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我的一次拖车经历

最近一两年的时间由于工作性质的变化,没有机会出差,到处跑一跑,天天都是在办公室上班,没有以前那么自由,可以到处出差.新鲜的人和事物见得多,现在想写点东西都不知道写点什么,只能回忆一下从前的时光,写点自己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在印象中,一次拖车的经历就浮现出来。

那是在新疆分公司时工作,在冬天的一个傍晚,我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就听到公司经理叫我和李建江两个人,我们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到公司大厅,看到张经理,在大厅站着等我们。他说:“你们两个去拖一辆车回来,老曹在送客户回家的路上,车子坏了,现在要将车子拖回乌鲁木齐修理,你们先去找一根钢丝绳。”等我们到仓库找来铜丝绳张经理把213吉普车的钥匙交给李建江(因为他会开车,有驾照),并对我们说:“老曹在乌鲁木齐往博乐方向的玛纳斯与呼图壁之间等你们。要抓紧时间,大冬天的在荒郊野外不安全。”我们立即上车出发,由于是冬天,尤其是 新疆的冬天,不仅是天气很冷,路上有一层薄薄的冰,车速不敢太快,,尽管那几天没有下雪,但之前下的雪还没有化完。哦,说一下老曹,他是我们分公司副经理,跟兄弟们关系处的不错,我们都这么叫他,四十多岁,爱好运动,长的挺帅,有一次他到日本去,对方公司的人说他长的很像日本的二皇太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因为怕老曹出事,我们的车速开的还挺快,乌市到呼图壁大概有七十多公里,经过一个多小时就到呼图壁,我们放慢车速,注意观察路边是否有故障车。但是由于天色太晚,光线极差,看不清楚,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老曹的电话:“老曹,你在哪里,我们已经到呼图壁了。”“你们再往前走,十多公里就看到我了,车就停在路边,你们快点,我都冻死了。”“好,我们马上到。”挂了电话我们继续向前走,一会就到了老曹所说的地方,我们看到一辆深绿色的捷达王停在路边,我们停在捷达车的前面下了车,老曹也下了车说:“你们总算来了,我都快冻死了,我都在这里没有空调两三个小时了。”李建江说:“你怎么不开空调啊。”老曹才将事情的经过给我们说了一遍。

原来老曹下午时跟一个博乐的用户谈一笔业务,后来这个用户接到家里来电话,说家里的一个人去世了,要他赶快回去,所以老曹决定开车送这个用户回家,主要是想拉拢这个用户谈成这笔业务。老曹是个开车比较快的人,加上有急事,车速肯定很快,就在刚过呼图壁时,路上有一个凹陷,是大车压陷下去的,老曹是已经来不及刹车了,快速经过这个凹陷的捷达,就像飞机一样就离地了,当车落地的同时,听到一声“嘭”,因为车重重地落在地上,加上捷达的底盘太低,油底壳直接与地面碰上了。油底壳损坏,机油漏光,车子就不敢发动,停在路边,按下应急杰,等到我们到的时候,电池也没电了,之前老曹把车窗放下来一半,因没电也无法将玻璃升上去,所以才冻成这样。

我们把钢丝绳的两头固定在两辆车上,老曹说:“我来开213,李建江到捷达上去抓方向盘。”李建江拉上我和他一起上了捷达车,说让我帮他刮玻璃上的冰,我们就这样慢慢行驶在道上,213慢慢的拖着捷达,因捷达前面两边的车窗玻璃都开了一半,外面刺骨的寒风吹得人根本无处躲藏,再加上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热量与冷空气相遇,在玻璃上结上了一层冰,开始还可以用毛巾擦一擦,冰结的厚时,只能用钥匙刮。要不就用打火机烤,我们两人都凉的受不了了,捷达车不能启动,方向也是死的,只能在拐弯时硬掰。

我们在车上又冷又无聊,李建江说:“老曹开车是个马大哈,有时候开车挺吓人的。”我说:“我也经常坐他的车,觉得他开的挺好的。”“这么跟你说吧,老曹开是开的不错,但是他要是开长途车时,如果你跟他一起去,你千万不能打嗑睡,注意观察老曹,如果看以他打哈欠或是眯着眼睛时,就给他发根烟抽,或是跟他说话。我第一次跟他出差,因为长途容易疲惫,我就开始打嗑睡,不一会就听老曹说:‘我刚才作了一个梦’,我听了以后再也不敢睡觉了,想想看,开车的人边开车边睡觉,你不害怕吗?”听他这么说真是挺恐怖的。

我们在车上冻得浑身发抖,我说:“要不给老曹打个电话,找个地方吃点东西补充一下热量,要这样下去,肯定受不了。”“那好啊。”我给老曹拨通电话说:“老曹,我们冻得受不了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老曹说:“前面就有吃的了,稍等一下。”又过了半个小时,这里有一个小镇,路边就有饭馆,我们把车停到饭馆门口后,来到饭馆里面,,叫来老板要了二十串烤羊肉和三份汤面,老曹笑着说:“怎么样,凉快吧!”我和李建江哆嗦着说:“挺凉快的。”大家都笑了。

吃完东西后,身上暖和多了,我们继续往回赶,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时间总算到了乌鲁木齐,到乌市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我们将车直接送到了捷达维修站修理。维修站的人出来看见我们送来一辆捷达王说:“怎么了,哪里坏了。”老曹说:“发动机坏了,油底壳不行了。”修车的老板说:“这辆车怎么又来了,不是前一个礼拜刚修过吗?上次修车的发票还没开出来又坏了。”我们都笑了,老曹说:“那就一起开票吧!车就放在你这里,修好了通知我们,对了,把电瓶也充上电。”交代好了一切,我们回到公司已经凌晨三点了。

这次经历真是印象深刻,在新疆呆了好几年还在那里当了几年兵,都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冷,回到房间洗漱完躺在床上半天都暖和不起来,久久无法入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