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靖国神社》为何被叫停 [转帖]

月31日,《环球时报》记者从纪录片《靖国神社》导演李缨处得知,原定在4月12日公映该片的4家日本影院已经决定放弃公映计划。日本《产经新闻》和《日本体育》等媒体报道说,原因是一些政治团体对其政治中立性表示疑问,要求中止上映。


在3月26日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靖国神社》刚刚获得最佳纪录片人道奖,当时李缨导演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就表达了对能否如期公映的忧虑。3月30日,《环球时报》记者采访到了李缨,他已经预感到“4月12日公映几乎是不可能了”。李缨说,在日本,从来没有哪一部影片遇到《靖国神社》这样的问题。之前也曾有韩国人拍摄慰安妇,有日本军人讲述战争中的暴行,也有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影片……这些影片在放映中都遇到过右翼宣传车的威胁抗议,但每部影片都继续放映。李缨没有想到,日本影院这次会将《靖国神社》下马。


李缨说:“这已经不是一个影视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战后日本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政治对文化艺术形成这么大的挑战,这是一种变相的政治迫害。这跟日本提倡所谓文化立国是矛盾的。”李缨从一些方面了解到,有一股“看不到的势力”让有关公司觉得若上映此片,将在日本社会没法生存,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才做出了放弃的举动。


李缨告诉记者,日本方面不会说封杀,但会施加压力。一是从资助的文化体制上。《靖国神社》本已通过了所有正常的审查,现在的事实却是政治审查高于所有其他审查。他的电影公司被以国政调查权的名义彻底调查。二是在出演者方面,国会议员曾直接给出演该片的老刀匠施加压力。三是通过右翼的威胁,对影片的制作、发行、宣传等相关人员施加压力。


李缨说,自民党众议院议员、曾是小泉辩护律师的稻田朋美,日前公开发表声明攻击《靖国神社》。稻田认为,这不是一部日本影片。事实上,李缨在日本拍摄的5部影片都曾以日本影片的名义参加柏林电影节,虽然他是一个中国人,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也都是中国人,但这个公司是一家依照日本法律建立的日本公司,而且李缨本人也是日本电影导演协会会员和国际委员会委员,摄影师、剪辑都是日本人。稻田朋美一方面强调自己懂法律,理解受法律保护下的文化自由,并不是针对影片的内容。但另一方面,稻田又说《靖国神社》有意识形态上的问题,比如说用军刀,用天皇等这样的表达方式。稻田还认为,靖国神社不可能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面对这样的矛盾,李缨很无奈:“我这个片子打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战争后遗症的根源在哪里,停止公映给出的答案就是拒绝反映。这已经成了战争后遗症的并发症,那就是失语症。”日本最大的二战历史教育是原子弹。在日本人的意识中,受害者的意识非常强烈。日本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田原总一郎曾告诉李缨,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强有力地追究靖国神社的电影,日本人看后会觉得很难受,但必须面对。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吕新雨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看过这部片子。她说,这部影片很震撼。它不是告诉你事实是什么,而是让你体会一种氛围。影片一开始表达的是靖国神社的神圣性,如果只保留前半部分,感觉就像歌颂靖国神社的片子。但影片更深入的是把这个建构的过程给解构了。如今没能如期公映,吕新雨说,这也说明了这部片子的力量。这个力量不是事实的证词,而是解构了日本作为战争美学的意识形态的过程。很遗憾,日本民众失去了反思战争意识形态的契机。以天皇、靖国神社、武士道的美学构成了一个意识形态运作的体系,当年可以驱使日本士兵成为杀人机器,现在也可以驱使日本民众不去思考战争事实本身。


(转自:环球网 2008-4-1 编辑:朱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