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和平年代,没有当成兵,没有在军营生活的经历,也没有参加类似军训的活动,现在的工作也和枪拉不上关系。在平常人的眼中枪是离我非常遥远。  可在我有记忆的时侯,枪却一直陪伴我长大,因为我父亲是以前公社的武装部长。以前公社武装部是有枪械室的,他们要定时对枪械进行检查擦油。正是父亲的关系我可以在他们擦枪时自由出入枪械室,久而久之我便成了他们的小帮手。那时接触最多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一种仿三八大盖的七九枪(口径七点九)。就这样小小的我知道打枪要三点一线,屏气凝神。什么是虚光,如何用跳眼法去目测距离来调步枪的标尺。从而知道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枪在人在,枪亡人亡。枪是战士身体的一部份,是手的廷伸,射出的子弹是战士拳头的廷伸。当时的梦想是长大后做一名解放军。   正是我对枪械有一定的认识,父亲在擦他那把驳壳(其实是五四手枪,我们那里习惯把手枪叫驳壳)时也叫我帮手。还把拆散的手枪叫我重装,我当然不会让父亲失望,三二下便把枪装好。从而父亲的手枪也成了我的玩具,只要退掉弹夹枪口不对人,在家中玩父亲都不会反对,只是母亲有时要反对,这时父亲只是笑了笑并不说什么。    父亲的一战友也在当地做派出所所长,经常在一起聊聊天,说说射击的事,并相约去射击比赛。由于父亲枪法好,叔叔怕输把我叫去交代一翻并许诺给我五颗糖。现想来真可笑,为了五颗糖竞把父亲出卖了,晚上称父亲不注意,把大量的枪油灌到父亲手枪的枪膛里,结果比赛时父亲出丑,知道真相后打了我的屁股,一个月不准玩枪。     长大后我参加工作也是与枪无关的职业,现还是非常怀念孩童时代每天在枪械室的日子。

本文内容于 2008-4-6 18:19:07 被lq298333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