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央司令部前司令官法伦辞职预示08年伊朗台海将有变?!

日前,美国中央司令部前司令官法伦上将辞职,引来一系列的猜测。这些猜测,有捕风捉影,也有旁征博引。笔者这里,也跟风一叙在法伦辞职问题上的一些小小看法。同时通过伊朗问题的结论,来引申到台海局势的判断上。毕竟,伊朗问题的重要性不容质疑,台海问题又与伊朗问题有无法割断的潜在联系,而法伦辞职又与伊朗问题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无论盖茨如何否定也没有意义。

舆论普遍认为法伦的辞职是因为其在伊朗问题上的反战言论导致的。据悉在法伦以官方身份访问埃及期间,对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表示,“美国不会对伊朗动武,伊朗问题应通过谈判解决”。此消息传到华盛顿,令布什很生气,令盖茨很无奈。

法伦的辞职真如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是法伦与布什政府之间的分歧所导致的吗?

法伦的履历笔者这里就不赘述了。作为一个军人,法伦即便作为美国高级将领中战略素养较高的一员,有狐狸的称号,却也很难脱离军人梗直的性格。笔者这里就首先做一个假设,那就是法伦不是有意,而是无意说出了美国政府的真实想法——他在表达自身观点的过程中很遗憾地表达了美国真实的战略意图。毕竟,作为中央司令部的司令官,他能够得到美国政府的真实意向并不显得奇怪。

回到前面的片断——法伦所表达的是美国的意图而不是他的意见。不论其平常的语言描述的是自己的想法或者美国政府的意图,前面的新闻片段无疑表明法伦并不是在表达自身的意图。这么一个表态,只有两种可能,或真或假。

应当排除的是整个过程为美国政府做戏的可能性,也就是法伦在传递假消息的那种可能。毕竟,无论这场戏多大,作为一个职业军人,都不会做此选择。美国政府也不可能要求法伦个人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来演一场戏,于是基本可以排除阴谋论的猜测。这不是三国演义,也不会出现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情况。法伦的辞职这样一种失败形象的代价,可以基本认定法伦并非在任何人的授意下表态。

法伦最后为何需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辞职的代价?笔者认为,是法伦的军人身份和他作为中央司令部司令官的职务共同造成的。

自伊拉克战争开始,和法伦一样遭遇的将领就层出不穷。阿比扎伊德和辛塞基都是同样的例子。法伦下台之前,一些美国高级将领也对媒体表达出了国防部对伊朗动武他们将集体辞职的意向。而作为中央司令部司令官的法伦,无疑是反战将领集团的中最为吸引人注意力的角色。更何况作为一个军人,他不应该在官方身份下透露美国政府的战略意图及战略企划。

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讯息是,在法伦辞职后仅一天,白宫发言人出面表示布什政府当前并不寻求发动对伊朗的战争。从正常的思维来看,这个表态坐实了媒体的猜测,即法伦的辞职是与反战态度有很大联系。时间衔接如此紧密,大有欲盖弥彰的味道。盖茨在承认分歧的同时也给予法伦高度的评价,同样带有一抹让人颇觉怪异的味道。

当前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国所经历的经济疲软,甚至是可能的衰退。从一般角度上而言,美国应当进行战略收缩。伊朗人肯定也看到了。从伊朗在与美国斗争中的一贯态度来看,不太可能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伊朗人很有可能增加自己反美斗争的强度,力图在中东地区给美国制造更多的麻烦,以提高自身在反美事业中的威望。美国花费了大力气拿下伊拉克,也不希望包括伊拉克在内的中东地区的形势变得更为不稳定。因此,美国人一直在弹压伊朗。这种形势,实际上是从伊拉克战争结束美国将伊朗核问题拿上桌面起开始的。

现在,美国遭遇到麻烦了。即便他的军事力量没有遭遇太大的损失,可是国内经济局势的恶化依然吸引了布什政府的主要精力。布什政府没有足够的硬实力去弹压伊朗,那自然就会另寻出路,即依靠软的手段来一定程度上扼杀伊朗的想法。最好的方法无疑是让伊朗认为美国有打的意图。

法伦长期的反战情绪加之此次泄露美国政府的底牌,对于布什政府实现依靠软手段弹压伊朗的目的很是不利。甚至美国自己的报纸也用图画把法伦描绘成了站在白宫与伊朗战争中间的男人。伊朗也很容易就把法伦当成一道心里上的屏障。毕竟,作为前线指挥官的法伦的表态与相对来说虚伪得多的美国政府的争取外交解决言论比较起来,可信度不可同日而语。“法伦在,战事无”的想法不难滋生。这是布什政府所无法容忍的。因此,法伦必须下台,并由一个值得布什政府信任的将军出任中央司令部司令官。

笔者看得明白法伦下台的门道,伊朗政权就看不透了吗?当然不是。只不过笔者和伊朗政权所处的位置不一样。笔者是在进行只需要考虑到最大可能性的分析,而伊朗政权需要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负责。一些不稳定因素会让伊朗政权反而更为谨慎。其一,布什政府已经进入最后一年,很可能试图为留下些什么。其二,法伦这个表达过要打伊朗就辞职的前线预警器失效,国家意图随时可以改变,得知之前的底牌并不能抵消法伦辞职所失去的安全裕度。其三,美联储大幅度降息,导致美元进一步泛滥和贬值,进入到美元贬值、油价上升的恶性循环中。而美元的贬值,欧元相对于美元的升值已经影响到了欧洲的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这种矛盾会带来欧洲对于美国的敌视。长此以往,将影响到美元霸权的根基。美国似乎有了用其它手段来彻底挽救当前美元霸权所面对的危机的倾向。这个手段,很可能就是占领伊朗,获得地缘政治的绝对优势地位,从而从安全领域巩固日渐走向崩溃的美元霸权体系,形成战略绑架——我不好,大家都不好。这三个因素,都将成为高悬在伊朗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无非两种情况,要么美国疲软战略吓阻,要么美国疲软孤注一掷。大约是08年底开始,走向如何就将清晰起来。由之前的朦胧和两可,变成更为清晰明了的局势。

伊朗问题基本就谈到这里,现在说说中国人更为关心的台湾问题。之所以先说伊朗问题,是需要伊朗问题的一些结论来辅助台湾问题走向的推断。虽然笔者在伊朗问题的分析上,得出了两个截然相反的结论,但是这并不影响台湾问题的分析结果。

第一种情况,如果美国因为国内的经济问题没有精力去靠硬实力弹压伊朗,那他更不可能选择在这个时候通过台海问题与中国碰撞。

第二种情况,如果美国要对伊朗动手,那他在台海方向的意志延伸就更为困难。

台独分子是疯狂的,他们总是愿意相信他们的美国主子的官方发言只是外交语言。一旦事情不可收拾,美国人仍然会站在他们身后。

只是这次,情况彻底变了。无论第一种情况还是第二种情况,美国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精力投入台海方向。第一种情况和第二种情况都意味着美国进入或即将进入战略收缩期。美国一方面不会愿意白白放弃掉台湾,另一方面又不愿意与中国在这种时刻去碰撞。他需要时间等待自己的恢复。因此,他会大力弹压台独分子。美国人或许无力弹压伊朗,弹压台独分子却绝无难度。

再来看中国。当前中华民族最大的利益就是实现国家的复兴。台湾问题涉及国家尊严和民族荣誉,国家复兴也涉及国家尊严和民族荣誉。原则上来说,国家复兴才是更大的国家尊严和民族荣誉。在保持台湾不独立的前提,当然以实现国家复兴为第一任务。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包括法国、德国和俄国在内的世界强国,都曾经以牺牲领土的空间来换取国家强盛的时间。何况当前我国面临的矛盾和台湾问题的危机还没有尖锐到这种程度。因此,笔者认为,中国政府方面也乐意当前在台海地区保持稳定。毕竟,虽然美国战略防御阶段解决台湾问题可以避免和美国的直接碰撞,却不可避免地带来我国国际环境的恶化。而良好的国际环境,又是我国最短时间内实现复兴的主要条件之一。

在三个台海问题的角力方都无意或不能走上战场的情况下,台海局势终究会变得平和起来。3·22和奥运会,都不是不可跨越的门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