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笔下的颜色女子(1-6)

aqssm 收藏 1 1020
导读:水天姬,石榴裙下拜倒多少英雄——古龙笔下的颜色女子之一 水天姬——桃红一瓣永相随,谁说,那是一种劫?  四海惊绝色。   翻开《浣花洗剑录》的目录,最惊悸人心的就是这一句。   短短的五个字,却令人感受到了其内在的万种风情,仿佛可见在宾客满船、紫衣侯尊贵天下的五色帆船上,居鲁大士脱去其宽大的锦袍,拉下他金黄的假发,扯掉那张怪异丑陋的面具后,秋波如水、娇靥如花的容颜是怎样在众人的惊赞声中轻舞飞扬……   水天姬,白水宫主的独生爱女,木郎君口中世上最最阴毒、淫荡、无耻的贱女人,她

水天姬,石榴裙下拜倒多少英雄——古龙笔下的颜色女子之一

水天姬——桃红一瓣永相随,谁说,那是一种劫?

四海惊绝色。

翻开《浣花洗剑录》的目录,最惊悸人心的就是这一句。

短短的五个字,却令人感受到了其内在的万种风情,仿佛可见在宾客满船、紫衣侯尊贵天下的五色帆船上,居鲁大士脱去其宽大的锦袍,拉下他金黄的假发,扯掉那张怪异丑陋的面具后,秋波如水、娇靥如花的容颜是怎样在众人的惊赞声中轻舞飞扬……

水天姬,白水宫主的独生爱女,木郎君口中世上最最阴毒、淫荡、无耻的贱女人,她一出场就已带尽了惊世的传奇。木郎君咬牙切齿的诅咒,寿天齐恭敬有礼的尊称,年幼的方宝玉即使在被劫且知对方要利用自己当诱饵的情况下,仍是眩目于其绝世的美丽……一路读来,这个故事里人人畏惧的女魔头,却丝毫都不令人觉得厌恶与憎恨,相反的,只觉得如此钟灵毓秀的女子,实在是造物主创造的神奇——那般精灵剔透,那般睿智沉着,那般干脆果敢,还有那般真!

真真正正的一个女孩子!

她并不像一些武侠故事里的魔女角色一样高高在上,不沾尘霜;也不像那些大帮派的少主一样前拥后簇,气势夺人;更不像有的高手那样拭才傲物,孤高自许……她只是个女孩子,一个江湖里的女孩子。

她怕老鼠,见到老鼠会吓得躲到方宝玉的怀里去;她爱玩闹,那么用尽心机的改扮居鲁大士只不过是为了气气木郎君;她情感丰富,因着一句戏言而对宝玉千般疼爱;她内心善良,因着一个承诺而与五色帆船共抗强敌……当我们看见木郎君气得七窍生烟时,我们不禁会微笑她的淘气;当我们看见她以软语笑音来试图让金河王放过珠儿她们时,我们不禁会赞赏她的义气;当我们看见她与胡不愁巧施妙计镇住了伽星法王时,我们又会叹服她的聪明。《浣花洗剑录》,实在是由于这个女孩子的出现而凭添了许多光彩~~~即使是绝才惊艳的方宝玉,性格鲜明的小公主,都不能掩盖那无与伦比的容光。当万老夫人看见孤岛上鲜艳的五色旗帆冉冉升起时,那旗帆后的美人,实在比一切都更扣人心!

水天姬,石榴裙下拜倒多少英雄?!

但是那些,仅仅都是停留在表面上的,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可以从文章里慢慢的咀嚼出来。

她没有父亲,小说里也没有写谁是她的父亲,她的母亲艳冠群芳、美绝人寰,有着武林至高无上的权利与尊贵,她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接受世人的景仰与崇拜而来的,可是她没有。她一个人流浪江湖,独来独往,虽然有无数的手下,但她鲜少用及,且有的如万老夫人之辈听命的也仅仅是她的母亲,否则在荒岛之上,万老夫人再贪婪也不敢得罪白水宫的少宫主。由此可见水天姬其实应该是个很孤独的女孩子,她的母亲没有给予她应有的温情,她从来没有进过母亲的房间,而且她失踪了那么久,她母亲似乎也没怎么去寻觅她的下落,对这唯一的女儿不闻不问,听而任之。所以她没有待在宫里享受作为少主人的荣宠,一个人在江湖里四处漂泊。

智慧赋予她深沉与干脆的行事作风,狠毒的手段则是保护伞,不愿人看见她的哀伤与寂寞,水天姬只能选择坚强。

五色帆船上她巧扮居鲁大士的举动,与其说是因为她实在讨厌木郎君,成心刁难,不若说是她实在太寂寞,寂寞的无聊,只好故意惹事生非的寻木郎君的晦气。而后来因一句玩笑话留在船上,虽是碍于紫衣侯的威严,但也可以说是内心里流浪的疲倦使她渴望有个归宿点,于是留下与两个不大不小的孩子为伴,日子虽是平静,但想必也是非常温馨,只怕是她二十年来生命中所从未有过的幸福。这段生活对她的影响极深,蔓延到后来孤岛上她对五色帆船残骸也变得那么珍爱,天天升帆、降帆。两者命运的交集其实并不是从船儿遇难时开始的,也不仅仅是缘于孤岛上生活的单调乏味,更多的是她对那段温馨岁月的怀念与感恩。而她与宝玉之间那个看似荒唐的婚约,其起因应该不仅仅是少年的可爱博取了美女的欢心,还有那种萦绕于命运底层的寂寞在遇到宝玉的那一瞬间撕开了一条裂缝,让这个令人心动的小男孩钻了空子,袭进了渴望温暖的心……

水天姬说:“告诉你,世上最最坏的,就是寂寞。”

若非有深刻经历过的,怎会说出这么句话来?尤其是出自那样一个看似什么都不缺的天之骄女口中。

她很寂寞!那种寂寞掩盖在俏皮骄横的表相之下,由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来。即使是万老夫人那么鬼精的人,也只是想到了那岛上七年生活的远离隔世让这个女孩尝尽了心酸,却不知,水天姬的寂寞早在她遇到方宝玉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是正因为这样,才使得这个人物的形象更加令人动情与喜欢。

因为她没有自怨自怜,没有长吁短叹,她用微笑来对待落漠,用调皮来挥洒哀愁,用坚强来面对人生,她做的一系列事情让周围的人感觉到轻松愉快的同时,亦分享了她所带去的快乐。被感动的人不仅仅是故事里的角色们,还包括看故事的读者。我们看见珠冠人与木郎君的对话时,会为那种慧黠机智而笑;看见她与宝玉定婚约时,会因荒唐却又温暖的感情而笑;看见居鲁士气的汗流雨下时,会因错综复杂却又妙趣横生而笑;看见木郎君发现居鲁大士就是她时的神态时,更会笑得一塌糊涂……那么个人见人怕的女魔头,却是那么的赤子童心,她所做的一切不但没有邪恶与歹毒,更透露着说不出的天真无邪!也只有古龙,才能塑造出如此妙绝的人儿。真真当为之浮一大白!

水天姬做为一个女孩子,还有最最令人心动的一点,就是她对爱情的忠贞。

心与心的碰撞,交织出美丽的火花,只是一切在那时候看来,都是那么的朦胧不可辨析。胡大头——水天姬一直这样称呼胡不愁,语气调侃,但是正如一切冤家的结局一样,最后反而是她自己爱上了那个貌不惊人的大脑袋,在故事的最后胡不愁要与白衣人比武时,她用匕首抵住了自己的胸口准备殉葬。七年的孤岛生活,使她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升华,又或者是,原本聪明人对聪明人就会产生好感,胡不愁与水天姬的每次联手,无论是对付木郎君还是万老夫人还是那群海盗,都充分表现出了二者的默契,不需要把话说明白,就各自知道了对方的心理……所谓知己,就是如此罢。

为此,该书目录里还一句,也是极为动人,那就是——“灵犀一点通”。与这一对璧人相比,方宝玉和小公主却是彼此怀疑彼此试探彼此误解彼此伤害,实在是自寻烦恼!

我相信童话故事,一如我相信他们以后会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水天姬不再寂寞,会从内心到外表都很快乐。

如果以一种颜色来表述她,我想那应该是桃红色;如果以一种花来赞美她,那应该是桃花。桃花娇艳,又洋溢着清清浅浅的迷离与诱惑,谁能逃过被之吸引?桃花又被世人误解与唾弃,谓之为“俗”,但是谁能否认它就是那么俏然生姿的存在着的,即使是艳绝天下的牡丹,清幽绝俗的兰花都不能夺去其在春风中的神韵与风采!

水天姬——桃红一瓣永相随,谁说,那是一种劫?

镜中人,苏蓉蓉——古龙笔下的颜色女子之二

苏蓉蓉:黄色的柔并不能淡去它的浓意,如果颠覆,万劫不复。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从她的瞳仁中看见了自己,淡淡的一抹影子,象是漂浮在水上的雾气,模模糊糊。

“如果你不是,请你告诉我。”我这样对她说。

然后我就看见她的眼珠转成了漆黑色,浓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不是。”她回答我,每一个字都很清晰,“我不是兰花先生。”

——题记

这个穿长裙的女孩子住在一条船上。

精巧的叁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润的木质,阳光灿烂,海水湛蓝,有海鸥轻巧地自船桅间滑过。一切都有种细致安详的美。

她用手支起窗子,她的手在阳光下晶莹如玉。

我恍恍惚惚的看着这个女子,象是在看着一面镜子,镜子里的我,凝眸间有一抹轻愁,淡的很容易就被人疏漏。但是我没疏忽,她也没有。

“他是不是不在?”

苏蓉蓉笑笑,她的笑容有着一贯的如大家闺秀般的温文:“他从来就不在。”

“这是他的家。”

“他可以选择不住这。”

“他爱你们,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们跟他的关系更亲。”我的语气有点执着,不知是想说服她,还是想说服自己。

然后我就看到她的眼睛里浅浅的泛起一丝波纹,象是被风吹起了某种思绪,过了一会儿,她说:“你别忘了,他还有个妻子。”

我的心格了一下,画面就这样被固定在这一瞬间,然后旋转着,就象蒙太奇的镜头一样,切换到了另一处。

楚留香的衣服是一种浅近于白的蓝色,一如他的性格,灵动的象天上的云彩,连风都抓不住,何况是女子的柔情?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从他的生命中穿梭而过,有的留下了痕迹,有的没有,把自己的影像刻入他心中最深的那个,有着月牙一样的眯眯眼睛,她叫张洁洁。

而苏蓉蓉呢?谁还记得苏蓉蓉?那个发髻松松、眼波清澈、笑容温柔、久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美人?那个精通易容、擅长下毒、聪明内敛、造就了香帅千变万化倏忽来去的传奇的幕后功臣?那个让楚留香在大明湖畔失魂落魄的连酒都喝不下去的红颜知己?

到了第四部《鬼恋侠情》开始,她已被人忘记。那个“人”里包括了楚留香、读者,和作者自己。

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们如梦一般的来,甜甜蜜蜜、卿卿我我的闯入香帅的传奇,然后再象风一般的飘走,这个故事里的主角,到了下一个故事,就再也没有踪迹。楚留香没有再回到他的船上,我的视线和注意力跟随着他的行程四处招摇,去过掷杯山庄,去过蝙蝠岛,去过万福万寿园,去过玉剑山庄,甚至去过那个让他终身难忘的麻氏圣坛,但是,我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宽大的袍子覆盖住脚的窈窕女子。她和其他无数个女孩子们一样,在字里行间,在作者在楚留香的心里淡去……

然后我开始厌倦了这样一个又一个的爱情,一个又一个的女子所构筑成的香帅传奇,永不杀人、秉守礼法、睿智成熟、潇洒风流,楚留香的这些近似完美的优点都已变的不再吸引人,我只想知道,谁会是那个幸运到家的女子,能够最后拥有这个对爱情确实无过但实在伤人的男子。

终于,传奇里的最后一个故事告诉我,那个幸运的女子有个神奇的名字——“兰花先生”。很多人说,那就是苏蓉蓉。

于是恍然间,我又回到了那艘叁桅船上,海天一线的静谧中,再次看见了那个娴静温婉的女孩子。她在阳光下,脸庞散发着玉一般的光泽,有着恬然无波的平静,似乎和从前一个模样,又似乎有了些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刹那,我忽然想哭,为着一种不可明喻也无法述说的原因。

“你好吗?”第一句话竟是问候,象老朋友一样的熟稔。

她微笑,淡淡的表情里,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和欢快:“怎么回答你呢?无所谓好与不好,坏与不坏。”

“你幸福吗?”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一句又一句的问着废话,但是除了这些,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话。强烈的希望充斥了我的全身,脑海里只有一个祝福,希望她快乐,快乐,快乐!

“幸福就象秋天的红叶,随风飘过,伸手去抓,有的人得到的多一些,有的人得到的少一些。但是即使抓住了,又代表什么呢?红叶亦是落叶,灿烂美丽都已在枝头上绽放尽了,落下来时,就只剩下最后的一点芳华。”

我呆了很久,决定问那个关键的问题:“你知道香帅的近况吗?要不要我告诉你?”

“不用了。”她淡淡的说,“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包括他和石绣云、艾青、华真真、新月公主,甚至……”

她打断了我的话:“是的,这一切,我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留在船上?”我的眼睛里忽然有泪,“你为什么不去找他?跟着他,也许就——”

“你认为那有用?”她的目光直视过来,第一次露出了惊讶之色,“你竟然会认为有我在楚留香就不会再邂逅其他女孩子和产生其他的感情!这让我非常奇怪。”

我默然。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待着?你是不是在等他?”我的声音听在耳中,有点可怜兮兮。

苏蓉蓉看着窗外的大海,没有说话。那微颦的眉,和放得很远的眼神,在她苍白的几近透明的脸上形成一种忧郁;而那忧郁,被凝入水中的倒影之中,随着凌波微微荡漾着,再一圈圈的散开去……

“我舍不得。”过了很久,她的声音才低低的响起,象是漂浮在水上的浮萍,伸手去捞,就随水波荡开了,“我放弃不了他,只能选择放弃自己。”

楚留香的多情和他的轻功一样的出名。但是,对所有女孩的多情,其实就是对一个女孩的无情,没有人真正愿意当那千分之一。只是更多时候,由于割舍不下,由于忘记不了,由于心里终归存在的那点痴迷情怀,所以选择了等待和沉默。

“我想我是个最懂得利用眼睛、耳朵和嘴巴的人,它们很懂得该看见些什么,不该看见些什么;该听见些什么,不该听见些什么;该说些什么,不该说些什么。”苏蓉蓉如是说。她的声音平静,近乎木然。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为什么不懂得让自己轻松和快乐?

“如果放弃楚留香,我会遗憾一辈子;如果不放弃,我会痛苦一辈子。上天给人的选择很简单,两条路:一是平静到麻木的心死;一是痛苦到绝望的心碎。如果是你,你选哪种?”她的眼睛极美,目光温柔的向你看过来时,就象把一阵春雨洒进了你的心中,即使不干渴的土地,亦能觉得滋润。

我们总是在不断的寻找一个个希望,来鼓励与支持自己继续生存,当我们所执着的理想永远达不到时,很多人就会放弃,去寻找另一个。其实,只要是理想,都是一样的。

“那你选择了什么?”

她笑,微笑,沉静的脸上露出一份慧黠与嘲讽:“很多人说,我选择了第三条——计谋爱情。”

兰花先生——

据说,她很美丽;据说,她很聪明;据说,她很了解楚留香的一切习性;据说,她之所以设计了那个“飞蛾行动”是为了逼香帅现形,当然,那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爱情。

这一切特征,苏蓉蓉都很符合。最关键的是,兰花传奇里角色们的名字似乎都在隐喻与暗示着和她所相关的联系——苏苏、袖袖。

“是你吗?”我问。

她反问我:“你认为呢?”

她站的离我很近,但那浑身透发出的气息,却非常的疏离,形成一个,我永远也无法体切踏着的世界,遥遥地与之隔着光年的距离,无边虚幻犹如梦境。我看着她,就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样清晰,连有几根眉毛都可以数的清清楚楚,但是,我知道,那是个假像,伸手过去,碰到的不会是她的手指,而是光洁冰冷的镜面。

“你曾在大明湖上诈死,以此来试探楚留香是否在意你。你时常会想出一些巧计来让他着急,甚至不惜故意让他的对头绑走……”

“你也认为是我,是吗?”苏蓉蓉笑的更是讽刺,眼神慢慢的变得迷离,“我真希望自己就是。因为那样的话,我就不需要再等了。今天的天气是不是很不错?盆景架上的那盆花又开了一朵,现在一共是十二朵花,四十一片叶子。”

“你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吗?为什么要无聊到去数叶子?”

“我的诞生源自香帅的需要。他要易容,需要一人来为他收集资料和制作人皮面具;他要独特的魅力,需要一人为他采集和酝酿郁金香香精;他要生活的安逸舒适,需要一人来照料他的日常起居……所以,古龙创造了我,然后赋予我美貌、智慧,和温柔细致的品性。我的使命在一开始就已注定了是为楚留香的存在而存在,所以,你认为我还能够干其他的事情吗?仗剑江湖,活的从容,玩的随兴?不,那样的生活古龙安排了别人去做,而我,是注定了要与这只船在一起的。”她顿了一顿,又说,“其实我很恨古龙。”

我惊愕。

“他有那么多的故事可以写,那么多的角色可以安排,为什么选择让我也爱上楚留香?如果没有爱情,一切都会简单很多。”她盯着我,每一个字都很清晰,“我不是兰花先生。我的智慧注定了会在爱情下殉葬。”

试探只是种小游戏,女子的心在迷惑不安中变的猜忌和忧郁,她们无法再去考虑对或不对,应该或不应该,在那样的过程里,理智输给了情感,真正超脱者能有几人?

或许会有例外,但那是兰花先生,不是苏蓉蓉。

苏蓉蓉永远活在了大明湖的微风细雨中,那个乘小舟饮佳酿的钓鱼翁,悠闲自在的仿在青天白云之外,他的世界里永远不会有血腥,你看见的红色,只会是胭脂。虽有计谋,却也清新,永远不会过分。

当遭遇爱情时,古龙给了她些许小聪明,来当作对她一腔柔情的补偿,楚留香会为她的危险而着急,为她的死亡而痛苦,但是,那是前三部。到了后来,楚留香说出了一句最最可怕也残忍的话——我当她是妹妹。

我不知道是古龙忘记了,还是他厌弃了。

“那么,就请他完全把我忘记吧。让我永远活在前三个故事里,永远是那的重心,不要再提起。”苏蓉蓉的眼睛里有着蒙蒙的雾气。

在走与留中,她选择了留,甚至连逃避都显得怯懦。其实这个女孩没有什么与众不同,平凡到她不愿意也不会去当兰花先生。宁静淡泊是她的归依,也是她的宿命。也许,她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她碰到了楚留香,并和他住在同一条船上。

而楚留香,带着所有男人的梦想,注定了不会归属于任何一个女人。他是神话,是传奇,是永不存在的完美形象。

于是苏蓉蓉只能选择等待,亦或是自我放逐。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遇到了象楚留香那样的男子,你如何教她忘记了再去爱别人?而那样温婉细腻善良至纯的天性,如何去当老谋深算的兰花先生?所以,她不是,绝对不是。

“你为什么不哭?”我轻声的问她,虽然我不知道我问这句话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苏蓉蓉把脸转了过来,对准我,说:“因为您不哭。”

我整个人一颤,就看见镜子打破了,苏蓉蓉的脸在碎片中翻飞,与另一个人的形象重叠了起来。

我知道那个人不是我,尽管,我们真的很相像。


林仙儿,谁是谁的阿修罗——古龙笔下的颜色女子之三

阿修罗,妖异的蓝紫,堕落的颜色,魅惑,垂手可得。

冷香小筑其实不该疏忽掉这个名字,她曾一度是此地的客人。梅花林中,竹叶怡

青,那个叫仙儿的女子,却可令一切美景都失去光彩。

如果没有那个青衣人,如果不为金丝甲,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个故事,一切都会纯洁

素雅的一如小筑的名字——冷冷香香。林仙儿的眼睛该是清澈的,脸庞该是圣洁的,声

音该是稚嫩的……她,应该只是她那个年纪里的一位天真少女。

可惜,那些都只是假设,仙子的面具下暗夜的灵魂在偷偷却又邪魅的笑着,李寻欢

识破了那层秀气的外衣,一针刺了进去!

不温和,一点都不温和!尽管这个男子仍是一如既往的微笑,尽管他的笑容还是那

么的温文儒雅,但是林仙儿知道——她再也伪装不下去了。于是,暗夜张牙舞爪的带上

它妖异的蓝紫,从白玉般优雅的表面下伸展出来。阿修罗,以她极其魅惑又极其堕落的

灵魂在江湖的血雨腥风中跳舞,籍美丽杀戮,所向披靡。

她说——这只是一个,凄艳的战场。

美人总是令俗尘惊艳,继而倾倒。但是那个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女孩子,却本

是个贫穷人家的女儿。我不知道她的早年生活是怎样度过的,文中也仅仅只从林诗音的

口中带出了一点点信息——“她是个很可怜的女孩子,还曾因父亲的病而去跳崖”。但

是有着那样容貌与智慧的女孩子,上天又怎会使之甘于平凡?我愿意相信她拜林诗音为

姐姐时是出自真心,只是那个虽令李寻欢亦为之魂萦梦牵了半辈子却仍是苍白的女人,

又怎会是她的对手?一看便知只是个阶梯——让她晋升爬上武林上流社会的阶梯。不过

在当时,这个女孩子也许还不晓得自己的力量。

她只是贫穷,而且缺乏正常的家庭,没有母亲,父亲又是个势利的酒鬼。自卑感在

压抑潦倒的生活中点滴积累,而自尊与倔强更使之深沉,贪婪取代了智慧的眼睛,林仙

儿迷上了受人推崇受人尊敬受人膜拜受人痴迷的风光享受,于是,在那样的诱惑前,她

抛弃了自己。

阿修罗,阿修罗,带着她美丽的锋锐青霜剑,快意爱恨,伤人伤己!

然后终于有两个与众不同的男人闯进了这个物欲纵横的世界。第一个男子总是咳

嗽,他沧桑,却很成熟;他落寞,却显睿智,那种温文厚道终于让她见识了什么叫做—

—正人君子。

林仙儿有没有震撼?我不知道,我所见的只是她兴起了征服的欲望,意图染指这个

尊贵高洁的男子。于是小酒店里,几具尸体旁边,青衣人摘去了她的面具,脱下了她的

衣服,献上了她的身子……刀锋割上她的脖子,被拒绝的命运终于向这个无往不利的女

王打开了残酷却又真实的门,于是,丢兵弃甲,重新开始。阿修罗收起她张扬跋扈的蓝

紫羽翼,决心装扮一个天使,她带着盈盈笑意在冷香小筑里等着第二次相遇。

桃花设下了一个劫,结果没有困住李寻欢,却困住了她自己。阿修罗在这样的宿命

中,注定了失败的沉沦。

怎生消得一个“恨”字?

那个叫李寻欢的男子,总是在救恕别人,但是独独,没有救恕她。

邪恶变本加厉的扩张开去,仙子其实却是荡妇,带着无数男子的灵魂下地狱……

林仙儿有没有为那样的境地痛苦过?悔恨过?我不知道。有时候人类选择不了另一

面,只能选择去喜欢自己的这一面。于是我看见林仙儿在笑,笑得似乎很开心,她在魅

惑和沉沦的游戏里,怡然自得。

接着,她遇到了第二个不一样的男人,不,应该说是个男孩,有着倔强年轻的脸,

有着还没被俗世玷污的纯洁。他是真的爱她,可惜,他偏偏却是李寻欢最好的朋友!

阿修罗温柔的笑着,笑声里却没有感动与同情,她只是想到了如何去报复那次失

利,再如何去折磨那份感情,然后把一切都摧毁的彻彻底底!战场上,她永远的美丽,

一个个被派去杀她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沉沦了,而对她没有感情的李寻欢和上官金虹,却

偏偏不肯亲自出手,尽管里面有其他原因,但是谁能说那不也是因为他们无法去消灭那

种上天恩赐的完美外衣呢?

木屋里,饱受摧残的阿飞终于清醒了,绝望了,走了。林仙儿抓着他的衣服,

“嘶——”衣服破了,被扯了下来,那个男孩子没有停步,头也不回的离去。火光映着

她的眼睛,有人说那里面有悔恨,因为她最终发现了自己隐藏着的爱情,但是我却不那

么认为。阿修罗女子,不在乎爱情。阿飞更象她的一个布娃娃,一直玩弄于股掌之上,

即使自己不是真的喜欢,但也见不得别人拿走,更何况是布娃娃的主动离开?只是这一

次离去,就已经在那个战场上宣布了阿修罗宿命的死亡,骄傲的女神,怎么能够允许两

次失败?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第二次比第一次更惨烈。

林仙儿的生命意义在那一刻画上了休止符号。

人生的过程其实仅仅只是一路上马不停蹄的失离抛弃,跟感情,跟美丽,和跟自

己。于是,故事最后的最后,林仙儿老了,丑了,风华不再,黯然的消逝了。喜新厌旧

的江湖里没有永远的灿烂和独一无二,这仅仅是一簇绚丽多姿到神奇的烟花,漠漠然的

淡去。这一场来来往往的戏幕,在当事人是刻骨铭心,在看客们却只是过眼烟云。一入

江湖身非己,一个女人的悲哀,在此时,在此地,都微不足道。

只是冷香小筑也许会记住:曾经梅林中,那个女子是怎样的笑着的,不去在意其他

任何额外的东西,只论笑起来的样子,谁能比及她的美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