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啊!我的军用水壶

QQ姥爷 收藏 18 2391
导读:凡是在基层部队待过的,有过行军、作战等野外生存经历的军人,都会对自己用过的军用水壶有一种 或浓或淡的爱。我对它的态度,就属于前者。 记得解放战争末期,刚参军不久,我们这个青年干部训练班的学员,奉命西进,说是要走十八马站( 旧时一马站约合90华里)解放兰州去……

啊!我的军用水壶

凡是在基层部队待过的,有过行军、作战等野外生存经历的军人,都会对自己用过的军用水壶有一种

或浓或淡的爱。我对它的态度,就属于前者。

记得解放战争末期,刚参军不久,我们这个青年干部训练班的学员,奉命西进,说是要走十八马站(

旧时一马站约合90华里)解放兰州去。我们这群来自西安的青年学生,除了参军后发的两套粗布(陕北老

解放区农民支援前线,用手工纺缐织的那种窄幅土布)军装、一床粗布夹被、一个小搪瓷饭碗外,啥也没

有了。打背包的绳子,还是各人自己用发下来的旧布搓的。我们见老学员都有挂包、水壸、皮带、绑(腿

)带……,很是羡慕。腰带、绑带可以没有,但挂包、水壶却不能不备。所幸,临开拔前给每人发了两万

元农民币的津贴费,就去驻地县城的街上,找小炉匠订制了用镀锌铁皮敲打成型,再用锡焊的水壶,西

安娃一窝蜂地一人一个,水壸塞子就是一截包谷(王米)芯,别的同学有参军时带的书包也能当挂包用。

我没有,就把队上刚发的有一条有彩色条纹的花毛巾两折半地缝了一个拿今天时兴话称“酷”的挂包,

用来装牙刷牙粉铅笔,还和一本艾思奇著的《大众哲学》。

七月流火天,行进在陕西关中的西兰公路上的西进大队,顶着如火的烈日,身上那个汗呀,直是冒个

不停,这自备军用水壶的水,既保证了我那汗的长流,也避免了这学生兵的中暑,每天60--80华里的行

军,慢慢地也觉得并不辛苦。真庆幸自备了这“军用”水壶,更感谢那行前两万元的进“帐”。

以后,这水壶,那挂包,又陪我进了医校,跟我去过莲花山森林中运木,还参加天兰铁路的建设,紧

跟着又踏上去宁夏接防的征程。这锡焊的水壶漏了焊,焊了又漏,虽然愈来愈丑陋,但我却离不了它。

建国后,随着国家经济的好转,军队装备就愈来愈好,愈加规范,上级发来了上面印有八一五角星的

铝质水壶,我总算告别了那自备的军用水壶;发来了草绿色军用帆布挂包,我那彩条“酷”包,又“复

员”成毛巾一条,重操“旧业”,既擦脸又洗脚,直一个物尽其用。

1959年部队进军西藏,奔波在那滴水成冰的茫茫莽原上,我们的铝质军用水壶,一个个被冻得失去了

原先的模样。(由于气温大低,昼夜温差达40/摄氏度,壸里的水因结冰后体积增大就把水壶擎大了,原

先贴身侧凹下的部分,也就鼓成园形了。)

在藏北执行任务时,我那水壸,除了装开水、茶水外,只要得着机会,遇到牧民的帐房,我就把买自

藏胞牧民的酸牛奶,加上一大把白砂糖,装得满满当当,行军中既解渴又解饥,直一个潇洒得苦中有乐

后来,装备研究部门,为了解决高寒地区军用水壶结冰的发生,专门研究了几款军用水壶,供连队试

用。其中有一款金属外壳,里面并列两个各装一斤多水的玻璃保温瓶胆的军用水壶,但因经不起磕碰而

未被采用。最后,还是在原来的铝质水壶外加上有两层羊毛毡,一层防水橡皮布的既保温又防雨的保护

套,使用起来还算不错,虽说保温效能还差点,外型也雍肿了许多,但不怕磕碰,也将就着能用了。本

人至今仍保存着这样一个有保温功能的军用水壶。



2008.4.3.[/size]

本文内容于 2008-4-3 15:59:14 被QQ姥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