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尘封56年的历史 追踪亚洲最大要塞里的慰安妇 [转帖]

据《辽沈晚报》4月2日报道,四月的牡丹江依旧大雪冰封。昨日,在侵华日军半个多世纪前修筑的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东宁要塞附近的一个偏僻的小村,75岁的慰安妇幸存者艾香,终于打开了一段尘封了56年的鲜为人知的历史。


东宁曾运来1000多名慰安妇


东宁要塞坐落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宁县境内,据县文物馆的领导介绍,“二战”时,侵华日军曾在这只有3.5万人的小县里囤驻关东军3个师团计13万人,从1933年至1945年建立了数百个现代化的军事工程,被日本人称为“永久的东方马其诺防线”。面对这么庞大的队伍,为了稳定军心,日本人便用火车运来了1000多名慰安妇。仅有据可查的当年东宁5镇就设有慰安所达39个。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这些慰安妇也像谜一样地消失了。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1000多名慰安妇绝大多数隐姓埋名或客死异乡,即使活下来的今年也都在75岁以上。最近,东宁县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全县范围内寻访,只找到4名慰安妇,她们却都拒绝谈论这段屈辱的历史。


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来到牡丹江


艾香的身高有1.5米左右,消瘦的脸上布满了纵横的皱纹。但白发很少,思维敏捷,口齿轻脆。记者发现老人特别敏感,尽管记者特意挑了一个家人不在的时间采访,但只要门外的小院一有响动,老人便不说了,不住地眺望半天。


艾香的父母渡海到异国日本打工,她便出生在日本。她从7岁时就开始在日本一家旅店做苦役,劳作到15岁。有一天,小妹找她说,妈生病了,让你回去一趟。老板不同意,艾香跪下哭着乞求了3天,才说服了老板。回到家中,母亲说啥也不让她去了,对她说,你现在15岁了,可以进工厂了,而且还有工钱。就这样艾香进了一家纺织工厂。工作了一个月,有一天,母亲急忙让她回家,说有好事。


回到家里的艾香见到了母亲和另一个女人。后来,艾香才知道,这个女人的丈夫在日本关东军。女人让艾香跟她去中国工厂,说顿顿可吃上大米饭,工钱也比家里这边多得多。到时,母亲和妹妹都可以接过去住。


不久,艾香别了母亲妹妹,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和那个女人登上了开往牡丹江的火车。这一年是1942年。


平房内惨叫声不断


下了火车的艾香看到的景象让她恐怖异常。到处是持枪的日本兵和运送大炮、坦克的军车。艾香问女老板,工厂在哪里啊?女老板笑着没说话。过来两名日本兵不由分说,就把她抬到装着军火的火车上。


火车开到了东宁要塞,在一处平坦的山坡上,孤零零地坐落着两排盖着稻草的平房。每个平房都能有五六十米长,中间是走廊,两边有20多间小屋。到处是年轻的女孩子,每个平房里都有20多个18至20岁的女人。刚满16岁的艾香年纪最小,她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就问进出的姐姐,涂着厚厚脂粉的姐姐们都不愿说话,问多了就痛苦地说,你就别问了。


艾香开始的工作就是烧开水,她每天从早到晚要烧10多炉水,后来她知道,这些水是慰安妇用来洗下身的。艾香还看到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日本军官和士兵,站着排进进出出,从早上7点到凌晨两点。姐姐们的惨叫声不断,艾香越来越感到可怕。


10多天后,艾香同样分到一间小屋。小屋有10多平方米,屋里有一铺炕和一个放东西的柜子,柜子上面有一面镜子。一扇木门挨着走廊的方向,没有锁。老板给她起了个日本名字叫“米脂高”(音译),并把写有她名字的牌子挂在房间外,另一个牌子挂在柜台那里。前来寻欢的日本兵先向柜台点人,再拿着日本钱给她,她不认识上面写着什么,但每次是一张纸钞或一个铜板。她再拿着钱去老板那里换一个纸壳做的,上面写有“2”字的票。


第一次,进来一个日本兵,把她吓坏了,然后,一个接一个……还是处女的艾香痛不欲生。艾香说,每天达不到15个小票,老板和日本兵不让吃饭,还要打耳光、泼凉水、罚跪。


3年,1000多个日夜,残暴的日本鬼子不仅夺去了艾香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自由、爱情、尊严,更毁了她一生的命运。


慰安所是座人间地狱


艾香知道了自己这间慰安所叫“爱简所”,另一个叫“东京亭”。每天都有日本兵排队等着,最多一天要接待20多个人,有时达到休克为止。


等得不耐烦了,日本兵们就用脚踢门,白天一般是士兵,在半小时左右;军官从晚8时到次日晨2时,但只要有军人到,慰安妇就不能休息。慰安妇多数都得了病,且不能生育。至今艾香仍是腿痛不断。


艾香说,完成任务的慰安妇吃的是高粱米饭、大葱沾盐面。过年时高粱米里掺一些大米,没有钱。没有完成任务的慰安妇饿得受不了,就去偷点青萝卜吃,被日本兵发现后,扒光衣服,用木棍往死里打,边打边取笑。


每次慰安妇接待完了,再难受也得化妆抹粉,笑脸迎接下一个。否则,一经发现,就打得死去活来,还往鼻子里灌辣椒水,醒过来还得接客。对于生病的慰安妇是不给治的,也不给饭吃,眼看着死去。艾香说,她亲眼看着一个姐姐病死后被裹上自己的被子,由两个日本兵抬到山顶扔了下去。


慰安妇是跑不出去的,因为四面都是日本兵营,没有通行证就会被抓回来。


她始终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身世


1945年的夏天,艾香发现这天早晨一个日本兵都没来。老板也没了,她和姐姐们走出去,发现天上是轰鸣的战斗机,她们惊叫着奔跑到远处的林子里躲起来。3年了,艾香头一次呼吸到清新的空气,又感受到了金色而又温暖的阳光,看到了远方中国百姓房顶上的炊烟。她知道自己解放了。


慰安妇四处逃生,艾香就在附近的一个村子生活下来,并将这段屈辱的人生经历深埋于心。19岁时,艾香嫁给了当地一名24岁的小伙子,他后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了。31岁时,艾香又找了一个老伴,1995年去世了。两个老伴和她生的一儿一女都对她很好,但她始终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世。


记者感言:因为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许多慰安妇终身不幸


日本是惟一一个建立慰安妇制度的国家。当记者把今年2月,日本右翼势力诬称“能成为慰安妇,对这些妇女而言,反而是出人头地,且收入稳定,也可以存钱,并非被迫从军,而是自愿且享有尊严”的不齿言论说给艾香大娘时,她大声喊叫,并从炕上冲出屋去。这是老人气愤至极的表现,她不忍当着客人面发作,过了10多分钟,老人才回来,深深鞠躬,表示歉意,却仍是心绪难平。


据悉,慰安妇制度涉及大半个中国,日军直接参与了对慰安妇及慰安所的管理。据不完全统计,有大约40万的慰安妇被日军蹂躏。日本战败后,只有日籍的慰安妇能够回国,中国、东南亚等地的慰安妇或被集体屠杀,或被抛弃在异国他乡,侥幸生存下来的,因为这段不堪回首的屈辱经历,终身都非常不幸。


目前,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教科书没有提及强迫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的罪行,至今没有一名慰安妇得到日本政府的赔偿。


(遵照老人的要求,本文隐去了她的真实姓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