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新兵与国家总理的初次相遇.——敬爱的周总理与哨兵的故事

龙狙 收藏 166 62926
导读:根据父亲的亲身经历整理而成的会议性质的文章。 父亲曾在中央警卫部队服役;文章讲述了他在军队时的一些个人轶事与当时普通士兵的思想和精神。 在叙述他的个人故事的同事,重点描述了作为一名新兵在履行职务时第一次见到周总理时的花絮故事。

一个新兵与国家总理的初次相遇.——敬爱的周总理与哨兵的故事

首先谨以此文——向人民的好总理致以崇高的敬意,我们从未停止过对他的怀念。

另外,也以此文表示对我父亲的敬意

前言

言必称“周总理”,不许直呼其名是我家的家规之一。

总理的名讳,从我儿时记忆起至今,在我们家是绝对不能提的。

深究其个中缘由,和我父亲有着根本的、直接性的关系。所以,请允许我首先介绍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军装照”事件

父亲小时候在我心目中绝对属于神秘人物:一身藏蓝色中山装虽已洗刷得微微褪色、领口袖口也泛起了细小的毛边,但是一穿在他身上总是显得那么挺拔、熨贴和精神气十足。一双制式的三接头军用皮鞋已经补了很多针脚和补丁了,但是每次外出他都会细心的打上扁圆铁盒装的金鸡牌鞋油,旧皮鞋总是擦得乌黑铮亮。年青时他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那叫一个铁画银钩。总之整个范儿象极了日后电影《中南海保镖》中明星李连杰身穿西服执行任务的做派——说是玉树临风毫不为过。

我小时不明白他有过怎样的经历,只是觉得他身板始终很正,走路总是稳稳当当的不急不缓。我屁大一点还得靠裤裆里夹着尿布才能走稳八字步的时候,就能在几百米外的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他来。——等自己也着了制式马甲吃上了军粮才明白,那年代,除了百战杀伐、训练有素的第一流的职业军人,谁还能走出如此这般的军姿风骨来?只是当时委实还小,压根不能将父亲的朴素的生活习惯作风、良好的行为姿态和他曾经的神秘职业作任何联系——再说那时也不知道呀。

8岁时趁大人不在,偷偷翻看家里的老相册,无意中看见一位绝对帅气挺拔、身着簇新戎装的年轻军人照片,便好奇的去问母亲:妈妈,这位叔叔是谁呀?怎么在咱家的相册里?母亲笑答:这就是你爸爸啊!傻小子,才知道你爸爸也是解放军吧?好好看看,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多精神!

即便参照现在的审美标准,父亲年轻时的照片虽略显憨直,但绝对当仁不让的属于帅哥群体内的一员……那眼神,那眉宇,绝对够清澈够纯洁保证一尘不染呀。我党我军最崇高的传统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简直就是为他这类人量身打造的终身制职业培训计划。

后来我才知道,我父亲当年服役的那支神秘部队,除了种种与其它部队绝对不同的特殊之处外,还真是对入选者有着五官上的一定要求的——虽然不能和国旗班三军仪仗队什么的相比——但也不能让首长们一见着您就心情不爽食欲不振不是?所以歪瓜裂枣青春痘麻子脸瘢痕体质的就免谈慢走不送了,哪怕您根再红苗再正,军事素质再优良思想品质再优秀;首长心情好吃好饭重要,还是小样你的青春痘麻子脸重要?——首长们一不小心看着您了就吃不下饭了,那得给全世界的革命事业造成多大损失啊?

难怪我妈当年能同意嫁给我爸——也难怪我在大学时经常被女孩子一见倾心的倒追————辩证唯物主义因果论和遗传学这玩意绝对的科学,绝对的有道理。

但令我困惑的是,自“军装照”事件曝光后,无论我和姐姐们如何追问,父亲却缄口不谈他的从军经历、也禁止母亲泄露相关信息。(——后来我成了家里知道内幕最多的人则纯属偶然)就如同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照片里不过是另一个替身或者某个不幸很象他的陌生人。

我只知道,他认识很多人,在电视机上。

有时候看新闻联播或者全国代表大会什么的,他会喃喃的自言自语:嗯,他还在哦...;唉,这个老姐姐啊,身子骨跟年轻时不能比了....他认识太多当时经常在大会堂主席台上开会的人。

还有就是,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未去过北京,可是他却对北京熟悉的不得了。我10岁时跟我那糊涂妈第一次到北京就迷了路——要不怎么叫糊涂妈呢?结果在警察来之前我妈急哭之前(找人也没说明白或者没问明白,那时也没有出租车。)我就成功的找准了方向。全凭记忆中我5岁时父亲讲的小故事;其中那些关于北京的街道和建筑的一些零星描述片断对我找回到正确的地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指南作用。我那糊涂妈则悚然大惊,以为我是转世投胎的灵童,——我倒!

装孙子未必不英雄

在我13岁的时候,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意外事件,我可能很久都不会知道父亲真实的经历。

父亲在一次外出时为了解救两个被持械歹徒围攻的年轻人,迫不得已和人PK了一把————之所以说是迫不得已完全是因为我妈把“少管闲事”奉为家规至尊首条、并且传说某人还很惧内——注意写的是“某人”啊!……据后来处理此事的我叔叔后来的我战友他爸告诉我:在围观群众无一敢上前的情况下,父亲单刀赴会PK五头持械的强壮型暴力派流氓,不到两分钟就完满解决战斗。据传说其中还有一分半钟是用于政治攻势说服教育捎带宣传我军俘虏政策:其大意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试图挽救罪人于水火之中、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云云——也真难为了我父亲这个嘴拙的人。

结果真正动手没超过半分钟……俺汗……事后赶到现场的我叔叔他们不得不动用担架抬走了受伤流氓中的三头……俺大汗!……另外两头虽无大碍,但已被惊吓的神志不清;不停的给俺爹叩头作揖,俺爹则气定神闲毫发无损继续给担架上的已处于半昏迷的坏小子们灌输为人道理......足够唐僧也足够酷!那年他已然佳龄四十有五了……更加并且严重酷!!

这件事在当时的邻居中震动一时,众人颇有“不识真面目,缘在此山中…”得感觉。在我的心目中,父亲的光辉形象绝对是更上一层楼直至崇高至极。母亲和许多人则惊讶的够呛,此前父亲在厂部的时候,曾因为主管分房得罪人了被同事挑衅,被人家拎着一只耳朵在办公楼大院里转了整整一圈——他却始终含笑不发一言;并因此偶获 “年度窝囊废”的民间荣誉称号;他的这份忍功我现在也自叹弗如!当时母亲因为受不了丈夫的这份窝囊,气急差点要离婚......看来不懂父亲的不光是我啊。俺那糊涂娘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古训您都忘了?怎好意思再执三尺教鞭继续为人师表教书育人那……

我的叔叔后来的我战友他爸孔叔,是人民群众中少数对“PK事件”不感到惊讶的人中间的杰出代表;孔叔拍着我的后脑勺,郑重其事的说:“侄儿哎!你要记住了,你爹那不是简单人!开玩笑知道啥叫中央警卫师不?别说5个流氓,就是再来5个也不够你爹凑壶下酒菜的!”

中央警卫师?天哪,那不就是那支赫赫有名、被人称之为“红色御林军”的传奇部队么?

看到我惊讶的找不着北,孔叔很严肃的跟我说:

“你听好了,别看你爹平日窝囊的不行,啥也不跟人家争,其实他那叫不争懂不?就说那次叫人拎着耳朵转楼,你爸那是强忍下来的!你想想,那拎你爸耳朵的孙子还能比五个持刀歹徒更牛比不成?你爸真流氓都不怕能怕装流氓的?吹牛比呢!你爸是怕心里憋着火气的当口,万一自己没忍住,一出手就把那拎他耳朵的孙子给废了!小子,你记住了,这世道掂刀吓唬人的都是孙子,能打但不打还能忍得才是真爷们!”

……我慢慢回过神才想起来,孔叔这个老兵痞是跟我爹当年一块在建厂指挥部混过的,他和我父亲这么些年同事加密邻,该着是绝对了解内情的人物……

关于中央警卫师

我百思不解,又抱着尝试一下下的微妙心态去探问父亲,试图搞一个小小的火力侦察以解我心中N年困惑——我爹年轻时倒底是做什么的?(其实我刨掉包尿布混奶吃的时间也就刚10年多一点)——没想到父亲这回很坦然地就跟我招了——我爸对我实在是比对我妈实诚多了。

以下是根据历年来父亲的口述回忆录整理的:

是的,你爹我是吃过军粮的人,当初征兵,真是披红挂绿骑大骡子送走的;(确实是骡子,骡子比马干活有劲,山区农村哪儿那么多马。)各种各样的体检就有5、6次之多——从乡里到县里、再到市里最后到了北京训练三个月后还有两次复查——长大后没这么在外人面前露过这么多回屁股……(我偷笑…)我服役的单位是中央警卫师*团*营*连三排第九班、我后来当了九班长,那时我的军衔是上士。那时全中国只有一个中央警卫师,后来的二师、三师、四师都是扩建增补的编制,我们师才是正宗老牌子的。——你小子日后如果也能当回兵就明白了,啥样的部队才能在他所在的师团营连四级编制里都占第一的序号;不过,我以后服役的单位就不能告诉你了……别看我现在不当兵了,但还有纪律,我们当过兵的人什么时候都有个组织纪律观念。

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连长,就是电影《沙漠剿匪记》里的那个排长、全国特等战斗英雄。电影里演得就是他的真事。(天哪!)我的基本单兵素质、五大技术什么的、战斗意识就是他训练出来的;至于以后的教官是谁,都教了我些什么,不能说,永远不能说。

那时候的部队人事关系太干净,太纯洁了;同志们和上下级之间有啥看法和意见,都可以在班务会或支部会上提出来,根本无须有任何顾虑,只要你反映的情况有根有据,就行;甭管你是谁家的孩子你爹你妈是什么级别的干部,新兵想要晋升军衔或者入党入团评奖立功什么的,首先就是必须全班一致通过才能算数——有一票反对都不行,真正的军事民主和政治民主。连队内部的事务管理连一级支部有着绝对的决定权,上级都很重视下面的各项意见和建议、下级执行上级命令也从不打折扣——政策制度、条令纪律、警卫业务、作风训练、军民共建什么的落实的很扎实。干群关系很和谐。

我记忆中几乎没有见过体罚过新兵或者欺负下属什么的,那时干部、老兵都讲究以身作则、身先士卒,都讲究以理服人、讲究带兵艺术。政治学习思想教育抓得也很紧。生病了吃病号饭,两个荷包蛋的白面条——那时细粮还不多。我带兵的时候没有体罚过新兵,当然,有时训练场或者演习场上真着急了给哪个笨蛋跺一脚高声喊两句还是有的,这我承认,但这不能算体罚打骂士兵吧?真敢打骂士兵那是要关禁闭写检查的——最少也是三天禁闭。

(当然不能算! 我头点地跟鸡啄米似的。什么时候我家也能取消体罚啊?最好连着急了跺一脚也能取消……以理服人多好、写检查什么的,老妈唐僧一点什么的没关系。)

最初津贴是四块五吧,后来到了五块五。刚当兵时修了半年的西郊机场。除了修机场还帮北京市挖灌溉水渠、修公路、种树。都是农村来的兵,这点活算个啥?再说了,机场修好了是给毛主席用的,公路水渠树林啥的是给老百姓们干活帮忙的,谁爹妈不是老百姓?所以没有偷懒耍滑的。那年头,人都实在。

修好的时候周总理来视察。看完后总理很高兴,说新同志们辛苦了,真不愧是咱们革命老区出来的英雄先烈们的后代,对得起咱老区人民的养育之恩…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的传统你们继承发扬得很好……每个新兵给奖励了一丈二的布票,当场宣布的,高兴得很,大家就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总理带头喊。

哎,你们现在不懂,那时候,国家穷,物资紧缺的利害。这一丈二的布票可解决大问题了,正好你爷爷和二叔来部队探亲。你爷爷是革命干部,所以上北京来手续简单。那年头,北京可不是说谁想来就能来的。我把攒下的津贴费和布票让带回去,给全家作了身新衣服。你爷爷高兴得很,说要永远记住毛主席、记住周总理、记住党中央的好。

(听到这我很无语,事实上我爷爷参加革命早,解放初期在石家庄地区就是一定级别的我党干部了,可是全家想换身衣服还要靠参军的长子、托总理的福气才能实现…那个年代的干部们啊…)

那个时候,军人的社会地位、声誉高得很,每次出去军民共建义务劳动长途拉练演习啥的,老百姓见着当兵的亲的不得了,杀了下蛋的鸡给我们的病号炖汤;冬天晚上自己孩子受冻也要把火盆让给战士们…有一次野外行军,大雪天呀,鞋子全湿透了,走着走着前边亮的红彤彤的,我们以为是前边村子着火了,连长指导员全急了,大声喊:背包扔掉!全连,跑步前进最快速度去救火!不能让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损失!……跑到跟前一看我们全愣住了,不是着火了。是整个村的老百姓没在约定时间等到我们来号房子(特殊情况下部队住某村是地方干部提前通知的),怕我们迷路滑到山沟里,全村老少打着火把在路边上等我们…有些老人的身上都叫雪打湿了…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雪地里站了多久……

(听到这,我的眼眶有些潮湿,父亲的声音也有些哽噎。)

这么好的老百姓供着我们吃供着我们穿,我们军事训练就不敢不刻苦不敢不努力!我第一次打骂士兵就发生在这件事以后:有个江西兵,他老家叫鄂豫皖根据地。适应不了北方的生活和饮食,态度也不端正,训练时耍滑头我教育他不听,还继续偷懒。我当时很生气呀,因为我们马上要参加全运会的开幕式表演,500人的大方阵,114式刺杀表演,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都要来看的。你现在偷懒开幕式的时候毛主席看见了怎么说?说原来中央警卫师也有软蛋兵?我气急了动手打了那个江西兵,打完了他认识到自己错误了,认错了我也坚决不要他参加刺杀方阵,那是国家大典啊。事后没人跟指导导员说我打兵的事,那个江西兵自己也不说,排长当时就在训练场上排长就装作没看见。当然,我打人是不对的,可是咱当兵的不能拒绝执行任务对不?要不我咋跟毛主席交待说我没带好这个兵?我咋对得起那些个把下蛋鸡杀给我们吃、在雪地里打火把等我们怕我们摔到山沟里、怕我们烤不上火喝不上口热水吃不上口热饭的老百姓们?

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军队要节约口粮支援灾区,我们每天只有7两粮食,这还是总理坚持的,别的部队的口粮比我们还要少。每天照常坚持训练,每天都有人昏倒在训练场上……醒过来爬起来照常训练,我们是中央警卫师,我们装蛋趴窝了那党中央怎么办?谁来保卫毛主席、保卫周总理、朱总司令?没说的,皮带勒紧了继续练。

(我严重无语…正是青春期二十啷当岁的大小伙子们,甚至有些人还没发育完…每天就7两粗粮、还要进行近10多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可敬可爱的前辈们阿,难怪你们能让高傲的英国元帅在你们的面前低下不可一世的高傲头颅。)

那时候,我们还经常参加卫生大扫除运动和建设新首都任务。拆城墙,改造二环路我们都参加了。建设第二故乡,建设新北京新首都。不参加是不行的。为啥呢?那时的北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楼房少的很,大部分北京市民是住四合院的。四合院人住着最舒服,但是它有个缺点——厕所下水很不方便,必须定期清理。你要是一偷懒没清理,又正巧赶上下大雨你就看吧,那院子里飘的浮的就好看了——没办法,老城市改造建设么,下水管网系统哪有现在这么健全?

我们也愿意参加,帮老百姓做事永远是最有意义的。你帮人民群众做一点事,人民群众回报你更多。军民鱼水情真不是说出来的。

我们那时候经常替老百姓背粪(还有送蜂窝煤大白菜什么的)。 你要是知道劳动模范时传祥就知道这个工作有多重要,粪坑下水道堵是经常的,堵了怎么办呢?人下去掏,没有那么多雨鞋口罩什么胶皮手套,就是裤腿一挽下去用手掏,粪便溅到脸上耳朵里嘴里那是常有的事;谁先下去呢?干部、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老兵们。新兵不让他们下,要爱护,要让他们有适应过程。

掏完粪,老百姓都不让走,给我们泡蜂蜜水,给我们买汽水,街道居委会派出所给我们送西瓜,演员们给我们演相声、编快板,组织工人、农民们给我们洗军装,抢着给洗,抢不上的小姑娘还哭鼻子——谁说北京人是非多、嘴碎、还势利眼?那时候就觉得北京人民很纯朴,很可爱,对我们就像亲人一样。

(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我们的军队经历过无数的血战、恶战,遭遇无数的挫折从来就不倒。为什么说中国军队是不可战胜的;因为她拥有这样一支军队:一支怕训练偷懒对不起老百姓、一支宁可自己挨饿也要节约粮食支援灾区而自己饿昏在训练场上、一支愿意为人民用手疏通下水道、清理粪坑的朴实的子弟兵们组成的军队。更因为众多子弟兵的背后,有着无数愿意给他们杀掉家中唯一的下蛋鸡、打火把、洗脏衣服、送西瓜送汽水、演相声打快板的人民群众。这支组合的力量自然无敌于天下,这种质朴的感情自当万世长存。)

……我们兵种实际上是属于步兵,不过是特殊步兵,警卫部队么。反正我是没练习过打火箭弹什么的,(现在的警卫部队专门配置这些火力支援部队了)就是射击,各种枪械的射击。……军事素质要求很高,练习单双杠,全团集合起来团长第一个上杠子示范,政委第二个,谁敢不服气?大比武呀,那时全中国的军人都这样。练习战术射击,连长指导员第一个上去打,怎么打都是100环,老战斗英雄呀!也就是在我们师了,放别的部队早当团长营长了。

……62年我们写血书要上中印边境,被首长集合起来暴批了一顿…说是我们全走了谁来保卫毛主席、保卫中南海、保卫党中央?让老子一个光杆司令给主席扛枪战岗去么?主席要是早上起来问我:***呀,你的兵呢?我怎么回答?我能说:报告主席,我的兵都去新德里把尼赫鲁(当时的印度国家总理,中印战争的挑起者)当兔子抓去了,就剩我给你老人家看门了……他妈的老子能这样说么?

(我暴笑,那个时代的我军指挥员真是太可爱了!)

听说当时全国交上来的请战书有一两百万呀!光少将以上就有好几百个打破头要去打“老子的最后一仗”的……不当将军都行,能给一个班的大头兵指挥、只要有仗打怎么着都行!毛主席就说话了:给尼赫鲁看看这些请战书,就能吓他个半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我们师还是有去的,没轮着我……憋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嘴边急得都是燎泡。后来在大会堂听英模报告会,哪个俘虏了印军第七王牌旅旅长达尔维准将的小个子四川兵给我们作报告,我们在台下边听边听边嘀咕:他妈的你小子就是运气好,迷了路还能“捡个”印度旅长当俘虏;放给老子的话连印军总指挥老考尔(印度中将,62年中印战争印军总指挥。)都能给你活捉回来,捆着去见毛主席,他老人家该有多高兴……

(我爹真强……严重崇拜中……)

大型史诗歌剧《东方红》的时候,我就在现场看着呢,总理先宣布原子弹试验成功了,当场恨不得蹦起来吼两嗓子……再看演出,现场观看啊,鼓掌鼓得手都肿了……

(那真是一个凯歌飞扬、举国激昂的年代……)

中南海保镖.与“最终幻想版”的《一夜的工作》[/

……我曾经给周总理当过卫士……

(……听到这,我不由得猝然一惊!——难道我老爸就是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

从警卫战士里面百里挑一、甚至几百里挑一挑出来给国家领导人当卫士,那种种审查之严格不是你能想象的……其中有一条看着很简单实际上讲究多了去了:身高。我们那时候跟现在的国旗班要求不一样,那时候讲究的是不能比首长高、也不能比首长低,总之外表上不能有太明显的反差。我一个战友身高一米八多,和我一个县的出来的,去给罗总长当警卫员了;我的身高在中等,和周总理差不多。再加上你爷爷出身和履历好,我就去给总理当卫士去了。

(我爷爷?我很惊奇,我爷爷具体是干过什么的?)

你别捣乱,一会告诉你。

你不是学过一篇《一夜的工作》的课文么?你妈给你讲过。你妈讲的不好,她说她朗诵这篇文章时声情并茂用心极了,我觉得她讲课时感情还不够……当然了她也没见过总理。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她迷路了没来了北京坐错火车跑去上海了。(我倒,说我妈糊涂还真不冤枉她……)

…你还没想起来?就是总理就着绿茶数着吃花生米的那篇文章呀——我倒不记得那天是不是我值勤,我是不是就在你的课文中所说的那个晚上。但是这样的晚上有很多次太多了,因为我几乎没有见过总理休息——对,我就是人们俗称的“保镖”,但是是“红色保镖”;不过我们一直都叫卫士。

(听到这,我已经惊讶的下巴颏都要掉地上了......这种惊讶不啻于现在的小姑娘看到明星突然跟她面对面并亲切握手问候时的那种惊讶。我差点忍不住想问问那为什么作者没有把你写进《一夜的工作》中去?比如作者跟总理谈话的时候您顺便中间进来送个暖壶递个点心什么的、这样总理看见您进来一高兴没准能多吃两块作者也能沾沾光就把你写进去了;再比如作者进总理办公室时忘带证件企图闯关您铁面无私不留情面直至惊动总理什么的最后作者很内疚的向总理和您认错;那也能把你写进去了——但转念一想就算我认识我爹作者不认识我爹呀?再说就是当时真认识了也不能写。警卫制度和警卫人员的具体编制对外通常都是秘而不宣的,这个常识我还是有的。——不过还是真遗憾!我甚至都已经想象到我妈妈在教室里给我们朗诵最终幻想版的《一夜的工作》课文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留着激动的眼泪这样面对我和我的同学们说:“看那,课文第四自然段所写到的,这位进来给周总理送暖壶和夜宵(不是花生和绿茶了)的工作人员,其实就是我现在的丈夫……我们可爱的儿子,现在就和同学们坐在一起……”)

我忍不住说出了我的想象,我爸爸因故水被呛着而不幸晕倒……现场采访暂时中断5分钟……

待续中……

中南海保镖.与他的《十万个为什么》儿子

父亲淡淡地笑着说:其实咱们家不光我,你爷爷也曾经是中央警卫师的;当然,他比我早多了、职位也比我高多了。如果不是他不愿意当官的话,你现在也就是高干子弟了——其实说老实话:我倒觉得你成为花花公子或者恶少的概率更大一些——我真谢谢你爷爷辞官不做了。(我严重倒……并且立刻激烈反驳他的意见,严肃指出他之所以尚且存在这样的想法其实就是他自身骨子里尚残存有资产阶级和封建阶层腐朽享乐的反动思想云云……)你爷爷当时负责保卫的是毛主席,是外卫警卫负责人之一。大决战的时候毛主席就住在咱们老家,你不会忘了咱家是哪里人了吧?

(我的老家是河北省平山县...我家族所在的村庄距离当时的党中央驻地不过区区数十里地......天,我的家族还有这段历史?可怎么你们从未说起过呢?)

父亲平静地说:干这行有规矩,脱下军装之日起三十年内,或许有时候能说说你的部别、番号、职务,但不能说出你在部队的任何事情,这是纪律。因为我和你爷爷一样,知道的太多了......

(我按捺不住好奇心:那三十年后呢?)

父亲狡猾的一笑:很多事是要带到棺材里去的,给马克思汇报。

( ...... 服了YOU 了!我爹太狡猾了,真不愧是中南海保镖出身的。我忍不住扭头看看桌上我妈的照片,心说您老人家要想和我爹过招还真不是个……)

这一天我彻头彻尾的变成一部《十万个为什么》;趁着父亲刚“1个PK 5个”的痛快劲还没过去,我知道这会儿是使他泄露天机最好甚至唯一的时机——我何等的崇敬周总理甚至还做过他就是我爷爷我就是他亲孙子的梦!作为一个70后的孩子,有如此强烈的领袖崇拜情结这点毫不奇怪;有多少人至今仍在时时怀念我们的好总理呢?所以说,当得知眼前就有一个传说中的总理贴身卫士,我怎能不拔一毛的放他走——更何况他就是我亲爹?

我13岁了我臭屁不要脸的跟个吃奶的小女孩似的在我爸的膝盖上爬上爬下,把他笔挺的裤子弄得全是褶子三接头皮鞋踩得满是我蹄子印——直到我威胁脱离父子关系——我爹才被迫就范,呵呵呵,我妈和我爹玩不是个,我爹和我玩就更不是个了。

于是我满眼放光贼心不死无比耐心满怀崇敬的问了父亲无数个问题:

周总理吃饭真的和我们一样么?……为什么呀?!

总理爱吃我妈包的那种韭菜鸡蛋馅饺子么?……为什么呀?!

总理一个月拿多少工资?有奖金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周总理也爱吃冰棍么?……为什么呀?!

为什么总理吃冰淇淋里要加白酒(茅台酒)?你吃过么?真有这么好吃?……为什么呀?!

总理他吸烟么?……为什么呀?!

你和周总理一起看过电影么?……为什么呀?!

有多少个叔叔和你一起保护(保卫)周总理?有阿姨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为什么你没有和周总理还有毛主席拍照呢?要是有你有合影我就拿到学校去,绝对震死全校人!

你厉害还是毛主席的保镖厉害?……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爸爸你当时配什么手枪?是电影上那种勃朗宁,还是咱们的五四式、五九式?……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你为什么没有冲锋枪?……为什么不告诉我呀?!

你杀过坏人么,就是帝国主义的刺客什么的?你打得过美国特务么?……为什么呀?

总理的衬衣真的是有补丁的么?……为什么呀?!

你为什么不给他送一件新衬衣呢?……为什么呀?!

你给他缝过衣服么?....... 为什么呀?!

当卫士比考清华北大还难?……为什么呀?!

你怎么不把我妈也调进中南海呀?你们要是把我生在那里,我就能天天看见周总理了。我故事讲的特别好,我给周总理讲故事听,他会喜欢我这个小朋友的。

周总理为什么不要你了,是你犯错误了么?……为什么呀?!

……

从那天以后,我爸开始管我叫“《十万个为什么》”,呵呵呵呵……噢也。

事实上,他真正回答了我的只有一个问题:

]一个新兵与国家总理的初次相遇

(以下是根据我父亲的自述整理而成:)

别怀疑,你的课本上说的是真的。我第一次见到周总理是*年*月*日,在京西宾馆。

那天寒风陡峭、滴水成冰。**点**分,内勤通知*号车*分钟后到西门,我当时还是新兵,按规定只能编在外卫警卫线上。我在哨位上站的笔直,但还是冻得微微哆嗦。不许笑,那是我第一次上正式哨,心里紧张着呢!你不知道那时候的北京冬天有多冷!说实话,我们是有编号和暗语的,一听**号就知道是**领导的车……知道是总理的车要来,我激动得一塌糊涂差点从哨位上哆嗦下来……我的带队班长严厉的瞪了我一眼我才哆嗦的不那么厉害了。

(我爸太可爱了。)

总理车队准时到达分秒不差,前导车是警卫局的一辆212北京吉普,车队减速进大门时略略转弯并减速,那辆著名的黑色防弹红旗轿车缓缓向哨位驶来;这时候我看见、我看见......

我们亲爱的总理,起初他在座车的后座上倚靠着,车转过弯来时我正好站在面对总理坐席的这边。能感觉到总理一定是很疲倦的,不然如此注重仪表风范的他是不会“靠”的这么倾斜的......父亲和他的初上哨位的战友们都受过警卫部队老人之间的经验教育,总理“靠”座车背椅这个姿态的角度愈大,愈说明前一天夜里他工作的强度和身心疲惫的程度.

(下面的部分我用第二人称混合第一人称来写,好使得整理后的故事显比较完整些:)

车队临近,爸爸既紧张、又激动。他并拢在裤线上的、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在微微颤粟。他必须在总理车队驶入大门与哨位交错而过之前一秒作标准侧转体、准时并完美的展现哨兵的礼仪职责、在行注目礼的同时履行他向国家领导人致敬的第一个神圣军礼。——为此,他和他的战友们在训练场上和私下里不知训练了多少遍这个简单得条令动作。

曾经,在新战士们中间悄悄传递着“正式站哨的第一个军礼能敬给谁?谁能第一个给毛主席、周总理、朱总书记敬礼”之类的小话;第一当然是毛主席,第二自然就是周总理了。平日里父亲和战友们私下聊起此类话题时,士兵们胸中涌动的真正的是对伟大领袖们无比纯洁的、满怀赤诚的爱戴之情、每个人都怀着忐忑的心情殷切的盼望着自己首次正式上哨的日子早些到来。所以,作为一个初次上哨就有幸能向敬爱的周总理敬礼的年仅18岁的新兵,我能想象到,此时父亲的心情激动到何种程度、他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光荣与幸运啊!

[ 敬爱的周总理与哨兵的故事 黑色防弹红旗轿车驶向哨位。

……警戒区所有的卫士,都早已把自己对周围环境的觉察力提高到最佳最灵敏的程度。用父亲的行话说:就像一个个预热的战场雷达、或者象一只只随时准备向任何敢于靠近的危险因素发起攻击、但还尚处与静止戒备状态的猎豹;毫不夸张地讲,这时空气中飘过的几点零星的雪花、路边电杆上微微颤动的电线、围墙上停留的几只麻雀、不远处建筑物上散发出来的水蒸气团…都有警惕的目光在时时追踪并判读这些平常景象在此一秒时与上一秒有否不同或不妥?……

就在此时,一个令所有人都没有预想到的细节发生了——

黑色防弹红旗轿车几乎是不为人察觉地减慢了行驶速度,同时车窗玻璃微微滑下;敬爱的周总理向前稍倾身,他微笑着,乌黑的浓眉看上去是那样的温和,慈祥而又炯炯有神的眼睛亲切的注视着站在大门哨位上的父亲…总理很随和抬起自己的手臂,举到和窗玻璃平行的高度朝着父亲轻轻的挥动了一下——一个泱泱大国、日理万机的总理,居然以一个挥手地动态和温暖的、平易近人的父亲似的微笑,向一个素未谋面、初次上岗执勤并按规定正准备向他致敬礼的18岁年轻士兵首先致以了问候!

而此时,正在敬礼的父亲的右手指尖才刚刚触到自己的军帽侧沿——被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惊怔的错愕不已的父亲完全是凭借严格的训练本能才勉强完成了他警卫生涯中的第一个正式军礼!

——本该我敬礼在先的,可是总理却先向我致意!……

一整串闪过的念头漫长的好似一年,脑中全是被放大的总理和熙温暖的笑容——父亲好不容易才屏住了自己粗重的呼吸抑制了剧烈的心跳和身体的颤粟,本能的朝着总理的方向绷紧了全身的力量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臂,瞬间凝固成一个挺拔完美的军礼;他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片刻的神情激荡、心神恍惚过后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只剩一个有力的声音在命令自己:

——“敬礼!”

……黑色防弹红旗轿车轻盈的驶过了哨位,总理轻轻的放下了手臂……

天!我们可敬可爱的伟大的周总理居然向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来的、从未见过世面、才是第一天上岗的新兵先行致意!

直到此时父亲还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等反应过来后。父亲仍保持在敬礼状态的右臂开始抑制不住的微微颤粟,一股热流“哗”模糊了他的视线……

巨大的暖流瞬间袭遍了父亲的全身……“真的儿子,你的课文中类似的描述一点都不掺假……我就象那个跟总理握手的清洁工人一样,巨大的暖流瞬间袭遍了我的全身——直到那一天结束,我身上都是很温暖很温暖非常的温暖,根本就不象身处在冬天的季节里……”

总理的车队离去后,现场所有的卫士都沉默在这无言这微小这朴素但是温熙无比的氛围中……好一会儿,当天负责外围警戒的组长才靠近我父亲轻轻的说:“总理是认出你是第一天上岗的新兵,所以才会...擦掉眼泪,真没出息......”

(故事听到这里,我已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事后,父亲万般的庆幸自己的第一个敬礼在军仪上没有失误——警卫行业是容不得有半点失误的;他也因为自己警卫生涯中的第一个正式敬礼能敬给总理而自豪一生。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来的、从未见过世面、第一天上岗的新兵,和我们伟大的、可敬可爱的周总理第一次见面的故事。

2008年3月26日星期三

》[/center

本文内容于 2008-4-3 16:33:46 被潘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