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姥爷---陈再忠,东北人习惯称外公为姥爷。一个不被承认的烈士。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1970年5月8日,已经下班的姥爷看见天要下雨,就马上想起单位

新进的设备,于是就又回到单位用苫布苫设备,意外发生了,由于单位正在文革期间,新设备没固定

突然倒塌姥爷就这样殉职了,事情发生后当时的吉林市军代表一号首长亲自到现场处理,就因为姥爷

年青时在远征军里开车去过缅甸送炮弹,所以就没凭为烈士。今年我看过《集结号》后,始终在想姥爷也明明是烈士可是就不被人承认。他是当过国民党兵,可那也是为了打日本人啊?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说法?姥爷去世后一年,姥姥也因为心脏病去世了。母亲代着三个弟弟,一个妹妹艰难渡日,后来还是母亲亲自找到了军代表王一号才解决了大舅的工作。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母亲都六十了,

但这件事成为母亲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遗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