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二十八年秋,在苏北大地一角的泗水之滨,一个叫城厢镇的小村子里,50岁的老秀才李儒文意外的迎来了久盼难求的娇儿。

由于生于入秋这天,又是自己的传后香火,满身书香气息的老头扳指敲算了半天,给这为他带来无限希望的儿子,起了一个很为“得意”的名子—秋宝。

此前李秀才共生有3个孩子,按他的话说祖上积德不够,生了三个赔钱的货。

三个女儿大的叫清莲今年18,二的腊梅今年15,小女可心今年13,因家境殷实都正随本村私塾读书,三个丫头就数可心人最为秀气,脾气最是乖巧,甚得老李夫妇宠爱。

可自打秋宝出生,不仅清莲、腊梅位子急转直下,就连甚得宝贝的可心也变成可有可无了,为此可心十分妒忌这个弟弟,痛恨着自己,痛恨着自己为什么就是个女儿身!

出生后就引起众怒,可伶的秋宝啊,姐姐们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

对好不容易得来的老来子,老秀才疼的如同心肝,骑在头上怕摔,搂在怀中又怕压着,整个不知怎么着才好。

这天,他正准备去亲下儿子那既充满童尿味又让他心醉的小屁股时,或然发现一个异乎寻常的迹象,看着小屁股上那一块块青紫的斑痕,他先是疑忽了会儿,可他啥也没说,只是用那湿蕴的嘴唇不断的吮吸着,好象那只是一圈圈灰痕,把它细细吮去一切也就消失了。

其实这几天他从几个女儿,尤其是可心那充满恨意的眼中他也明白,但女儿也是自己的又能让他说些什么呢!唉!

这天,正帮妻子李氏缝制小秋宝新衣的老秀才再次听到小宝那如同杀猪似的嚎叫声,别看是50出头的人,可他就如一阵急风跑了过去。可心那充满怨恨的眼神和青莲、蜡梅满脸的开心,顿时让他火起三丈,他瞄着秋宝屁股上新添的一片片色彩斑兰的花儿,从没打过孩子的秀才,愤怒的脱下脚上的老布鞋没头没脸的向可心招呼下去,可心任由这阵无边的暴风骤雨吞噬,面带丝丝伤心的冷笑,清莲、腊梅哪见爹爹如此阵势,慌慌忙忙跑往娘的那边。这顿惨打没有让可心屈服,但可心那坚强的毅力真是让老秀才震撼!

回屋后,对着李氏李秀才不断的叨崂着:这些孩子怎么了?竟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敢下手,真是反了!

老伴李氏言语道:她们也都是我们的骨肉,父母之爱她们本来都该享有的,可自打来了秋宝我们就没给过她们应有的关心,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看样我们真的该……老秀才抬眼望向李氏,李氏怕老头子生气连忙停住了下面的话头。

经李氏此番言语,老秀才慌然醒悟道:确实是我们错了,我们枉为人父母啊!

…….

没等可心伤好,老秀才立即带上李氏,招齐青莲、蜡梅和可心进行家庭勾通。

秀才为了找个台阶首先指着秋宝问几个女儿道:他可是你们的亲弟弟呀,你们怎么下的了手呢?这不太让我们做爹娘的失望吗!几个丫头委屈的反问,爹,我们也是你的亲女儿呀,那你为什么有了弟弟就把我们忘得一干二净了呢,自生下弟弟后你用正眼看过我们了吗?

老秀才望着几个女儿,哎叹不已,看样我们老人错了!不过你们真傻,我们每天不管看不看着你们几个,你们还不都是我们最亲的儿女吗!我们不疼着你们还能去疼谁呢?现在你们弟弟还这么小!爹和你们的娘为他忙的那里分的开身啊!真的没时间来照顾你们,不过经你们提醒,爹和娘一定会抽出时间的。谁让我们是父母呢!唉,想想你们的祖父祖母再看看我们俩个做爹娘的,感觉我们真的不知该怎么做才好。父母、父母、做父母难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