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透露出来的内部消息,中国新建六万吨航空母舰项目全面铺开,沪东江南造船厂已经能给看出部分的端倪。以目前中国造船厂的技术和军方对航母积累的技术,此传闻有很大可靠性。中国目前世界上中型以上的航母无一例外地采用前漂艏,方形艉,斜角平甲板,带大外漂的高干舷,右置岛式舰桥,闭式机库和舷侧升降机。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不在此一一分析。航母还需要一些特殊设备,如拦阻索(用于正常降落),拦阻网(用于紧急降落),助降系统等。

除基本舰型外,最重要的设计参数要数吨位。如前所述,最合中国国情的是中型航母,其吨位一般在四万到六万吨。一般要求航母搭载30-40架以上的战斗机("尼米兹"级可载50架以上)。如中国选定J-10作为舰载机,则四万吨左右足矣。若选定苏-27(J-11),则需要六万吨左右。具体机型选择后文还要谈到。


动力


常规起降固定翼飞机需要借助航母迎风高速前进,来提高真风速,同时降低起飞著舰时机舰相对速度。驱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长期高速航行需要很大功率("戴高乐"级为83,000马力,"库兹涅佐夫"级为200,000马力,"尼米兹"级更是高达 260,000马力),一般船用柴油机和燃气轮机都有点力不从心。目前,这类大小的航母无一例外地采用蒸汽轮机或核动力。核动力除可长时间高速航行而不需要补给燃料外,还不与航空燃料抢体积重量,不需要穿透舰体和甲板的烟囱,不会侵蚀舰上飞机和电子设备,红外特征也小。但核动力装置设计制造昂贵复杂,体积重量巨大,运行维护不易。再说,护航舰队仍需要不时补给燃料。蒸汽轮机动力具有功率大,扭矩强劲,热效率高和工作可靠的特点,其设计制造工艺也很成熟。其缺点是体积重量较大,需要烟囱,红外特征大,除燃料外,还需携带淡水。"戴高乐"级采用与"凯旋"级核潜艇相同的反应堆,大大节约了设计开发费用。中国正在俄罗斯的红宝石设计局帮助下,建造一级新的核潜艇。如新艇反应堆大小和功率合适,也不妨借用。但中国若以现用核潜艇反应堆效法,会有困难。 "尼米兹"级和"戴高乐"级都只有2个反应堆,当然前者的要大一些。

"戴高乐"级最高航速只有27节,而一般要求航母最高航速应达30节以上。假定中国核推进技术与"戴高乐"级相当,即300兆瓦热功率可产生83,000马力的推力,并假定中国航母将与"夏"级和"汉"级核潜艇共用90兆瓦核反应堆,则四万吨级中国航母就需要3-4个反应堆来推动,六万吨级更多,舰体布置上会有困难。研制全新核反应堆耗时费力,风险巨大。以苏联核动力技术之先进和苏联对军备投资的不遗余力,"库兹涅佐夫"级舍核动力不用而取蒸汽轮机动力,风险恐怕是一个重要因素。以中国现有的锅炉和汽轮机制造能力,大功率舰用蒸汽轮机在技术上风险较小。大连建成的15万吨油轮用的就是蒸汽轮机动力。考虑到中国海军不必远涉重洋或全球部署,无限航程不太重要。据此,中国航母也以蒸汽轮机动力为宜。


弹射起飞和滑跳起飞


弹射器实际上是一个大蒸汽活塞,用来帮助飞机加速起飞离舰。蒸汽在瞬间释放时,推动活塞及连动的滑块,以3-4G将重达40吨的飞机在100米内由静止加速到高达175节的速度。每部弹射器弹射间隔为半到一分钟。但实际上,弹射一个攻击波(4架F- 14,10架F/A-18,4架A-6E,1架EA-6B;1架E-2C先期升空)需25到32分钟。弹射器使重型高性能飞机上舰成为可能,但弹射器既大又重(100吨),设计制造昂贵复杂(目前只有美国一家),使用耗水量大(每弹射一次需耗淡水1.5-2吨),使用限制多(每日每部弹射器弹射平均不超过 70-100次,4台折合每架飞机平均出动率1.2次/日),维修要求高(每弹射3000-3200次需海上停飞检修或返港检修),舰载机也必须极大地加强机体,从而增加重量。继英国在"无敌"级上首次加装艏跳板以帮助鹞式飞机重载短距起飞成功,许多国家纷纷效仿。俄罗斯的"库兹涅佐夫"级安装了12.5度的艏跳板,将滑跳起飞推广到常规起降的苏-27等。实际上,美国也在80年代初用F-14, F/A-18和S-3成功地进行了陆上试验。


滑跳起飞无需特殊设备,对机体结构要求低,陆基飞机上舰容易,其出动率和弹射起飞相当,可连续出动而无弹射器使用次数的限制,起飞离舰时飞机始终保持控制(弹射起飞时初期实际上是无控的),但要求飞机具有高推重比和短距起飞能力,起飞可能不能重载,高温环境下发动机推力下降,必须用喷水加力才能起飞。苏联海军长期未能为"库兹涅佐夫"级配套装备固定翼预警机,可能与此有关。


考虑到中国不可能从美国获得弹射器,从别国购买(如法国)也会有备件问题,自力更生又耗时费力,另一方面,空军已装备的苏-27的改型已有上舰先例。权衡利弊,中国航母以采用滑跳起飞为宜。

电子系统和武备


任何航母都需要先进完善的指挥、通信、探测、火控等电子系统,不同之处是各舰的武备。和"尼米兹 "级的3座8联装北约海麻雀和4座6管密集阵火炮相比,"库兹涅佐夫"级装备了4组SA-N-9(即海军型的SA-15Tor)舰空导弹垂直发射井,每组6个发射井,每井8枚,共192枚导弹,射程45公里(一说12公里);12枚垂直发射的SS-N-19超音速反舰导弹(发射井口与飞行甲板齐平安装),射程450公里;4座弹炮一体的双联装30毫米高炮和红外制导舰空导弹(合称CADS-N-1,导弹射程8公里,海军型的SA-8通古斯卡 Tunguska),另有3座AK-630双联装6管加特林高炮,可谓火力强大。但这不是什么非驴非马或画蛇添足之举,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西方海军通常依赖大量搭载高性能舰载机作为主要进攻性和攻势防御武器,航母上仅装备自卫武器,如美国航母上的密集阵火炮和北约海麻雀导弹。苏联海军因为长期缺乏高性能舰载机,从"基辅"级开始,形成了用强大舰载导弹武器补充舰载机性能不足的传统,既使苏-33(亦称苏-27K,苏-27的舰载型)已能傲视群雄时也如此。在使用时,卡-31(亦称卡-27RLD)预警直升机将扫视周围海区并将数据传送回航母,苏-33将提供攻势和守势防空,航母和舰队中其它军舰则发射反舰和巡航导弹,攻击水面和地面目标。事实上,为苏-33加装反舰对地攻击能力并不难,苏-33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变成制空为主,反舰对地为辅的双任务战斗机,兼带执行对中低威胁地面水面目标的任务。高威胁目标仍由导弹对付。考虑到中国海军反潜防空护卫能力不足,中国航母也以装备强大导弹火力为宜。

海空利剑-舰载机,武器系统和护航舰艇


舰载机、武器系统和护航舰艇的选择与航母的假象作战使命以及战术应用密切相关。考虑到中国海军处于转型时期,海空潜单科和协同作战战术技术正在完善之中,航母的作战使命和战术应用以循序渐进为宜,可从防空为主向空地兼顾过渡。舰载机、武器系统和护航舰艇也将相应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