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落日 第三十四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山口县-宇部市,中国军队连续的大规模空袭使得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空气中挥散着一股怎么也消失不去的恶臭,满是残砖乱瓦的街道上到处都是被炸的支离破碎的车辆残骸,甚至还有人体的尸体。一栋栋大楼早已经是面目全非了,黑森森的窗口前烙满了火烧烟熏的痕迹。

两架‘OH-1忍者’式侦搜直升机极速地从城市的上空一掠而过,卷起的旋风迷离起阵阵的烟尘,惹得正在整理废墟的人们阵阵怒骂。

一队装甲车队隆隆的从满是碎砖块的街面上隆隆驶过。打头的一辆87式装甲侦察车上,一名军官探身在车外,冷冷的看着路边正在清扫废墟的平民。

车队很快的消失在街道的转角处,人们又继续忙碌着整理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家园,能够从那些残砖碎瓦中淘腾出一些有用的家什也算是好的了。

又是一队车队鸣着喇叭缓缓驶来,只是不同于刚才驶过的装甲车队,这队长龙样的车队基本上都是轮式车辆,完全是一支由高机动车和卡车组成的车队。挤满在三菱重卡上的士兵们同样是以一副冷然的眼神看着这些不知所措的平民。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几架直升机低空飞过人们的头顶,急匆匆的消失在远处。也许战争近了吧,看着一辆辆扬起烟尘、接连驶过的军车,忙着整理废墟的平民纷纷放下手头的活计。

几道白色的羽烟从天空中垂直而下,行驶中的车队嘎然而止。士兵们乱糟糟的跳下车来,四下寻找着隐蔽。哦,是中国人的弹道导弹。连续几天来,几乎每一个日本人都已经熟悉了这种带给他们死亡恐惧的武器出现在天边时,所特有的白色的尾迹了。

慌乱着的平民也顾不得淘捡家伙什了,纷纷逃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防空洞。一些惊惶失措的人则干脆就在废墟里随便找个地方躲避起来,只要能够躲开那些四溅飞舞的弹片就足够了。

难道这就是战争带给人们的生活吗?死亡和恐惧,没有人知道。正如近百年前一样,当日本军队在把这种疑惑带给中国人的时候,或许他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后代也要为这个问题而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战争带给人们的就只有死亡和恐惧?对于经历过战争的人,他们的回答都只有一个,那便是肯定。

纷飞而落的弹道导弹在蔚蓝的天际上整齐布满了洁白的梳状羽烟,也许这样的场景很像流星雨飞逝样的美丽。有人想到。但更多的人却都是以惊惶不安的眼神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陨星’。祈求上帝能够庇护自己从这场浩劫中幸存下来。

弹头在空中骤然爆裂,化作无数高速射出的子弹头,如雨点样的直坠下来。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难道中国人的导弹就是那样的无穷无尽吗?

一片熊熊燃烧着的火海,半个宇部市都被吞没在其中,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似乎就没有停止过。一朵接着一朵的烟云腾放而开,充斥着呛人的硝烟味。

街道上的军车车队已经被炸成了一条蜿蜒的火龙,接连不断的发生着爆炸,一声接着一声,撕心裂肺般的轰然炸开。爆炸的气浪将一辆辆车辆残骸掀翻出去,而后重重的摔在废墟之中,直至最后成为一堆烧得焦黑的四散框架。

痛苦的呻吟声、瘮人的哀嚎声掺和在剧烈爆炸的轰响中,让人阵阵毛骨悚然。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顾及到这些垂死者,因为中国人的导弹雨仍在从天而降,横扫着整座城市。

远处的钟塔被一枚子弹头给直接命中,在一团浓烟灰尘中轰然倒塌,不知道有多少建筑物如同这座钟塔一样,被泼风样而来的导弹给炸成了一堆废墟。

一架规避飞行中的‘OH-1忍者’式侦搜直升机竭力的想从这场浩劫中逃过一难,但很显然它没有能够成功,一枚挟风带火而来的子弹头直接的命中了这架飞行中的直升机。伴随着骤然炸响的爆炸声,整架直升机凌空被炸成一团火球,纷飞的机体残骸碎片在纷纷下落的燃烧火光中,散落满地。

浓烟伴随着烈火让整座宇部市成为了但丁《神曲》里的炼狱一样。烈火在四处蔓延,炙热的空气让人呼吸被的沉重,空气变得滚烫,灼人的热浪一阵接着一阵的翻滚着。

惊惶不安的士兵们到处躲避着,那些来不及躲进防空掩体内的平民们也不得不挣扎在这股灼热之间。高温、烈火,一股股涌动的热浪,红与黑相缠绕着的火球不断的翻滚在城市的上空,一股股的烟柱垂于天地之间,就像那葬礼中的蔓垂下来的黑纱一样。可是这场葬礼的丧钟又是为谁而敲响的呢?

导弹的袭击并不是很长,连续两波的弹道导弹袭击只维持了短短的五分钟而已,但对于每一个经历过这场钢与铁、烟与火的洗礼之后的人来说,这短短的五分钟却要比五十年还要漫长。冲天的烈火、翻滚着的热浪,四溅纷飞的鲜血,被炸得残缺不全的尸首。当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之间,便在你的面前被火光所吞没,消失不见的时候,所有人的心理都随即而崩溃。这是生与死的边缘,只是一瞬间而已。

没有人不想活下去,可是他们又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自从1894年开始,日本就已经为自己酿下了这杯苦涩的浊酒,只是就如同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一样,这杯浊酒越是经过时间的沉淀,越是令人感到异常苦涩。

短暂而又漫长的导弹袭击过后,防空警报也随之解除。三三两两的人们又从废墟之间冒了出来,就像那雨后的春笋一样,一茬一茬的冒出身影来。沉默无语的人们默默得收拾着再次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家园,死者的尸体被收拢起来,不管是被大火烧成木炭似的,还是被炸成碎片样的尸块。

一抹一抹的猩红在白皑皑的雪地上看上去是那样的刺眼,就像日本的国旗一样。只是这一洼洼猩红看上去是那样的令人毛骨悚然。

被大火灼热融开的雪水冲刷着满街的狼藉,一股股暗红随着流水而渐渐弥散而开,淡淡的、慢慢的消散在,最终的化作淡淡的红。

士兵们默默的从隐蔽处露了出来,车辆基本上都已经被炸毁了,这下可好了,从摩托化步兵成了彻底的步兵了。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悲泣,所有的人都已经麻木了。默不作声的收拾起同僚的尸首,找寻那些几乎成了碎尸块的、还有木炭样的尸首,寻找到他们的‘狗牌’。这将是唯一证明他们存在过的物件了。

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再次响起来,慌乱不安的人们连滚带爬的逃向最近的防空掩体,谁知道接下来自己会不会和那些收拾聚拢在一起的残尸一样。刚刚那些人不也是活蹦乱跳的嘛,只是转眼之间就成了大块小块的碎尸片而已。

数十架中国人的飞机从远处的天幕间钻了出来,黑压压的布满蓝天之间。那袅绕着的硝烟还未散去,这些死神便又来临了。

开始有防空炮火对空射击,碧空之上布满着装有延时引信的高射炮弹炸开的烟云。一朵接着一朵的,偶尔的还有一两枚防空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如同一颗颗流星样的蜿蜒着直刺云霄之中。似乎很是迟疑,但总要比没有丝毫的抵抗要强上些许多。

中国人空袭的密度似乎并不是很大,只是间隔两三秒的才响起一两声沉闷的爆炸声,而那些飞机更是好像永远停留在那遥远的天幕之间一般。

可是,正是这间隔响起的爆炸声最是让日军防空部队心惊胆颤,不同于二战时候的动辄就是地毯式轰炸,纷纷而下的航空炸弹如雨样的倾覆下来。中国人的这种空中似乎更具威力,现代战争中的精确打击已经成为了最为有效的空袭手段。

每一声沉闷的爆炸声都意味着一个防空力量被炸毁,那些防区外发射的‘雷石’滑翔式精确制导炸弹就如同那位和它同名的中国将军一样,带给日本人的只有钢铁交融的死亡。

一门门高射火炮被从天而降的精确制导武器给连人带炮的炸成一堆扭曲的钢铁,呼啸而下的‘雷石’滑翔式精确制导炸弹往往很是准确的命中着自己的目标。

就是那些有着高机动性能的87式35毫米自行高射炮或是81式近距离地空导弹系统也好不到哪里去,循着雷达脉冲信号而来的反辐射导弹往往会直接的将这些机动车辆炸得浓烟四起。

空袭似乎持续了很长时间,看来中国人的飞机还没有到那种肆无忌惮的程度,他们都是在较远的距离上,用精准的防区外武器梳理着日军残存的防空火力。

但这样下去,日本军队还能够有多少防空武器经得起这样的消耗。盘旋滞留在空中的中国飞机随时都可以得到他们的预警指挥机和地面监视预警机的召唤。

整个山口县乃至岛根县和长崎县的一部分被中国人划做了禁飞区,任何的飞机只要出现在这片空域都将会遭受到他们的‘尖兵之墙’的拦截。不仅仅如此,中国军队的战斗轰炸机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地面目标进行精确猎杀。这样的情况简直是糟糕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