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岳效飞率领进行“蛙跳斩首”的南线集群趁着黑暗的夜色,轻易穿透位于九州岛、四国岛与扶桑中国本岛的丰后水道,进入到扶桑南侧海域。并向远岸方向兜了一个圈子,途中击沉或俘获他们所遇到的每一艘船,保证行动的突然性,在最后一刻向他最后的目标进击。

按照约定,当“狼牙”们完成任务的第二天的一清晨,这边就应该展开“蛙跳斩首行动”,巧合的是同一天也是安倍小一郎率领德川家光派往和谈的队伍打算起程的时间。

可还没等他们的议和使团出城,江户城外的海面之上就传来了“轰隆隆”的炮火声,岳效飞率领他的南线集群到了地方,开始“蛙跳斩首”了。

东京湾或者这会该叫江户湾也说不定,不过没什么,反正此刻它的名字叫“火海湾”才更加名符其实。仅有的一些战舰已经在神州军强大的炮火之下冒出了青烟,向海面下沉去,而现在的炮火目标,则是岸上那些炮垒。

在驱逐舰及“鲸级两栖攻击舰”强大的火力轰击之下,岸上的炮垒处不断腾起一个个烟柱。岳效飞在用望远镜观察着炮火对岸上目标的攻击情况,不满意的摇摇头。

驱逐舰对于岸上目标的攻击效果并不好,虽然它们不似敌船一般会移动,可是在敌方的相对准确的炮火干扰之下,驱逐舰的攻击效果并不明显。

“传令徐烈钧的登陆纵队加快速度!”

临时客串南线集群参谋长的海军陆战队第二师的吴著跟在岳效飞身边,一边复述岳效飞的命令,一边对于岳效飞对于攻击江户城表现出的亢奋与狠辣表示不能理解。

他研究过这位神州军总司令的资料。在对付清军的战斗之中,显示出这位长官如同别人传言一般“不是个当皇帝的料”,而且乱发起好心时候,所造成的结果,常常也使人瞠目结舌,可不能否认的是他打起仗来可是诡计多得很呢!

尤其在江南蛙跳作战时,在保证战役目标实现的同时,多变的战术却是极为使他们这些参谋军官称道的。可今天这一仗会不会是他另一种作战风格的体现,还是对于原先那种风格的发扬?周密布署、狠辣穿插到位,对于敌首直接进行攻击,使敌处于群龙无首之境。

“‘蛙跳斩首’,还真是名符其实!”

还有就是在整个神州军中,那些时常带点趾高气扬态度的,特种作战司令部里的那帮家伙,就没他们不敢干的!

“长官和那个王司令两个人的胆子……他们是真敢啊!一只小部队没有后援,没有物资保障,仅仅只靠自己携带的物资。就说不用发生交战,沿山路之中潜入就好,那是两百里路啊,谈何容易的一件事情!”

京都二条城距其东侧伊势湾不过直线距离不过一百多公里,而王德仁及他的手下只携带些高能食品及相当数量的弹药及炮弹。按照吴著的设想,他们的弹药攻城根本不够使用,最少应该有一支小规模的后勤支援部队,可无论是岳效飞还是那位王司令对于这事是听也不要听,理由只有三个字一一“不需要”。

吴著是对于特种兵及特种战争这样的作战样式难以理解是正常的。神州军内部,除了岳效飞、慕容卓以外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天下又有多少人能够揭开王德仁率领下的“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真实面纱呢!

岳效飞一边看着对岸上进行炮击和海军陆战队一师的士兵们抢滩,一边向吴著发牢骚。

“吴参谋长,亏得神州城里还有人对于研究机构的预算份额提出疑问!你看看,这要是150毫米炮的话,我们哪有在这儿耗了这么长时间和岸上的炮垒作战,估计这阵早靠岸了。”

吴著没有说话,100毫米火炮对炮垒的攻击效果并不明显,虽然对方的反击的炮火在慢慢减弱,说明他们受到了打击,可是离崩溃还有相当距离。但任何作战不是有个过程么,这位岳司令只怕是太过心急了。

你也不能不佩服这件神州军的司令长官的大胆及果敢,舰队趁夜在事先潜入的“梭鱼级”小艇侦察过的航道及扶桑水军首领九鬼直保供述的湾口处潜入,大约五十海里的距离从昨夜十时之后出发,到今晨七时天刚刚朦朦亮的时候展开攻击。

海面之上,海军陆战队一师“飞鱼级”登陆艇快速冲向岸边,后面跟随的是受到驱逐舰掩护的战车,在海面之上颠簸着前进。

其实岳效飞对于100毫米炮的评价还是有些差异的,最少已经燃起大火的岸上那些呻吟在火海当中的人并不赞同他的话。不过大家还原谅他吧,在对于新武器的追求他是个永不知足的家伙。

现在,就如同某种读者在书评中所说的一样,扶桑的建筑百分之九十八以上是纯木建筑,尤其因为扶桑人从中国人这儿继承的对于松木的喜爱,这些含着易燃树脂的松木实在是一种上好的燃料。

随着岳效飞的催促,登陆集群的“飞鱼级”快艇已经靠岸,一群群的神州军士兵们踏上了扶桑的土地。手中的步枪向附近可以看得见的所有扶桑人进行射击,反正在这儿也没人呼得懂汉语,估计你喊“双手抱头,蹲在地下……”也得有SB听得懂啊!

岳效飞在望远镜中看着登陆的地方,脸上扬起了孩子式的欢乐笑容,一手扬着望远镜手舞足蹈,嘴里大声叫道:“操你奶奶的小鬼子,老子今个也给你们‘进入’一下!回头见了你们天皇那狗东西,老子我啊!也可以给他说,对于扶桑我们中国人比你们更加需要!”

(注:“进入”一词是日本对于侵略所美化的词语,故拿来一用!“比你们更加需要”一句为一战国联会议上,日本人说比中国人更加需要东北!故拿来一用!)

南线集群的临时参谋长吴著,半张着嘴惊讶得看着这位岳长官。虽然以往无论是从徐烈钧嘴里还是从蒋钰嘴里都可以听到他不少笑料。可今个一看,不对,别人的形容实在是不够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