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子误信老乡遭强暴 被逼坐台接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少女在向记者讲述被骗经历。

“他们打我,强暴我,还威胁我,逼我去坐台接客。”从3月3日开始,两个未满16岁的四川姑娘孙萌和李娟(化名)在中山经历了近1个月噩梦般的日子,两人经历被囚禁,被强奸,被逼坐台之后,终于在3月31日迎来转机,一个好心人帮助她们向外界发送了一条求救短信,大约两个小时后,孙萌和李娟被警方成功解救。“我们希望警察能够迅速破案,抓到那些坏人,让法律来平息我们的屈辱。”昨日,孙萌和李娟在接受采访时含着热泪说出了她们的心愿。

[误信老乡]

先被囚禁后遭强暴

孙萌和李娟是去年认识的,两人都在位于中山市三角镇的科艺电脑培训中心读书,由于两人年龄相仿又同是四川老乡,孙萌和李娟很快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将孙萌和李娟引向深渊的是3月3日来自李娟同镇老乡张俊雄的一个电话。

“张俊雄在电话里约我们去珠海玩。”在老乡的“诚挚”邀请下,孙萌和李娟随同张俊雄踏上了开往珠海香洲的公交车,“上车后张俊雄改变了主意,要我们先去他在神湾的出租屋玩玩再去珠海。”李娟告诉记者,他们一行三人在神湾市场下了车并来到了张俊雄的出租屋,在此期间一个名叫阿南的男子出现了,让她和孙萌感觉到少许不安。“他一过来就把我和孙萌分开,并且要求晚上要男女混睡,他们出门时还反锁房门,把我们囚禁在出租屋里。”怀着对老乡的信任,孙萌和李娟虽然有疑心但也没考虑太多,3月3日当晚,孙萌与阿南一个房间,李娟和张俊雄一个房间,虽然是男女混睡倒也相安无事。

“我们在张俊雄家的第2天时,阿南就开始提出要和我发生性关系,并且神态也变得非常凶狠,威胁我。”孙萌说,那个时候她就感到害怕,有种无助的感觉,“对于阿南的要求我一直拒绝,到了晚上,他突然把我拖进房间,反锁房门后将我强暴了!”说到这时,孙萌的情绪突然变得非常激动,大声哭了出来。

[再被控制]

被逼坐台被逼开房

3月5日,饱受一夜屈辱的孙萌一早接到母亲电话后执意要回家,在与张俊雄和阿南争执了一段时间后,孙萌和李娟离开了被囚禁的出租屋,来到了孙萌舅舅蔡世国暂时租住在三乡镇平南村的出租屋。在舅舅家吃过午饭后,孙萌和李娟一起出门逛街散心。

“他们还没死心,阿南通过张俊雄与李娟联系,知道我们在三乡后又追了过来。”孙萌回忆到,后来她俩被阿南逼迫着上了一辆出租车。

在阿南的押送下,孙萌和李娟在神湾镇的万某酒店下了车,这一次她们认识了被阿南称为老大的男子“小邓”,“是‘小邓’付的车费,他还在酒店里开了一间套房。”孙萌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害怕得只敢呆在套房内的卧室里看电视,“外面起码有20个人,都是在外面混的,他们有的打牌,有的就在‘溜麻古’,一派乌烟瘴气。”孙萌告诉记者,在酒店里,阿南借机拿走了她的手机并且明确表明要送她去“坐台”。当日晚上,孙萌与李娟就被这帮人分开了。

孙萌和李娟的再次相见是在富某娱乐城的小姐房内。在富某娱乐城,孙萌也有了一个艺名“邓爽”。“娱乐城里的小姐非常多,起码有200个,她们都是由不同的‘妈妈’带着过来‘上班’的,而这些‘妈妈’又分属不同的鸡头,由于我们家老大是‘小邓’,因此我们家小姐取艺名时都姓‘邓’。”孙萌和李娟称在富某娱乐城内姓“邓”的小姐大约有80个。

孙萌坐台的第一天就被客人点中出台,她坐台的第3天在“干妈”的安排下有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开房”,是在娱乐城的客房内。“由于我在出台时既不陪客人喝酒唱歌,也不陪客人说话聊天,娱乐城的‘妈咪’对我非常不满。”

“被人控制又没自由,在里面生不如死”,两人一直想着如何逃出去。李娟称她曾想到与客人包夜时找机会逃跑,但高度警觉的“姑妈”时刻防范,根本没有机会,“我还想到穿过娱乐城的厨房跑到公路,但每次都因为机会不好而放弃了。”

[求助好人]

借手机发出求救短信

孙萌和李娟的转机来自一个好心人的义举。3月31日,李娟在取得一个好心人的信任后,从好心人手中借来手机给她在三角的舅舅发送了一条短信:“我和朋友被人骗了,在富某娱乐城。”

获知外甥女消息的蔡世国马上向公安部门报了案,随后神溪派出所出动民警前去富某娱乐城将孙萌和李娟解救出来,据介绍,自李娟发出求救短信到被解救,前后大约只有2个小时。

对于侄女的遭遇,蔡世国非常痛心。蔡世国称他在3月7日与孙萌的妈妈电话联系时才发现外甥女失踪,心急之下他凭着侄女留在他家旅行包中的一张深圳车票,还特意跑去深圳寻人。

根据蔡世国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找到了借出手机发出救命短信的好心人。这名好心表示他也是出于同情才帮助孙萌和李娟这两名小姑娘的,“她们太小了,非常可怜,找我求助时我没理由拒绝。”对于鸡头这种欺骗加强迫的方式迫害未成年少女,这名好心人也表示“他们让人很痛恶”。

[记者探访]

娱乐城安家派出所对面

昨日中午1时左右,记者来到了位于神湾镇南部斗门大桥旁边的富某娱乐城,该娱乐城还在正常营业,在娱乐城内不时可以看到衣着暴露、打扮妖艳的女子在其中穿行。记者注意到,富某娱乐城与解救孙萌和李娟的办案派出所神溪派出所仅仅相隔一条马路,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超过200米。

随后记者来到神溪派出所采访,派出所负责人称在3月31日确实解救了2名少女,由于案件还在侦破之中,相关案情尚不便透露。

■对话

“我都不懂坐台是什么意思”

记者:当时被张俊雄骗去他家后发现情况不对,你们为什么不跑?

李娟:我和他认识很长时间了,又是同一个镇的老乡,当时就觉得他不会对我们怎样,顶多玩几天就让我们走了。

孙萌:他们当时和我说出去坐台时,我都不懂“坐台”是什么意思,以为没什么,直到后面才知道,而且当时看到李娟也没什么反应因此就放松了警惕。

记者:阿南威胁你们的时候心里怎么想?

孙萌:他打我时我都不敢说话,他们有刀,还威胁说要把我卖去台湾,我很害怕。

记者:你第一次和客人开房是被人逼的吗?

孙萌:是我“干妈”安排的,那天我一去上班就要我和客人去开房,当时我就感觉非常恐怖,有股凉意。那天我如果不顺从,“干妈”肯定会叫阿南过来打我的。

李娟:我是没办法,我被“妈咪”和那些做了很长时间的小姐都看得死死的,出台时和客人聊天都被人盯着,如果被客人叫出去开房不顺从,肯定被打。要想从里面跑出来,我只能装作合作,取得她们信任后才会有机会。

记者:对于今后有什么打算?

李娟:还没考虑好,现在只想尽快回到父母身边。

孙萌:不知道……(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