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在《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出版之际的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写在《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出版之际的话


http://blog.sina.com.cn/zhangxiongwen


张雄文




《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一书不日将面世,簇新的封面摆在眼前的时候,内心的激荡是无法言喻的。这自然不是个人辛苦获得成效后的点滴欢乐,而是一代元戎、华野统帅粟裕大将军真实的历史地位与作用得到国家权威部门普遍认可的巨大喜悦。




国人惯于锦上添花而疏于雪中送炭,往往神化地位高而权势显赫的人;对于因种种原因成为聚光灯边缘的人,则多以成败论英雄。一般百姓如此,即便肩负书写历史重任的史家也难免俗。我常常感慨某些史家“以论阉史”的治史观。史料是“足”,结论是“履”。宁可削足适履,阉割史实,也要死抱住老的结论不放。对待粟裕,便是从他的大将军衔逆推他的军事才华,从他的非正式野战军司令员的官衔逆推他的卓越贡献。




好在“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客观的历史真实,一如地下的烈火或涌动的春潮,任何阻遏的企图终究是徒劳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权势虚幻的泡影成为过去,一切自然会恢复其本来面目,人性的美丑善恶也将黑白分明。




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所刘庭华研究员,受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委托审查本书,于2007年5月8日在审读结论中说:“《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是一部具有相当研究的学术性、思辨性著作。作者主要通过对粟裕在解放战争时期直接指挥或参与指挥的许多重大战役的史实(考证),全力讴歌了粟裕的军事天才和他对中国革命战争胜利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不管是观点的阐述,还是史实、数字的引用,书稿大多采用第一手历史文电、作战命令等,用史料说话,而且均注明出处,这是写好一部信史的前提和基石。这也是《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一书的显著特点,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应予充分肯定。……全书的思想也比较明显:即粟裕没有评上元帅是遗憾,粟裕生前没有彻底完全平反是悲剧。应该说,作者这一思想,可以理解,无可非议。”




如此恳切的评价,不只令我激动,出版本书的人民出版社编辑们也颇感意外。这足以说明真实的力量以及粟裕将军本人人格的感召力。




刘先生还说:“本书在不少的地方写了粟裕与其他一些领导人的分歧意见,在第十章专门写之,并写得比较详细(即使如此,我看作者也还有许多言之未尽之话,确实也没有完全说透,我看再过30年以后才有可能)。”鉴于书稿原名,他建议说:“书名能否改为《中国的拿破仑――粟裕军事理论与实践》?《走近粟裕大将军》的书名太一般、太俗了。”长者的肯定一直是我坚持不懈的精神支柱。虽然出版社后来没有接受刘先生书名的建议,却令我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努力与付出是值得的。




粟裕将军的秘书、《粟裕传》作者朱楹将军不仅常关心我的成长,还在替本书写的序言中肯定:“书稿中反映出对军史战史的博学,对粟裕的深刻认识,以及对论点的入理剖析,令人叹服。尤其是该书在大量真实史料的基础上,运用比较的笔法,衬托、展现、刻画人物,更增强了文章的说服力,读来令人不忍释手。《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是我多年来看到的关于粟裕历史与理论的一部佳作,一部符合历史真实的好书,同时又是作者以勇敢精神凝成的思想结晶。”这与其说评价,不如说前辈的鞭策,叫自己时时警醒,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这本四十余万字的书稿,其实是我多年来在图书馆、档案馆翻阅文档,或者在军事网站上与众多朋友们互相切磋、共同学习的集成,应当感谢的人难以计数。当面赐教的如侗枫、鞠开、刘祥顺、杨进铨、吴跃军、盛夏等专家学者,常赐以各种鼓励的如高峰、刘宇扬(枪与玫瑰)、王侃、王晓明以及其他诸多知名或不知名的友人,都是我当终身铭刻在心的。更有人民出版社的李惠老师,不仅为我的书稿立项,一年来,还以编辑《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的一贯要求,对书稿精细地一校、二校、三校,字斟句酌,精益求精。令我感受到了国家最权威出版社的严谨,也深感此生的巨大荣幸。




《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出版,就个人而言,仅仅是探索了一小步,日后应当勤勉的事情还多。作家师东兵说:“对我们这类研究历史,把再现这段历史作为自己己任的作家来说,在写作中必然要把这类人的伪造和所蒙上的灰尘来个清除。而不管这些人曾经担任过什么高官显位。”我唯有以此作座右铭,不惮于前行而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