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作家必须对社会承担一部分责任zt

passional 收藏 1 130
导读:作为作家的社会责任  这最重要的一点,西方虽然有很多流行文学,但是它终极对这个作家的这个群体是尊敬的;因为作家本来就是唯一反映这个社会的。当脱离于政治之外,作家基本上是一个评价道德的一种工具。就是当作家在塑造一个人物,在写小说的时候,背后毕竟有一种意识,这种意识就是对人的同情和怜悯。而西方人在阅读小说的时候,这点恰恰是很重要的;西方人首先信任某个作家,其次才会读他的书;如果他觉得这个作者不诚实,他不会读他的书。  而现在的中国大陆的作家恰恰就缺这一点,他们自以为自己是一个作家,但是当他们面对当前中国

作为作家的社会责任

这最重要的一点,西方虽然有很多流行文学,但是它终极对这个作家的这个群体是尊敬的;因为作家本来就是唯一反映这个社会的。当脱离于政治之外,作家基本上是一个评价道德的一种工具。就是当作家在塑造一个人物,在写小说的时候,背后毕竟有一种意识,这种意识就是对人的同情和怜悯。而西方人在阅读小说的时候,这点恰恰是很重要的;西方人首先信任某个作家,其次才会读他的书;如果他觉得这个作者不诚实,他不会读他的书。

而现在的中国大陆的作家恰恰就缺这一点,他们自以为自己是一个作家,但是当他们面对当前中国真实的社会,他们从来没胆子发出过声音,他们从来没有自己的态度,这不是说非要有一个政治态度,其码没有一个做人的态度,基本上是消失的。这样的作家,怎么能会跟西方的作家比呢。

作为一个作家必须对社会承担一部分责任,这个责任并不是说要去改变这个社会,但是要揭露、反映或批评这个社会。

那么这在西方的作家里,随便看看报纸这是经常出现的事情,或者说这是作家的职业。因为你不能要求一个牙医写文章批评社会吧,你不能要求一个政治家说话,这往往人们不相信。作家就是写人与社会的关系,这是职业道德,必须有的态度,而这一点中国作家恰恰没有做到的;而这一点恰恰是作家作为它的这个职业道德是最重要的。

我们看到历史上的作家、诗人,从屈原开始,一直到曹雪芹,一直到鲁迅,都可以看下来,一直是反叛体制的;一直是作为一个政治的,一个反对者出现的;或说当时是反封建也好,反某一个皇帝也好,始终是一种对抗的力量;看看杜甫的诗,就可以读出来了,它整个就是一个唐代的老百姓的历史;看看曹雪芹的『红楼梦』,无论是每个人物的命运,还是整个的社会的背景,都可以用文学的方向去表现出来。文学怎么可能能够脱离社会呢?文学就是现实的一面镜子,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写作还有何意义之在呢?

现在中国大陆的很多年轻人认为这一代他们更代表中国,认为现代化的中国完全跟西方没有区别;我们讲的英语、我们的思维,我们跟西方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国家有的,甚至西方没有的,我们都有。至于政治,共产党好一点,坏一点,西方不也一样吗,也是好一点,坏一点,跟我们没关系;专制不专制,民主不民主,也没多大差别。

可是他们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文化,没有接触到思想,因为中国大陆很多的书是被查封了,是被禁止的。如果你从大陆过海关的话,你带本敏感的书籍就会被查封的,可大陆的年轻人就不会去对比一下,要是在另外一个国家会这样做嘛?就是说中国人对自己的社会无知。

中国人对中国社会的无知,同样西方人对中国社会的幼稚;这个幼稚表现在他们那种以为中国就应该穿个旗袍马褂过来,跟中国人握握手,开始喝中国茶,他们觉得这就是中国啊;中国真有意思,到中国去玩去,到了什么桂林山水,看了看,拍了照片然后一脑子幸福的回忆;这是一种外国人,这种人比例很大,但他们并不太知道中国社会发生的事。

因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很强大,西方人以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文化也跟着强大,这是很可笑的;在中国恰恰是由于这个经济快速的庞大,思想和人文跟不上去,恰恰是一个变态的社会。而这个变态的社会没有很强有力的文学作品,去把这个社会真正地表现出来;而这种控制思想,不控制经济,导致改变了人的思想观和世界观,也是很厉害的。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政府体制的要求下去写,这毕竟不会是个流芳百世的作品;而中国的文学传统跟现在这样的文学传统是格格不入的。所谓的中国文学传统,实际上是一个反传统的传统;但是现在的文学恰恰是混在一个专制里的一个传统,要想说我们要接上中国文学的传统,那我们只能脱离这个传统;在这个传统之外。

(信息的审查、禁书)是专制社会特有的现象,只要极权,制度的存在,言论和出版自由就只能是美好的梦想;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中国大陆作家正所面临的是世界上极权的政府,以及专制的统治。

在毛泽东时代,像林昭,她可以直接就被枪决了嘛。死的人太多了嘛,基本上是死。到了八十年代邓小平时代,你可以进监狱。到了九十年代,它是另一种方法了,就是可以开除公职,进监狱的比例比八十年代少了一些了,但是它会对那些特别不出名的作家会非常狠。

也就是说,作家们应该可以再开放一点,但不能说都能够打开这个墙,如果大家都不去撞它,永远是个死的。就是说这个极端要靠作家们自己去突破,你突破一点,它就要让一点;但这不是说鼓励大家都要去进监狱。

作为思想界来讲,作家也应该起这个作用。因为作家就是靠思想活着的,何必不创造一个思想更自由的一个天地呢,如果不突破谁来突破啊。

作为一个作家应该自己做出选择,或要完成个人的历史使命,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哪怕发表不了,也要去触动自己内心的那个极端。只有达到了内心的自由,这样才能写出最好的作品。如果自己遮着、掩着、盖着,大家可能不认为你的作品在读者那里能产生什么共鸣。

时代需要作家,人民需要作家。作为一个作家,必须勇敢地承担起历史赋予的使命和责任,真实地记录历史,反映民生,揭露黑暗,见证未来,做一个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作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