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说说我和枪的故事

最有意思的一回打枪是去武警部队玩,中午喝了很多酒,提出要打枪,武警的人就拿了两把81和一把带盘式弹仓的轻机枪和一箱子弹,大家坐上吉普车,在车上没事我把盘式弹仓和两个81弹夹压满了子弹,可没敢往枪上装,大家都喝了酒,万一走了火可不是说着玩的.吉普车开到一个山沟沟里停了,选好地方谁知道下起了暴雨,于是有意思的场面出现了,就见三个大老爷们光穿着件裤叉,每人手里拎着把枪在雨里玩命的突突,我打的是轻机枪,下着雨没往地上趴,就在车顶上把枪架起来了.把子弹打完,一朋友左手大拇指上的一块皮被枪管烫没了.

最好笑的一回不是打枪,那是一年春节的时候,我和一警察值夜班,到了凌晨2点多,这警察把他的64掏了出来,卸下弹夹边数子弹边嘀咕:我就带了三颗子弹,有人冲进来不够用啊.当时我那个汗啊,心想你不说鬼知道你才三颗子弹啊,再说外面还有10多个人呢,要真有人能冲进来,给你三十颗子弹也不够用了啊.那晚我和警察把这把64拆了无数遍.终于把一晚的时间打发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