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看新闻,据凤凰卫视讲,南街村到处发售的航天二号大豆品种,其实根本子虚乌有,他们高价卖给各地农民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大豆。如果说,前些天,新闻爆出号称共产主义村的南街村已经悄然改制,变成私有企业,而且某个南街村一直宣称每月只拿250元工资的领导人,在死后居然发现有上千万的遗产,还有若干二奶抱着孩子要求继承的消息,只是说明这个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共产主义村,华丽的意识形态外套已经自己脱掉了,而出卖假冒大豆品种,似乎表示他们的内裤也要脱了。


相对于南街村领导层一班人宣扬的共产主义道德,不骗人,不坑人,尤其是不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坑自家的农民兄弟,只能算是最低层次的道德底线,连这个底线都没有守住,南街村大概只好裸奔了。


大约六年前,一个学界的朋友把他潜心研究再集体化的著作送我,希望我写个书评。这本著作里,南街村是一个最大的麻雀。看了以后,我说,这个南街村,所谓的毛泽东思想,共产主义,只是一个招牌,一种借以吸引人们眼球,尤其是吸引那些对旧日风光恋恋不舍的人们的眼球的红色气球,而具体到这个村子里面,鼓吹什么思想,崇拜什么人,实际上只是为了崇拜这个村的领头人,他们的班长王宏斌。借用他们所崇拜的人的一句话,无非是为了打鬼,借助锺馗。没办法,在21世纪的南街村,被高高举起的伟大领袖,又一次当了人家的锺馗。


其实,南街村的把戏并不高明,无论他们的班长如何力图遮蔽真相,只要他们想招人眼球,真相就遮不住,早就有人不止一次地揭露出南街村的外方内圆、一村两制的假共产主义面目,也有人指出南街村靠大量贷款支撑、恶性借贷的不正常现状。但是,只要这个红色气球还没有破,南街村的共产主义神话,就一直会维持下去,道理很简单,在几个所谓再集体化的村庄典型中,南街村是意识形态色彩最浓的一个,深得国内某些人的喜爱,或者说寄托了某些人怀旧的理想。


在这个世界上,共产主义村并不罕见,过去有,现在也有,美国、欧洲,以色列都有。一些人厌倦了市场的险恶,城市的喧嚣,自愿过一种自助自产,没有私有财产的集体生活,无论这些人出于什么动机,在物欲肆虐的今天,他们的选择无疑是值得钦佩的。他们有一个共性,就是所有参加者的选择都是自愿的,没有人施加影响,更没有人采用强制手段把这个选择强加于人。


当然,我不想就此苛责南街村,毕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南街村绝大多数人都接受了他们的班长给他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如果能够过上舒适的生活,尤其是比起外来民工的优越生活,农民乐于放弃自己的选择,一点都不奇怪。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南街村的选择,实际上得到了某种势力或者说某些期待奇迹的愿望的强大支持,没有这种支持,南街村显然支撑不了多久。而来自这些莫明其妙力量的支撑,落到实处,无非是改革开放前各地树立典型的模式,用高投入和政治压力支撑一个典型,一个样板。这样的样板,每个省甚至每个地区,都有一个或者两个。生活在样板里的人们,最主要的功能,就跟在南街村一样,就是演戏给参观者看。


毕竟,时代走到了21世纪,越来越深化的市场化改革,使得那些热衷于制造神话的人,越来越难以像过去那样,支撑一个越来越费钱的样板。终于,深陷债务危机的南街村偷偷私有化,剥掉了自家的红色外套,再加上裤子。可是,走到这一步,危机却依然难以度过,正常的市场运作能力已经在过去的优裕日子里被消耗掉,唯一的路就只能是蒙和骗了。应该说,毕竟是样板,一出手,相当不凡,居然打着航天载人飞船神五神六的招牌,如果不是网络时代,如果不是有些媒体盯着,骗局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拆穿。不过,只要走到这一步,无论把戏拆穿与否,南街村的红色就已经褪干净了。说实在,这是早晚的事,从南街村这个奇迹问世那天,就已经命里注定会有这么一天。(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