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特务掉进粪坑里

许三多的爸爸说“民兵也是兵!”这话没有错。民兵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下面我就给大家讲一个五六十年代的民兵故事。

我的家乡是与福建交界的小渔村,那时候,经常有台湾的特务渗透进来,有空降的也有坐船的。所以民兵营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所有的基干民兵一律配枪,定时组织训练。民兵们每天除了出海打鱼种田外,都要轮流站海防哨,晚上在村外和海边都安排有哨兵,村子里面也有民兵巡逻,主要就是防止特务和海匪的破坏。由于当时通讯不发达,值执勤的民兵都会带一个铜锣,一有情况就以敲锣为信号,通知其他人。

那时候这一带都没有通电,晚上大家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都有早早地睡觉。民兵大头紧了紧腰间的武装带,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提着锣来背着步枪来到了村子的外面。大头今年19岁,参加民兵已有一年多。由于头比一般人要大,出生的时候接生婆说,我做了三十几年接生婆,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头!从此,大头就有了名字。由于这个头,令大头很懊恼,经常给村里的人取笑。不过大头他妈说了,头大才聪明。所以大头一直认为自己能干出一番事业,最少也要像他哥那样在部队里当个排长。为了给将来当兵打下基础,大头主动地参加民兵。

这个哨位是民兵们最不想来的,这里是村子外边的一片厕所,再过去一点就是沙滩了。村里的每家每户都会在这里挖一个几米深的粪坑,用来收集粪便以供田里使用。在粪坑的上面架几条木板或是石板,再围着彻几块砖那就是厕所了。可想而知,这一带的气味是多么地“清香”。这里原来是没有设哨位的,要怪都怪县武装部长,这老小子上一次来这个村检查工作,对民兵营长说如果他是特务,一定会从这里登陆。从此以后,这里便多了一个哨位。

今晚的天气不错,已经是初二了,一丝弯月挂在天上好像陪着大头站哨。大头拿起了步枪,上好刺刀,拉开了刺杀的架势。想象身边同时来了几个敌人,一下子左突刺,一下子右突刺。

“咣”的一个锣声突然从村子里面传了出来,大头警惕地朝锣声的地方跑去,同时也拿起了锣敲了起来。其他的哨兵听到了锣声也敲起了自己的锣,不一会,整个村子沸腾了起来。村里的青壮年拿扁担和扁担;拿锄头的拿锄头;跟着锣声跑向出事地点。之外在民兵营长的指挥下兵分几路将整个村子搜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敌情。

这时民兵营长追问是谁先敲锣的,几个值班的民兵都说是听到大头的锣声才跟着大头敲起来的。营长问大头,你发现了什么敌情?大头说他是听到了村子里面有人敲锣才一边敲一边跑过来的。

这时,站在旁边的阿婆笑了起来。她说她今晚倒洗脚水的时候,不小心铜脸盆掉在地上“咣”的一声,之后就听到了村外面敲锣,敢情是大头将脸盆声当成锣声了。大家一听又气又好笑,搞折腾了大半夜原来是虚惊一场。乡亲们见没什么事骂骂咧咧地都回屋睡觉了,营长更恼火,狠狠地臭骂了大头一顿。可这还没完,他爹走过来黑着脸对着他的头痛不猛敲,还好营长拉住了。大头回到哨后,自己还在骂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不查清楚就乱发信号。刚刚给爹敲了几下的头还隐隐发痛,他知道爹生气是因为他丢爹的脸。

就在这时,大头听到粪坑里有“扑通扑通”的声音,他顺着声音走到了粪坑边,用电筒一照,里面真还有一个人。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粪坑里面的人一见坑上面有人,放开了喉咙大叫“救命!”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大头也顾不得臭了,趴在了坑边把手伸给那人,可是那个够不着。坑壁又滑,那人也没有地方可以借力,眼看那人就要沉下去了。这时大头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根竹杆,便拿了过来,把那人拉了上来。

那人上来以后,躺在了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这时,大头的枪已经顶住了他的胸口。并大喝:“你是干什么的?”

“兄弟,不,同志,我是路过的!”

“你骗谁,这里三面环海,你怎么路过?蹲好!”大头这时从他的身上搜出一支手枪。

“兄弟,你放过我,我给你钱!”说着就要伸手到口袋里。

“别动!”就在大头制止他的时候,突然这个人一个转身,握住大头的枪管,将枪口推开。不好,要抢枪。大头用力将枪往后一收,全身用尽力向前一撞,“扑通”的一声,那个又掉进了粪坑里。这时大头拿起了锣大敲起来,又扯开了喉咙大叫“抓特务,快来抓特务!”

不一会,大家都赶到了,将那奄奄一息的人拉了一来。经审,此人是台湾派过来特务。他们一共有两个人,大船将他们送到了近海,他们划着橡皮艇在这海滩登陆。就在他们准备潜入村子的时候正常是大头误将阿婆的脸盆声当锣声,这两个特务还以为给人发现了,就往回跑,由于慌不择路,一个就掉进了粪坑,另外一个顾不得救他,自己跑回大海逃命去了。

过了几天,大头戴着大红花从武装部开表彰大会回来,从此村里面就没有人再笑他的头大了。大家说,如果大头的头不怎么大,那就更不顺眼了!


(从现在开始到下个星期五,小刀因为不在广州,所以无法上网,如果需要帮助的请找其他版主,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08-4-3 16:08:01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