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夜晚的新宿公园是安静的,不时有几对年轻的情侣在这里幽会,藤田穿着黑色的大衣走进了公园,衣服领子竖了起来,挡住了他的脸,他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情况,一路上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件事情他也没有跟任何人讲过,他的想法很简单,通过松本凌子找出那些文件来,然后想办法安排她出国去欧洲,自己也算做到仁至义尽了。藤田坐在长椅上,看着周围的动静。

“藤田先生。”

一个弱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藤田吓了一条,急忙转过头来,要知道自己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能这么悄悄的走到他身边而不被发现的还很少见,只见一个穿着厚重大衣的女人在他身边坐了下去,脸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口罩挡住了整张脸,藤田急忙坐好,看了一下四周。

“松本凌子小姐?”

“是的,藤田先生,真的非常感谢你。”

藤田感觉对方都快哭出来了,“我只是同情你才这么做的,但是我想你也清楚,你手上有日本政府要找的东西。”

对方点了点头。

“我知道那些东西是你的护身符,但是我同时也要告诉你,如果那东西还在你的手上,日本政府就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我会给你安排一架去法国巴黎的航班机票,以及一个假的身份,你在上飞机前把东西藏好,然后录制好一盘录音带详细说明藏东西的地点,然后我会帮你把录音带用电话播放给政府的人,让他们以为你仍然在日本,找到东西后,他们对你的兴趣也就会日益减少,只要你自己不出头,不引人注意,在巴黎隐居起来,相信几年后日本政府就会把你忘记,那时你就安全了。”

“谢谢你,藤田先生。”

“另外还有一个请求,你也知道,我不能允许那些文件落到中国人或者美国人手上,所以我要看到那些文件,并且在你离开日本的时候我要确保那些文件在我的手上……”

“藤田先生。”对方的语气突然冷峻起来,“你有没有告诉过其他人要来这里。”

“没有。”

“那么他们是什么人?”藤田一惊,猛然间看到无数身穿防弹衣的突击队员从四面八方向这里冲了过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这不是……”藤田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藤田先生,你出卖我。”对方愤怒的说。

“没有,没有,我……”藤田话没说完就被两个突击队员给制住了,一个身影逐步从黑夜中显现出来,藤田吃了一惊。

“柳哲,你怎么……”

柳哲则冷笑着看着他,“没想到吧,防卫省一直监听着所有雇员的手机通话,不要问为什么你的专用手机会被我们监听,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现代化的跟踪并不一定要派人跟踪,我们有足够的设备追踪你的行动,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你给我们节省了不少时间。”

柳哲转过头来看着那个被围在中间的女人,“松本小姐,虽然非常同情你,但是希望你能够乖乖的合作,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否则……”

说完他走了上去,伸手摘下了对方的口罩,一个漂亮女人的脸庞立即显现出来,“你……你不是松本凌子。”柳哲大吃一惊,接着,一个开着的手机掉了出来,柳哲急忙拿了起来,马上意识到手机那边的人很可能就是松本凌子,她一直在听着所有的事情发展。

“她在哪里?”柳哲大声问。

对方微微一笑,“是柳哲长官吧,松本大人托我给您问个好。”藤田的目光迅速停留在女人厚重的大衣上。

“快散开,她身上有炸药。”话音未落,一声巨响立即在公园里回荡开来……

“昨晚的爆炸有什么进展吗?”

“没有,虽然官方的说法是地下的煤气管道泄露导致的,但是,显然那是炸弹爆炸,从我们监视器的观察看,跟中东的自杀式人体炸弹一样,但是现场完全被封锁了弄不到什么情报。”

“又浪费一个晚上。”“总司令”坐在酒店里自言自语的说,“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必须在中央起疑前解决所有的问题,恐怕中央现在也知道美日的举动是为什么,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尽快解决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中央有可能派遣第2批人过来,如果是军方或安全部的人,那时就难免手足相残了。”“剑齿虎”说。

“尽快解决,全力找出松本凌子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弟兄们都已经派出去了,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日本防卫省似乎有些行动,他们针对所有的酒店进行调查。”

“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不能等,现在日本防卫省的大量人力都已经被迫参加美日联合军事演习去了,他们即使找到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人力可用于进攻的,不趁这个时候找到对方就没机会了。”“总司令”再次陷入了沉思,“如果日本防卫省的人发现她还活着,那么也绝不会放过她,那么我们最好还是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叫‘火鸟’过来。”

“是。”

柳哲头上包着绷带,怒气冲冲的看着同样受了伤的藤田,藤田也是一脸的怒气。

“长官,你偷听我的通话不要紧,跟踪我,也不要紧,但是你为什么突然行动了?这下我们唯一的线索也断了,松本凌子一定意识到我藤田是个不可信的人,更不可能出来了。”

柳哲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为什么你不向上汇报。”

“汇报?”藤田一笑,“我怎么知道对方是否是真正的松本凌子或者是像昨晚那样的复仇人体炸弹,更何况我很难确保你们会做些什么事情,或者上面要求你立即抓人,现在我们是毫无头绪,唯一的线索就是这条,现在全断了,你要负全责。”

“藤田,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抓起来。”柳哲激动的说。

“好啊,随便你,反正跟着你迟早会死的很冤枉。”两人还想争执什么,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柳哲急忙拿起来,对着电话必恭必敬的说了两句,然后放下电话。

“藤田,看来你真的很走运,不仅是松本那个老顽固,现在连上面也看上你了,叫你过去见面。”

“上面?幸田浩男,那个家伙。”

“注意你的称呼。”柳哲不高兴的说,“幸田议员现在负责处理这件事情,他要见你,现在。”

藤田叹了口气,“总被疯子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