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十二章连创佳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比武大会还有最后一项比赛,双杠一练习杠端俯臂撑,休息了一个晚上,王权又生龙活虎壮如牛犊。

七点三十分,器械场内整队报告声此起彼伏,早将状态调整到最佳的王权气定神闲的站在双杠旁,下一个就是他上杠了。

“下一名”

听到裁判员点下一名,王权由跨立姿势改成立正。

“上杠准备”

王权跑出队列,来到杠前;

“上杠”

王权齐步走到杠前,两手抓握杠端,两膝微曲,“噌”双臂用力,撑起身体,悬浮在双杠上,同时在双杠的另一端,一个中等身高,体态偏瘦,长相平实的战士,来自E军的周亮也悬浮在杠端。

“开始”

裁判员的口令发出,两人同时动作,有节奏而又匀速两臂支起放下,以标准的杠端俯臂撑动作要领进行比赛。

“1、2、3、4、5、6、7、8、9”

两边工作人员同时计算个数。

器械场里,三百多个双杠同时挂满了人,一千五百名参赛队员不停的轮换着位置,不时有满面沮丧被淘汰出来的队员走出场地。

一个小时过去了,赛场上只剩下两组还在进行比赛,一组是王权这边,一组是付通。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比赛的结束,渐渐的全转移到了这两组人的身上。

临时搭起的看台上,军长张烈从昨天开始就一直笑得嘴没合上过,今天更是如此,场上两组比赛队员,有两个是A军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最被张烈看好的王权,张烈是心中信心满满,这一个冠军肯定又跑不了了。

“老张啊,这回你可出头了。”

去年的团体和个人第一名获得单位B军军长吴猛,看以前的六军之尾A军竟然一跃成为新星,连续夺得个人项目和团体项目总成绩第一名,看张烈那喜出望外之色,吴猛就感觉心里堵得慌,看A军的王权就眼红,恨不得把王权抢过来。越看越来气,越看越眼红,禁不住吴猛就想挖苦张烈几句。

听到B军军长吴猛的话,张烈扭过头看看他,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以前看吴猛如同仇人,现在看吴猛,张烈忽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恶了。笑着回道:

“哈,也该我A军翻身了,要是再翻不了身,我张烈就得退休回家抱孙子喽。”

听到张烈的话,吴猛身子往前凑了凑:

“那小子在哪淘弄到的,全能啊。”

张烈看看鬼鬼祟祟的吴猛道:

“怎么,你也想去淘弄一个。”

“嘿嘿,好东西谁不想要。”

“哼,你那等吧。”

话不投机,两个近七十岁的老人逗了几句嘴,便都不再说话。

“1001、1002、1003、1004、1005、1006”

付通一组已经落败,场上只剩下王权和来自E军的周亮还在坚持。

做做停停,两人早已结束支起放下的快速动作,而是换成了,做几个停几秒,然后再做,或王权连续做几个,停下,周亮再连续做几个,停下,然后王权再做,两个人先前是各做各的,当做到五百以后,开始较上劲了,做到一千后,场上更是只有这一组还在进行比赛。

王权和周亮更是较着劲的比着做着。

“1501、1502、1503、1504、1505、1506、1507”

第一千五百多了,周亮竟然冲王权呲牙咧了咧嘴,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哭,或者是在向王权示威。

王权不禁一呆,差点掉下杠去,回过神来,王权怒了:

“妈的,给我玩这个,老子拼了。”

一股激劲又涌向全身,又一次突破极限,周亮哪里知道,自己一个无意的痛苦表情,确被王权理解成向他示威,反倒激起王权的拼劲,使得王权又一次突破极限,周亮要是知道这些,肯定死的心都会有。不过,好在他不知道,还在坚持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

“2001、2002、2003、2004、2005、2006、2007”

人的潜力是可怕的,平时训练王权顶多能做到五百个,再多一点都费劲,但今天王权三次打破极限,突破了两千大关,此时王权脑中昏涨,两臂酸痛,腕部喀喀直响,悬浮在空中身体的重量也在成倍数增加,意识已经模糊,只是下意识的知道对手还在杠上,内心一个声音就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

来自E军的周亮此时也和王权状态一样,不过心中比王权多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一个劲的骂娘,从上杠开始,周亮发现对手竟然是王权,心中就凉了半截,比赛开始后总有种感觉和这个怪胎比赛,多半凶多吉少。

周亮曾当了三年特种兵,后因犯错误被调离特种部兵,做了基层连队普通一兵,虽然下基层了,但周亮从来没断过训练,更没丢下在特种部队练就的一身本领,仅仅一年凭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在本单位就搏得了兵王的称号,深受上级领导赏识。就在前不久被破格提了干,成为一名少尉军官。

周亮不相信做为特种兵出身的自己会败给普通一兵,而且还是刚当兵半年的新兵蛋子。但现实是残酷的,周亮越来越感觉呼吸困难,每呼吸一次胸腔都会传出阵阵刺痛,两臂更是如同长在别人身上,根本不受支配,勉强再支起一个,周亮的双臂再也放不下去了。

终于,周亮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掉下双杠。

看台上,围观的官兵中立时传来一阵叹息和唏嘘声,现场的所有人都在为周亮的失败而叹息。但瞬间所有的视线又转移到王权身上。

看到对手掉下双杠,王权精神一振,又一股力量升起:

“2051、2052、2053、2054、2055、2056、2057”

裁判员,全场的官兵也随着进入状态,都一齐为王权数起个数来,声音不停的在器械场里回旋。

“2022”

王权已经接近力竭,撑在双杠上还再坚持的放下支起。

“加油,王权。王权,加油”

几天来的比赛,王权的大名已经传遍省军区的每一个角落,已经再没有人不认识王权这个怪胎了,看到王权停了,全场官兵急了,能把双杠一练习做到两千多,全军再也找不到一个人了,所有人希望王权能再坚持下去,创造更辉煌的成绩。

大比武到此为至,三十个比赛项目已经全部结束,上万人的体育场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权的身上。

“王权,加油,加油,王权。”

有节奏的,体育场里万人齐呼,高喊王权的名字,为王权加油。

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

听到众人的呼声,王权动了:

“2023、2024、2025、2026。”

看台上,张烈看王权还在做着,心里开始担心上了,怕王权力竭,出现生命危险,第一名已经是他的了,根本没有必要再做下去了,叫过身旁一名中校,低语几句后,中校转身跑向器械场。

观众席里还是呼声阵阵,人潮鼎沸,所有人全只顾着兴奋,而没有想到,王权再做下去就有可能会力竭而亡。

此时,王权已不知疲倦,不知疼痛,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只是凭着残存的本能支持两臂进行着机械的运动。

中校跑进器械场,和裁判员低语几句后,裁判员点点头,命令两个工作人员齐上前抱住王权的身体,将王权轻扶下来,横放在地上,一名军医也连忙跑过来,拿出听诊器在王权的身上这听听那听听,一切都正常,军医才离开。

失去意识的王权任凭摆动,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王权才慢慢的恢复过来,而从始至终,半个小时里,体育场上人员都没有动,所有人的心都系在了王权的身上。直到王权在工作人员的掺扶下站起来,全场官兵都站了起来,欢呼声、鼓掌声再一次响彻整个赛场。

大比武全程四天的比赛到此结束了。

王权夺得了个人项目比赛第一名,A军夺得了团体项目第一名,而步兵二团也由此响彻全军,因为这个团出了一个怪胎,王权的名字也被记录在了北沈军区的史册上。

下午闭幕式结束后,四点钟,各部队参赛队员纷纷坐车离开军区大院。

坐在车上,王权思绪滚动,久久不能平静,中午吃完饭,王权得到副主席、北沈军区司令员、A军军长三人的召见。

午饭过后,王权正躺在床上休息,过来一名中校军官把王权叫了出去,中校军官也没说干什么,只是让王权跟着走,一路来到一栎三层楼高的小别墅前,让王权自己进去然后他转身走了。

不明所以的王权,怀着好奇心走进别墅,推开门,王权立时愣住了。

装璜讲究,典雅气派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三位肩戴金豆豆的将官老人,三人正是军委副主席、北沈军区司令、A军军长。

看到王权进来,梁武烈冲王权笑笑,和蔼的道:

“来,小王,坐下谈。”

王权几步走到三位首长面前;

“啪”

右脚靠拢左脚敬了一个庄严而标准的军礼,然后摘下帽子端坐在三位首长对面的沙发上。

三位首长,只有和副主席比较相熟,而其他两人王权都只是接触过一次,所以面对三人王权还是很紧张。

梁武烈看出了王权的紧张,哈哈笑道:

“小王啊,不用紧张,拿出你在比赛场上的那股虎劲,我们几个老头子又不能吃人。”

“对,听副主席的,小王啊,放松,不用那么紧张,哈。”看着自己的爱将,张烈是越看越喜欢,也插言道。

“小王啊,咱们有多长时间没见了?”

副主席的一句话,把司令和军长两人都听得一愣,而王权也是一愣。

司令和军长都是同一个心思,原来副主席和王权竟是老相识,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本就很看重王权的张烈,听到副度席的话,更加的对王权关注了。

而王权立时就明白了副主席的意图,那就是让司令和军长两人知道,王权是他的人,以后关照王权那是肯定的了。

王权感激的看着副主席,仍称呼副主席为老首长,恭敬的回答道:

“老首长,有半年了。”

“怎么样,在新部队能适应吧?”

“没问题,谢谢老首长给了我这次机会。”

“哈,不用谢我,你要不是人才,求我我也不会帮你的。”

副主席欠了欠身子接着道:

“这回有什么困难别在跟我客气,一定要对我讲,知道吗,否则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是,老首长,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意气用事了。”

“这还差不多,这次我看你成熟了不少吗?凡事要多动动脑子。”

“是,王权一定铭记老首长的教诲。”

“行了,行了,别总老首长老首长的叫着,听着这么别扭,以后记住了,在私下场合就叫我武爷爷。”

“是,武爷爷。”

听到王权叫他武爷爷,副主席脸上露出满面的笑意。

“哈,这就对了,行了,下午还要开闭幕式,你也早点回去吧,上午的比赛你也累够呛。”

王权站起身向副主席和司令、军长敬礼准备往外走,副主席竟站起来亲自往外送。

司令和军长一直坐着听两人对话,听得云山雾罩不明所以,不过有一点两人还是看出来了,王权和副主席的关系很不一般。

看副主席都站起来送王权,本身对王权也有好印象的司令和军长也站了起来。

三位将官老爷子都出来送王权,让王权受宠若惊,赶紧停住身形急道:

“三位首长千万别送小子,这让小子承担不起。”

止住身形,副主席道:“哈哈哈,好,小王啊,那就不送你了,有困难你一定要和我说。”

副主席的话落,军长道:

“副主席事多,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和我说,军长给你做主。”

司令员也哈哈笑道:“哈,小伙子,好好干,就凭你这冲劲明年提干肯定没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