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的故事征文】砰枪声响了误伤最好的兄弟

【枪的故事征文】砰枪声响了误伤最好的兄弟

(未经本人同意 不得转载)

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考虑了好久,也矛盾了几天,,还是写出来吧,让我记住那段最伤痛的时刻.


我们新兵训练结束后,都要下班到军事禁区的哨所中执勤,这是我们部队的惯例.在哨所我们日常工作就是站岗和巡逻.


这项执勤任务,对我们刚来的新兵是件极其兴奋的大好事.主要目的就是每人都有自己喜爱的枪.在部队不是有那句话麻”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男孩子那有不爱枪的


.特别是一到周末搽枪时,就能看出兄弟们是怎么样珍爱自己的枪,那里里外外把枪搽的贼亮.我们哨所除吹事员外,人手一把枪,上岗前由班副给发30发7.62,下岗清点后在交给班副,真枪实弹上岗,这是我们军事禁区特殊性所决定的.


张勇和金玉是最好的兄弟,在新兵连时,我们就能看出他们两个最要好,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无巧不成书,新兵下班还正好给他们分到一个哨所.


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张勇和金玉在家时就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他们的父母在一个单位,他两从小到大也是在一个班上学,在部队又分在一个班,这关系用在东北话说,那哥们的关系是”咣咣滴”,我们看了也老羡慕了.


那天是张勇10点到12点的岗,金玉看看手表,还差15分钟就要接岗,他和班长打过招呼,背着枪就快速向哨位跑去.


当他气喘嘘嘘的跑到哨位时,两人互相敬礼做交接.张勇在一边说:”你怎么还跑上来了,急啥呀.”金玉说:”上来想多唠一会呗.” 张勇说:”你要是上来,我就要马上回去写总结,下午还要交上去呢?” 金玉说”不就是个总结吗?太小菜了,写点不就行了吗?” 张勇说:”这次要好好写,上次写的不认真,我都让指导员给点名了,这事你也不是不知道.人有脸,树有皮,在不过关,再全连面前给我亮个像,你说我这脸还往那放.”说完,张勇转身就要走.


此时,金玉笑嘻嘻的说:”我不让你走,就多说几句话都不行啊,不给我面子呀.” 张勇做着鬼脸,边走边笑哈哈说:”就是你的面子大,三尺三的,不给谁也要给你啊.”眼看张勇一步步的走远.


此时,金玉鬼使神差的就把枪举了起来,用枪瞄着张勇说:”你回来不.” 张勇一见他把枪举起来就说:”你别瞎闹啊,枪也邪门呢,用枪瞄准战友是最犯忌讳的.” 金玉说:”现在我们两是哥们,我让你回来,你听见没啊.”


说完就无意识和习惯性的把枪的保险打开,顺手一拉枪栓,就把子弹送上了枪堂.此时此刻他们谁都没有意思到子弹就在枪堂中,危险一步步的正象他们走来.


张勇边走还边说:”别瞄我啊.”金玉说:”不回来我就瞄.” 张勇说:”就你那枪法也是’老太太踢飞脚----悬.’”

金玉的犟劲也上来了,就说:”好铁不加熊钢.”嘴上还小声叨咕着,均匀呼吸,三点成一线,有意瞄准,无意击发.


也许是金玉思想的高度集中,或许他们双方根本就没有想到枪里能有子弹.就听”砰”的一声清脆枪响, 张勇”啊”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此时, 金玉还在发楞呢,心想,他怎么倒下下去了呢.他楞也几秒钟恍然大悟,大声喊到” 张勇你怎么了啊,你别吓我啊.”发疯一样的向张勇飞跑过去.当他抱起张勇时,只见张勇左肩部鲜血以把衣服染红了一大遍.他看到昏迷中的张勇仍在微微的呼吸,他快速的为张勇止血,然后给哨所打电话.


此时,在哨所的人听到枪响,班长带人就跑上来哨位.班长一见这种情况,上来就狠狠的给金玉一个大嘴巴,骂道:”妈了个逼的,你他妈玩过火了.来人,把枪给他下了,看起来.”


金玉哭着说:”班长怎么对我都行,千万要保住张勇啊.”金玉咧开大嘴就哭,那哭的声音撕心列肺.在场的兄弟没有不掉泪的.真怕在自己身边失去战友,那种情感是用语言不能表述的,可以说是种煎熬.这才叫患难之间见真情.


张勇送到军区医院,经强救后脱离了危险,据医生说:”差一点点就伤到肺部了.”也许应验了张勇那句话,他的枪法真的很一般,多亏是一般,要是准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这件安全事故出现后,哨所人员全部撤回营区封闭整顿.为此,连,排,班长,班副全给了处分. 班长,班副原本在我们部队干的非常出色,就因这件事,他们当年全都复员,为此我们深感惋惜,但这是部队有严格纪律约束,出了问题就要勇于承担.


金玉为此付出了更惨痛的代价,得到的是军事法庭的判决书.


做为军人在手拿枪的同时,要有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和安全意思,这才是最重要的.让我们在爱枪的同时,把握住自己,时刻要警钟常鸣.



本文内容于 2008-7-9 15:06:55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