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鬼子的消亡 第二节[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何五内心又开始骂起这些可恶的日本鬼子,虽然有一万个不情愿,一万个不愿意回到营地里看见长钢那副冰冷的尊容;他现在又不得不想长钢:“长钢这狗娘养的日本杂种,前面几次已经把我何五爷差一点吓死,虽然我有司令的什么狗屁通知,但今天回去是福是祸呀;哎,老子怎么就碰见这样一个让我讨厌的日本鬼子。“

何五越想越心凉,越想越没有底,内心在感觉中已经回到长钢营地,只是一片空白;

鬼子司机边开车还是很关心起身边的何五:“何五君,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快到了,快看见队长了。你难道不高兴吗?”

“亲爱的太君,你们怎么就喜欢来我们这里呀?你们喜欢我们这里什么东西呀?有什么我们不都可以送给你们吗?”何五也听见鬼子好象在问候自己,在思想混乱中突然的问了鬼子几句话;

“哈哈哈;”

司机鬼子一听何五说起这样的话,哈哈大笑中说道:“何五君也是聪明人,如果按你问的这些话。实话告诉你何五君,如果是森林里这荒野四周的小山村我本人很不喜欢,我羡慕那些县城里的战友,他们有时间可以去吃香的喝辣的,而我们只能坚持守在这这里;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是大日本帝国军人,军人就必须服从,这是作为一个军人必须知道的天职;”

司机鬼子接过何五刚点上的一支香烟狠吸了一口后继续说道:“何五君,你们的国家在亚洲是最大最美丽的,这里物产丰富应有尽有,可就是你们这些中国人都很愚蠢,都很猪一样的愚蠢;哈哈哈,我们大日本帝国很喜欢这里,我们也必须喜欢这里;我相信我们帝国军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征服支那,征服中国,到时候这些的数万万中国人都会是天皇陛下的劣等子民,这样的劣等民族也只能为我们大和民族服务,成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奴隶;”

一个小小的日本卫兵居然也能说出这样满含凌辱之语,一个小小的日本鬼子都会把整整一个民族不放在眼里,这样简单的行为也能看出来整个大和民族,日本帝国是必须要消亡中华民族。

鬼子司机太嚣张了,他现在有嚣张的本钱;几十万,几百万军对居然抵挡不住来自于海岛之外的廖廖之众。这其实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悲哀,极度的悲哀。

何五也实在听不下去鬼子在这样得意忘形的讲下去,他想骂这个鬼子,不敢。他看着鬼子,内心诅咒到:“你这个小鬼子,看你妈的得意的海阔天空的瞎说吧,瞎吹吧;你老娘的没有告诉过你这小杂种在中国被打死的就是那些爱吹牛的,淹死的就是那些会水的,今天得意,明天就是得失。我看你呀再神吹吧,你快和你那些横尸的老乡战友也差不多要在地狱相见了,去那里正好说不定正好三缺一,下去 打麻将就合适了;”

何五借汽车的摇晃闭上小眼睛养起神来,他真不想看见鬼子得意的样子,他还真想给这小鬼子一脚教训教训,可何五不敢,想是可以的;

就在何五准备入睡的时候, 汽车在山道上剧烈的晃动几下,嘎嘎嘎的怪叫几声后又停了下来;

死亡幽灵和大龙眼里的怪物在距小山村不到五里的地段又出故障了,一股股浓浓的水蒸气在车头忽忽的冒了出来;

潜伏森林的死亡幽灵和大龙本是非常奇异的看着这个大铁箱在山道上象乌龟一样的爬呀爬。从小山梁子下来进入小山沟, 眼看就要爬出小山沟,居然停下了不爬了,不动弹了;

潜伏不远的死亡幽灵死死的看着这奇怪的大家伙,看见车门慢慢的打开跳了俩个人下来;

“鬼子,是该死的日本鬼子;”

潜伏在死亡幽灵旁边的大龙突然感觉到美丽主人身体里由里向外透出的阵阵逼人的煞气;

死亡幽灵看了看大龙;大龙的耳朵,背毛已经竖立,四脚有力抓住地面,准备随时发起攻击;

“小雅我真是太感谢大龙了,现在什么危险事情都抢在前面,怕我受到伤害;大龙太通人性了,它比人都还聪明百倍,知道小雅我极度仇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鬼子,知道每次击杀都极具危险。但大龙不怕,每次总是要冲在前面,把最危险的事情留给自己,把安全留给小雅;”

大龙毕竟只是一头勇猛的森林之狼,它不会和人类一样的去思考太多,它也无法体会自己美丽主人内心世界,它能做的就是用实际行动来报答主人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它能做的就是勇不退缩,用自己所能扫除前面的一切危险。帮助自己的主人复仇,自己也复仇。

看似凶残无情的动物其实在日月轮回里才知道古人所谓的: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天理,而我们人和人之间很难能做到,很多时候几乎都是恩将仇报,现实社会里有很多没有良心之人比狼还狼的狠狠的反咬一口,让你悔恨都找不地方,所以人和人之间的良善少了,陷害多了。人和人最怕的就是亲人和亲人,朋友和朋友间为了金钱和利益反目成仇,你打我一拳我就刺你一刀;那时候谁还知道曾经的亲情,友情;没有人敢说他们没有互相帮助过,救济过。很多人愿意去养一只狗一只猫都不会伸出援助之手,因为中华民族的子孙历来都需要的是心灵的治疗;也知所以历来遭受外侵的时候,外部的强势力量永远没有自己内部腐化的力量大。

“嗷。嗷。。。。;”

鬼子司机一下车就怪叫起来,对着已经不在喘气的汽车又踢又骂又打‘乒乒乓乓’一通乱响;

“疯子,又是一个鬼子疯子,明明知道车坏了。他妈的还发疯;”

跟着跳下车的何五是知道车又坏了,他本想安慰一下鬼子司机,现在看见鬼子发疯了那还敢再前进半步。

打了骂了发泄了,鬼子司机扭头狠狠的看着何五:“你的何五,我们的军车坏了。你马上跑回大队汇报,让队长派卫兵马上来帮忙把车推回去。你的马上,延误时间你的死拉死拉地;”

“是太君,只要是太君的事情何五尽力也要去办好;”

“你的废话太多,马上就跑回大队去;”鬼子司机到有几分生气了,心情不好看见这个前几天还为自己买单的中国人很别扭。

“我何五马上跑回去,太君我何五办事你放心,保证把卫兵带来推车你的小心;”

“他娘的这些日本鬼子,老子现在才不想在这大森林里陪你,看这地方阴森森的,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万一那个杀人的幽灵真的出来,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前几次老子为你们办事情差点把小命丢在森林了,是菩萨祖宗保佑才保住了我这小命,回去就回去吧老子看你还不顺眼呢;”

汉奸就是汉奸,胆子小不说最喜欢的就是内心里骂自己害怕之人。何五把头上的那顶鸭皮小帽拉了一下点头哈腰说到:“我亲爱的太君,我这就去了你和你车的太君可要保重哦;分分种我就回跑回大队去,等我的好消息;”

何五说完这句的时候突然也骂了自己一句:“他妈的何五混蛋,菩萨救了这么多次,怎么在县城喝酒的时候忘记了敬那些爱的菩萨几杯,自己真是他妈的混蛋;”何五边骂自己还真用平时少有的精神‘当当当’的顺着山道往长钢大队跑了起来;

勇猛的大龙身体轻轻的弓型起攻击的形态,它已经看见何五在山道上小跑,它在等待美丽主人的号令,只要主人一声令下马上就冲出森林撕裂眼前跑动的猎物;死亡幽灵没有动,她现在想去看看鬼子在山道上爬行的大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

何五这个狗汉奸又一次遭遇幸运之神,他弱小的生命真是太好,冷冰冰的阎王死神每次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和他擦肩而过;何五小跑的身体已经在死亡幽灵和大龙眼前过去,再跑几步就过山沟,瘦小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山头。

死亡幽灵仔细的分析眼前情况后自己已经决定:“靠近去看看鬼子的东西;”她的身影已经快速的无声无息的越起。

鬼子司机在看见何五走后又走到汽车前面弯腰修理起刚才还又踢又骂的破汽车,也可能这辆车的质量本身就不好,连续的出现问题不说昨天晚上还白白的在森林里待了一晚上。差不多要天亮的时候自己又好了,没有毛病了。如果会开车的人遇到这样的问题,脑袋会发蒙,肯定会对汽车生气发火;

这些汽车是可怜的,它们的父母就是那些生产厂家;开车的遇见这样郁闷的时候也不要象鬼子那样对汽车大打出手,这样粗暴的动作弄不好还得把自己的身体给碰伤了,自己痛苦不说自己还得为自己卤莽的行为支付高昂的医药费;这种买卖划不来;

鬼子司机发火很厉害很粗暴的,可现在修起车也非常认真,这份敬业精神值得向他学习,因为他自己修得连后面来了俩个死亡之神都没有发现;他刚挪动一块零件后好象想起什么,抬起头想回看何五现在能跑到什么地方,他对何五这样的中国人始终是不怎么放心的,对自己刚才命令何五回大队喊卫兵的事情突然有点后悔之意,早知道自己回去叫了,让何五和车厢里的押运卫兵一起在这里守护。

鬼子司机不回头还好,这一抬身回头,收入眼帘的不是何五那消瘦的身影,也不是何五可怜西西的样子,他看见的是死亡,真正的死亡;

面罩黑纱只露出一双煞气凛凛眼睛的死亡幽灵,勇猛异常身体健壮的森林野狼;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鬼子司机看见死亡幽灵和大龙此刻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从心灵深处发出的只有恐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