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 密 第七章 诱饵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一个小时后,地形渐渐开阔,道路两边都是黄土堆,呈S形摆在前面,雷远老远就将车停下,并不往前,仿佛知道前面有危险。

隐藏在土堆后面的长臂人有些着急,转脸问苏月:“这两人也够狡猾,难不成知道我们在这里设伏?”

苏月盯着前方,雷远已将车辆往安全地带靠拢,说:“有可能,别忘了他们是干什么的,叫大家小心!”

长臂人献媚的说:“苏秘书,你怕什么,我们手上有棋子,这场仗他们输定了!”

苏月狠狠看向他:“记住,任何事在没有得手之前都不可大意!”

长臂人看了看她,一幅不屑一顾的神情。

马立党、雷远早知道前方还有埋伏,做为搞保卫和情报工作的他们来说,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沿途路线早已派人侦察,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他们要周和平一行回去,就是害怕敌人望风而逃,他们要给尽敌人机会,让敌人露出他的尾巴,他们可以暂时是羔羊,而最后,他们将是最高明的猎人。

雷远正将车往死角方位靠,前面一阵尖锐的哨声过后,枪声大作,撞击得地面一阵石屑飞起,反光镜破碎,马立党马上拉起方阵跳车,往左边一滚,到了一处土堆后面,雷远推开车门,就势掩于前边一处土堆,敌人是沿埋伏点掩藏,呈纵深状射击,子弹一头扎进土堆,便没有了强劲势头。

马立党跳车后出枪,他将早已准备好的弹匣提在手中,半蹲,微冲架于腿上,扳机扣到底,子弹“嗒嗒嗒”响个不停,前面土堆冒起迷离的灰尘,一个弹匣十几秒便用完,他左手早已摸好替换弹匣,随手抛出两个,叫道:“老雷,接好!”

雷远接住马立党甩出的弹匣,又是点射得灰尘迷朦。

方阵紧紧掩于土堆后面,枪声丝丝撞耳,敌人的疯狂和周密令他难以想象,之前黄万金团伙已设点埋伏,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抢走秘密,他们竟然设了两道埋伏点,心头不禁抽出一口凉气。

苏月看着对面顽强的抵抗,想怪不得黄万金溃败,冷哼一声,心说总部两人把自己也想得太简单了,她声音不大,命令:“往前攻,他们抵抗不了多少时间!”

枪声又变得密集,奔向马立党左右两边,马立党根本不能抬头,他看了看雷远处,也是一样,他背靠土堆,稍微吐出一口气,伸手摸向弹匣处,再抬手时,已是一脸自信,他将枪收回,弹匣在握,看准机会猛的将弹匣甩往前面敌人处,弹匣落在了土堆旁边,对方不知甩来的是什么,有一丝停顿,看着在身旁的弹匣。马立党举枪一窜点射,子弹直奔弹匣而去,里面满满30发子弹像一个炸药包,遭到猛烈撞击后发出“嘭”的巨响,弹匣马上迸裂,像弹片一样朝四周飞散,对面传来哇哇怪叫声。

雷远点头,说:“这招不错,老马!”

再看马立党,又握了一个弹匣在手,对面敌人信心大挫,不敢近前,紧紧盯着会从空而降的弹匣。苏月看到眼前景象,脸上竟没有一丝愤怒,说:“大家停一下!”

长臂马上大叫:“停、停!”又转脸讨好的问苏月:“苏秘书,是不是将人质带过来!”

对方停火后,马立党不知是什么意图,也不再开火,紧紧看着前面动静,四周由暄嚣变得寂静,有丝丝凉风吹过。

雷远的心里响起一声炸雷,他的眼神渐渐迷朦,甚至有泪光在闪动,前面空荡荡的马路上站着两个人,一人手臂奇长,还有一个小女孩——那是他的女儿,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自己的女儿,更没想到敌人的手会伸得如此之长,他仿佛看到了女儿天真无助的眼神,她的身体是那么瘦小,而后面,却有庞大的深山做背景,凉风将他女儿的头发吹起,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长臂却紧紧的站在她身后,推着她,雷远没想到这种血腥场面会让女儿看到,他的眼神深情的看着女儿,生出的却全是愧疚,一抹苍凉泛满心头。

长臂叫道:“雷远,你看看,这是谁?”

雷远不能回答,他将双手插进泥土,里面石头坚硬,指尖顿时渗出了鲜血,他一直是坚强的,没想到在此时却觉得如此脆弱和不堪一击。

长臂咬牙说道:“为了手中的那份秘密,你难道不要自己的女儿了吗?”

马立党、方阵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心情同样沉痛,喉咙如同被人塞进一团刚丝球,他们痛恨敌人,痛恨自己,痕恨任务,但只一瞬间,他们已将感情压住,充满怜惜的看着痛苦挣扎的雷远。

长臂跳起来叫:“给你1分钟时间考虑,没了你女儿,我们不损失什么!”

雷远再次将目光放向女儿站立的地方,他害怕再也看不到她,他害怕失去她,当他再次深情打量她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做好失去她的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