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推绝育换枪计划 男村民宁要枪不要孩子

香港 亚洲时报 撰文 Shuriah Niazi

2008/04/02, 周三


印度博帕尔(Bhopal)--- 印度有一个皇法不至的地区,因犯罪活动异常猖獗而臭名昭著,是强盗土匪的天堂,它就是中央邦(Madhya Pradesh)的昌巴尔(Chambal)。当地百姓长久以来对枪支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如今,政府利用这种情结在当地打响了一场颇具创意的计划生育运动---“绝育=合法拥有枪支”。


最近这里出现了有趣的一幕:男性村民大排长龙,等着挨刀子,动手术把输精管切除,为的是获得一纸在他们看来无比珍贵的枪支执照。鉴于该地区一直武器泛滥,是犯罪重灾区,男人想拿到拥有枪支的许可很难,申请手续繁琐不说,还常常不获通过。现在容易多了,只要有绝育证明在手,马上就有加塞加到申请队伍最前头的特权。


想出用这个怪点子来控制婴儿潮的人,乃宾德县的区税务官Manish Shrivastava。根据Shrivastava的说法,昌巴尔营养不良儿童和患贫血妇女的比例全国最高。他向《亚洲时报在线》表示,绝育令男人失去男子气概的思想根深蒂固,以及民间对入侵性手术强烈抵触,使得此前开展的计划生育运动以失败告终。


今年以来,已经接受了输精管切除手术的男士超过175人,数十倍于去年(仅有8人),Shrivastava预计未来几个星期还会有上百人主动绝育。这个有立竿见影奇效的运动,招致卫生和执法官员的猛烈“拍砖”。其中一块“大板砖”来自德里的泌尿科专家Suresh Rawat,他3月5日在《电讯报》撰文,痛斥Shrivastava的点子“不可理喻,不负责任”。


不过,支持者大有人在。连不少昌巴尔家庭也认为,运动是朝着获取求之不得的武器的方向迈出了正确一步,解决人口增长过快的良方,帮助昌巴尔摆脱旧时代桎梏及恶名,从而走向现代化的有益举措。


从5世纪开始,昌巴尔就成为了土匪、强盗和暴徒的天堂。历史学家称,甚至在莫卧尔王朝时期,强大无比的中央政府也有心无力;仅在1959 -1963年期间,宾德地区被击毙的土匪就多达216人,落网的697人。昌巴尔是传奇人物、强盗女王Phoolan Devi等强盗头子的老巢。


很多人认为,昌巴尔以枪支为荣,拥有枪支是很有面子的事,是身份的象征。众所周知,当地居民很舍得花钱购买武器,很喜欢向人展示自己家里收藏的火器。宾德地区售卖枪支的店铺超过92家,拥有合法枪支牌照的人至少有2.3万。邻近的希沃布里(Shivpuri)及莫雷那(Morena)两个地区,枪支牌照的数目分别为1.1万和1.5万。走在这些地区的乡间小路上,常常能看到肩膀上挎着枪的村民。


一提起昌巴尔,印度大报总以“土匪滋生”的沃土相称。可见,当地百姓以枪防身也是很自然的事。当地一个名叫Pravin Chitransh的记者告诉《亚洲时报在线》,“时至今日,土匪仍十分猖獗,买把枪自卫实有需要。所幸,大多数土匪从不伤害普通百姓”。


Chitransh还说,一个男人要是丢了自己的枪,那可就颜面尽失了。当地流传着一种说法,一个连自己的枪都看不住的男人准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枪支还充当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清算旧账的工具。2005年,莫雷那地区的警长以枪支牌照为好处,鼓励人们举报犯罪。


昌巴尔的大部分村民世代以耕种为生,到今天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农地开垦逐渐改变了那里的地形地貌,其天然具备的适合土匪活动的环境也在发生变化。邦政府希望,假以时日,农业的振兴能成功打破当地贫困的恶性循环。


不过,旧有传统的生命力依然强盛。即便百姓改邪归正,重事农耕,不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也难舍对枪支的钟情。一如一个宾德居民对《亚洲时报在线》所说的,“没枪事小,尊严事大”。


39岁的Mewat Singh上月接受了绝育手术,名正言顺拿到了一纸枪支牌照。“在这里,要拿到枪支牌照很难”,他说,“政府让我们以绝育换取牌照,是天大的便宜,何乐而不为?”认为多要孩子不如要把枪来得实在的远不止他一人。好几百个村民对枪支牌照朝思暮想,如今只要挨一刀就能名正言顺,轻轻松松拿到手。Singh一语道出很多百姓的真实想法,“绝育可谓一箭双雕,既不妨碍享受性爱快感,又能拿到枪支牌照”。


据宾德首席医疗官Dinesh Kaushik博士介绍,这种绝育手术不会使人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将输精管切断,从而阻断了精子的输出而达到避孕的目的;手术后,睾丸能继续产生精液,但无法排出;所产生的精子在体内分解并被吸收;手术不会影响睾丸激素水平,不会改变男性生理特征,绝对无损勃起功能,不影响性生活质量。


当地警方称,枪支的增加未必意味着犯罪会相应增加。宾德的一位警署署长Mahesh Budholia也认为,老百姓手里的枪多了,自卫的能力就越强了;“没人会等到拿了枪支牌照以后才作奸犯科,非法拥有的武器一样能充当犯罪工具”。


至于当地妇女,也都为该项举措拍手叫好。Kanta Tomar对《亚洲时报在线》说,“我不认为这个措施有何不当。毕竟,发放牌照的是那个税务官(指Manish Shrivastava)。他希望接受手术的人多多益善。他在为控制人口贡献自己的力量”。


然而,身为社工的KS Mishra指出,为了枪,昌巴尔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绝育=合法拥有枪支”实属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旁门左道,政府该想想其它法子鼓励少生孩子。


Shrivastava不以为然,反驳道,“它对推广计划生育大有裨益。大批人村民为了拿到牌照,自愿接受手术。我们的计划非常成功”。



译者 寸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