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问题上西方的人心(转自德国之声)

在整个西方媒体一边倒的情况下,德国之声我个人认为少数还算清醒的西方媒体了;德国之声就这次为什么西方世界完全不理睬中国的声音,从西方人的心理角度分析了这次西藏世界,我觉得很有参考价值:

尤其是从这篇西方媒体自己反思当中,看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西方虽称言论自由媒体公正,但此次事件中凡是对藏独不利的信息,西方媒体一律不予报道,包括打砸抢事件被西方媒体“统一”忽略;而这次事件海外留学生上千人大规模示威西方媒体竟然罕见地集体不报道,而西藏几十个人甚至几个人的示威也会被西方媒体无限放大;而开放西藏记者入藏有限采访后,众多西方媒体记者明明采访了很多受害者,但西方没有一家媒体对采访受害者进行了报道。结果就是西方民众只看到了单方面的信息背后隐藏的是什么东西,触目惊心:文章后段中“今天又传来新疆爆发骚乱的消息。西方对西藏的“鼓励”也许真的开始起到了连锁作用了。”非常值得我们反思

正文:

探访达赖的大本营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访问了流亡西藏人在印度的聚居地达兰萨拉。晚上,在寺院前的广场上,在银幕上播放中国警察打人的照片时,观众中发出一片愤怒的声浪。当播放奥地利一段德语录象,西藏抗议者登上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时,场上发出一片欢呼。

达赖喇嘛以外的关键问题:西方的人心

西藏事件分裂了世界。日前有报导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穷国战胜了富国",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有13个,而欧洲的代表只有7个,结果不能指责中国。当然了,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府站在中国一边的可能居多,但民众怎么想却不好说了。一名信佛教的印度运动员已经拒绝举火炬,另一个也受到了很大压力。

在西方国家,对此事的看法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华人对西方一些媒体的歪曲报导的大规模抗议,自然让人们对这个问题会有一定的思索。这几天,加拿大华人、留学生举行了规模浩大的示威(海外华人网站上刊登了照片),柏林中国留学生也有上百人的示威(并制作了录像放在youtube上),虽然此间媒体不予报导,但也会引起一些思索。许多西语好的中国人到网上去发表西语文章,参加评论,更是一个新动态。从网上报导的评论看,确实有些德国人的看法有了变化。但是,跟报喜不报忧的中国媒体的说法-中国在这一战役中打败了西方,却是风马牛不相及。[color=red西方相信中国说法的还是很少的,即使相信的人,也不见得就是支持中国的。

政界和体育组织等,还是在讨论抵制奥运的问题。即使是反对抵制的,说的理由也仅仅是为运动员着想。对中国特别友好的汉堡市政府已经够特别的了,市政府负责人表示,"我们跟中国一直有密切的关系,"9月的"中国时代"活动不受影响,他们不搞联邦已经表态了的之外的"附加外交政策"。但他们也表示,在那期间如果有人要举办什么政治性的活动,他们也不反对。对中国来说,一个更危急的现象是:现在人们考虑的已经基本上不再是西藏事件中谁是受害者了;一种思潮在悄悄地泛滥着:即使中国这次是被动的,甚至受害的,但西藏人总体上也没错。虽然几乎没人说应该支持西藏人用暴力来争取独立,但实际上有许多人的想法正是:即使西藏人武装起义,也没错;西藏应该独立,或至少获得自由。至少,此间很多人认为,无论如何应该借这个机会对中国施加压力,改善西藏情况。

就连日前为中国说话的奥地利"标准报",在最新文章里也写道,也许是象经济学人报导的那样,中国政府在西藏事件中处理得比较谨慎,但是,这只能表明,北京"在目前不能制造新的天安门事件",意即在奥运之前特别谨慎。然后,该报的结论是,体育组织等还是要对中国施加压力。

中国的做法似乎没有跟上形势的发展。在这种思潮中,中国局限于"澄清事实"的做法,且不说此间仍然几乎没媒体转载报导,而且即使为人相信,也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至少不能再扭转乾坤。就象一名中国媒体学专家说的:话语权已经拱手让给了别人了(中国当初迟疑了两天才开始较多报导,也是一大败笔)。

"时代报"读者文章

日前,"时代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西藏危机:并非用于支持的正确机会"(Tibet-Krise: kein richtiger Anlass für eine Unterstützung )的读者文章(在德语google新闻版输入tibet-krise或chinesen都能找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这篇文章在分析了德国的媒体情况和西藏实际上发生了什么之后说:"我们要坚定地要求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对话,改善全中国的人权,但不能再把西藏危机作为机会来用,假如我们不想推动对平民的杀害的话。我们现在又听到新的动乱的消息了。如果我们真的对和平解决感兴趣,就要在警告中国政府的同时非常明确地表示:再发生新的暴力行为,'自由西藏'运动就不能再得到我们的支持!"

在此之前,文章分析了几个问题。首先,在介绍了此间媒体对经济学人和时代报记者的现场报导的看法后,指出:"唯一真正可信的信息来源在德国被广泛地不予理睬。这是此间媒体对真相的集体不理睬。"

然后,文章分析了一些媒体"用错"图片的问题。指出,这些错误轻描淡写的被指出后就没人再提了。但没人想过,一个媒体发生一个较大的错误已经是罕见的了,为什么这次在整个西方大规模地出错呢?然后说:"这样规模的错误需要此间的人长时间地去思考。这种集体犯错误应该也必须被视为一种丑闻,是损害西方媒体声誉和可信性的。"

接下来,文章指出,中国报导的事件内容这里没有任何媒体转载。即使在法院上,法庭也要听取双方的言论。而根据基本法,媒体受众有知情权。文章举了拉萨几个实例,并指出,一群记者在拉萨还在那家5名女子死亡的商店外采访了店主,其中包括英美的记者,但此间没有看到相关报导。文章于是说:"这里有集体审删的怀疑,假如德国媒体受众听不到另一方的话。而这是不符合基本法的。"

文章还提出一个问题:在奥运会之前中国应该会特别的谨慎才对。但这个逻辑问题此间几乎没人去想。倒是在中国人们大量地想到了。中国论坛上,许多人指责政府,不是指责政府太强硬,而是指责政府太软。在发生打人、烧店(可能烧死人)等事情时,警察一开始还袖手旁观。不妨想想,当初伦敦地铁恐怖袭击案时,警察匆忙地错误地开枪打死一名巴西人。而此间媒体还在说中国血腥镇压和平示威。这符合逻辑吗?

不能再“摸着石子过河”了

今天又传来新疆爆发骚乱的消息。西方对西藏的“鼓励”也许真的开始起到了连锁作用了。中国政府其实不妨对世界上说,你们在这种情况下支持以暴力为基础的动乱,甚至以“抵制”这样的达摩克利斯利剑来“奖励”,就是希望中国形势越来越乱。当然,中国政府也应该认真应对西方合理的建议。

无论是达赖问题,还是声誉问题,很显然:非常问题、非常时刻需要非常思维、非常魄力。绝不是"摸着石子过河"所能解决的了。可能石子才摸了几粒,洪水就来了。不说"解放思想"吗?那就要真的解放才对。在新闻政策上如此,在民族政策上同样如此。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