。而且,这种便捷的方式,让邪恶和恨更容易得到传播。你爱别人,善良的对待别人,很不容易使周围的人也变得充满善良和爱的特质,你可能需要付出很多才能做到;但邪恶和恨就简单多了,只要你自己有一点小小的动作,就可以使周围的人充满了厌恶,很快就能发展成憎恨,进而影响固有的思想,只要再从旁推他们一把,邪恶就产生了。这就是邪恶和善良的区别。


相对于爱来说,恨更容易得到人们的理解。比如一个破坏了你终生幸福的人落到了你手里,可以任意处置。如果你把他放走,并对别人说,你是因为善良和爱才这么做的,我可以断言,虽然有人会理解你,但不理解的一定大有人在。但假如你结束了他的生命,或者是用其他方式进行惩罚,并告诉人们你是因为恨这么做的,我也可以断言,说不理解的不会是正常人。邪恶和恨比善良与爱更深入人心,虽然人们表面上不这么说,但一贯的做法都是这样体现的。



恨的力量非常强大。当然爱的力量也同样强大。爱和恨发展到“刻骨铭心”的时候,是没有差别的。但是,恨的力量是一种非常容易得到的力量。与之相比,爱的力量太难把握了,爱充满了变数,而且爱的对象不同,表达的含义也不同。恨的特质就是简洁,稳定,不容易改变,也不太容易搀入其他杂质,恨就是恨。简单就是力量。在这种长期的,稳定的力量的支持下,人们可以干出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因为“恨”,可以建立一个国家;因为“恨”,也可以毁灭一个国家。越王勾践,事例大家都知道。能解释他忍辱负重20年,最后灭吴是因为“爱和善良”吗?是恨啊!是印进了他灵魂深处,深深的恨啊!!



很多人在探讨生命的意义。这里要提出生命的意义为何。不是从哲学角度,而是纯粹从客观的行为分析角度。一个生命从诞生之初到死亡,之间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把自己的存在扩展到更宽阔的地方,包括自己的思想和基因,以及其他任何能代表自己存在的手段。从个体到整个种群都是这样。比如原始社会的生殖崇拜,那就是对能够把自己基因直接传播出去的能力的崇拜。现代社会的比较复杂,但其目的是一样的:传播自己。有个科幻作家说过:人类就像是病毒。很正确,因为人类与病毒一样都是生命(这里并不想解决“如何才能算做生命”这样的问题)。作为生命的自己的传播过程,因为空间的有限,必然导致对其他生命的负面影响(也有正面的,比如老鼠,它们的活动范围随人类的活动范围扩大而扩大)。这是自然竞争,是进化过程中必然表现出来的行为。很幸运,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竞争中,到目前为止占了上风,在生物链中占据了绝对支配地位。所以我们可以把自己传播到地球的每个角落。

传播的方式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有些可能很粗暴,很残酷,甚至看起来是邪恶的。但这有什么办法呢?传播过程充满了对抗,如果一直保持“善良和爱”的方式去传播自己,人类可能不会诞生。远古的剑齿虎会非常欣赏这种拥有“善良和爱”的人。是邪恶的力量保护了人们。但没有人这么认为,他们通常认为是善良和爱帮助了自己——对自己的善良和爱。



现在,人作为一个种群在地球上已经暂时没有相称的竞争对手了。种群的生存问题退到次要地位,不同族群的人之间的竞争上升到主要地位。这也是生命的传播决定的,也是自然竞争的过程。

竞争对于一个社会来说非常重要。竞争使社会保持活力,让社会的机构更有效率。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创造。而竞争是两方面的,主体和对象。既然人以外的相称的竞争对手已经找不到了,不同族群的人之间的竞争就不可避免。这和前面的与其他生物的竞争有点不同,因为双方面对的都是身经百战,在生物链中占据同级地位的支配者,要想竞争成功,除了用比对手更强大的力量压倒对手之外,没有捷径。在这里有两种力量提供选择:善良、爱——邪恶、恨。

我们可以想象极端情况。一个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善良和爱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因为“爱”,人们和睦相处,即使有了一点矛盾,都能很快妥协,人人都为别人着想。初一看,这真是个美好的社会。但可以明确的说,这样的社会绝对不会存在。因为它没有“竞争”,因为大家都为别人着想,使得危机感荡然无存。比如一个企业家为了赚钱(当然在这种社会里他赚钱是为了帮助人们)生产了一种商品,他的商品质量并不算好,但同样可以卖出去——顾客们很为他着想,即使并不满意这样的商品,仍然会去购买。企业家不必担心顾客会丢下自己,也就不会去改进生产技术。发展停滞了。没有发展的社会不可能存在。很快它就会转变成其它型式。

一个人与人之间充满了邪恶和恨的社会呢?因为“恨”,人们冷漠相处,即使没有矛盾,同样是恶言相向,有了矛盾更是要大动干戈,种种负面情绪充斥在人们周围,人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争斗不休。这样的社会却有他存在的可能性,因为它可以艰难的发展。同样那个企业家,他虽然全是为了自己去赚钱,但他也不得不尽力提高自己产品的质量。这里的人可没有那么好说话,都在想着怎么样可以索赔,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企业可以满足自己的最大利益。尽管人和人之间气氛紧张了一点,生存环境恶劣了一点,但社会却可以发展了。

上面的比较可以说明:邪恶和恨比善良与爱更成功,更强大。邪恶和恨的力量保护着人们,从人类诞生直到现在,再到遥远的将来,邪恶和恨都是人们最坚定的朋友。它的力量更容易掌握,也更容易得到,完全符合人们对效率的要求。爱和善良的力量不仅难以掌握,更是变幻不定。在残酷的自然竞争中,我们不能让爱和善良成为我们进化的障碍,最多只能起润滑和调剂作用,邪恶和恨才是我们追求的主流,才是王道啊!邪恶的仆人们,为了我们自己,联合起来,向善良和爱宣战吧!



“Its good to be bad!” ——Dungeon kee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