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拓普:为“名誉”而战的背后

郑州拓普:为“名誉”而战的背后……

草原狼/文


眼下,媒体对“科技华南虎”——郑州拓普制售的多套专利金奖冷轧机的严重质量问题揭露不断深入,面对日渐明晰的事实真相,近期郑州拓普一再高调宣称:要为维护名誉而战!

郑红专、赵林珍为什么不提维护真理,而只是维护名誉呢?这引起了笔者对“名誉”一词的兴趣。

查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纂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名誉一词的解释为:“名声”和“名义上的”两种含义;再查名声的解释:“在社会上流传的评价”;再查名义的解释有二:1、做某事时用来作为依据的名称或称号,2、表面上、形式上。我们不妨这样理解:名誉作为一种社会评价,可以是做某些事的依据,并且这种依据只解决表面和形式的问题。这就有些意思了。

再查一查郑州拓普都有哪些“名誉”呢?最经典的说法是:拓普专利轧机是“跨世纪的发明”、“国际上三五十年之内不可逾越的技术”,设计者是“中国轧钢第一人”、“终有一天会在世界范围内将所有规格的轧机更新换代”。这4个提法中,有3个是查不到任何出处的,看来可以归为郑红专、赵林珍的“发明专利”。

其中,对“国际上三五十年之内不可逾越的技术”的提法,笔者总算找到了一些出处:1997年8月7日河南某报这样写道,北京钢铁研究总院轧钢室李小玉教授说:“这无疑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轧机,30至50年内,不可能有人超过这个水平。”李教授怕现场测试有误,又将样品拿回北京,用德国精密仪器再次测试,横向厚度误差仅有0.2微米。

再查下去,笔者竟发现了如下补白:对此,李小玉给记者写了亲笔信:“我很惊奇,我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我只是普通的科技人员,我没有能力、也绝不可能预言国际上三五十年以后的轧机技术。”既然李小玉教授做了这样的更正,看来这个提法又是空穴来风。至于,构成郑州拓普至高无上“名誉”的4个提法源自何处?想必各位看官已心知肚明。由此不难看出:在郑州拓普的眼里,他们的“名誉”可以不要事实基础,是可以自封的。

现在,郑州拓普制售的那些专利金奖1400轧机,在各地已经形成群发质量事件,国家质检总局也派出专家组作了调查,看过的这份报告的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已经证实:调查报告上列举的事实,与1400轧机众用户和诸多冷轧专家提出的严重质量问题相吻合。

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专家调查报告上说郑州拓普的专利轧机质量好,那一定是会被公开的。我们真应该为国家质检总局专家组那些忠实于事实真相的专家们喝彩!你们是中国冷轧事业的功臣!这是正义社会给予你们的名誉。

事实越来越清楚地表明:郑红专和赵林珍是一对十足的科技骗子!他们杜撰了这些近乎于神话的“名誉”,并故意使之流传社会,进而依据这些“名誉”为自己的伪劣轧机伪装做秀,如此险恶用心后面,就是郑州拓普非法敛财的东西南北中“战略布局”。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人的社会实践内容是构成名誉的基础。郑红专、赵林珍一再高调的为“名誉”而战的目的,就是文过饰非,就是向正义和真理的挑战。而郑红专、赵林珍所要维护的“名誉”,本来就是无腿脚的怪物,坍塌垮掉只是早晚的事情。

这些就是社会给予这对科技骗子的名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