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的那么无辜吗?——也来说说许霆案

无爱不伤 收藏 159 2060
导读:[color=#1818D7][size=16] 轰动全国引起重大关注的许霆案的重审判决出来了,5年有期,追回款项,罚金2万。对于这个判决,显然全国的观众还都有很多话要说,大为不满的人比比皆是。很强烈的一种声音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还回去就应该没事,毕竟这是银行自己的失误和漏洞造成的。从无期改判5年,在很多人看来这就证明了法院在定罪的立场方面的不坚定,证明了法院判决的错误性。小许的父亲更是坚定不移的宣称法院判决不公正,要说服他儿子上诉。“有错不等于有罪”,这是老许坚持的重点。当然了,老许同志的这句话绝对

轰动全国引起重大关注的许霆案的重审判决出来了,5年有期,追回款项,罚金2万。对于这个判决,显然全国的观众还都有很多话要说,大为不满的人比比皆是。很强烈的一种声音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还回去就应该没事,毕竟这是银行自己的失误和漏洞造成的。从无期改判5年,在很多人看来这就证明了法院在定罪的立场方面的不坚定,证明了法院判决的错误性。小许的父亲更是坚定不移的宣称法院判决不公正,要说服他儿子上诉。“有错不等于有罪”,这是老许坚持的重点。当然了,老许同志的这句话绝对是正确的,可是这一次用对地方了吗?从各种情况来看,这次毕竟不是小许在路上拣到了17万那么简单。在纷杂的议论声中,看得出很多观众的法律功底不错,至少是为了这个案子研究了很多专题的,而各路英雄争论的也是非常激烈。其实争议的存在也是正常的,毕竟法律界对这个案子都没有一个统一的观点,而我们大众又不都是专业人士。小弟想做的,是通过回想一下事情的全过程,有一些个人的观点拿出来大家讨论,不敢说自己一定全对,只是希望可能会给大家提供一些帮助了,抛砖引玉,百家争鸣。

1、事情的开端。我们的主人公小许是为了取钱去ATM的。银行的资料显示当时他的帐户里面只有170余元,辩护律师的说法是他想取的是100元。事实呢?他拿到了1000元,发现帐户扣除了1元。这个实际取款额与预期数额的差距是本案的第一个问题。也许这也是ATM系统故障导致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情况导致了小许去查看帐户余额,发现只少了1元。这就是案件的导火索了。按照律师的说法,这个情况引发了小许强烈的好奇心,于是他反复操作,在1个半小时的时间里面取出了5万多元钱。

在这个阶段,尽管我们不由得要感叹小许的好奇心实在太强烈,耐心也实在太好(为了“实验”连续使用ATM达1.5小时),但是他的行动确实称不上是犯罪,只是象一个遇到新鲜事物的调皮孩子,忍不住要淘气一下。

2、转变。小许取钱的时候不是独自一人,还有一个同事陪着他。按照律师的说法,取钱时小许并没有和这个同事说什么,只是在2人回到住处之后,才告诉他可以多拿钱的事情,并且说想把钱交给单位领导。但是很遗憾,这个同事和54楼的观点一样,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当然是要拣的。于是晚上2人回到了这台ATM机,可爱的小许同志终于完成了他取款17.3万元的壮举,而那个爱拣馅饼同事呢,取了1.8万元。(呵呵,鼓动别人去抢便宜的人自己的胃口反而还真小啊)。

律师一再表示,小许主观上是想上缴钱款的,只是受到了同事的误导,才犯下更大的错误。但问题是,这个时候他的行为,还能说仅仅是犯错吗?当他重返现场的时候,他抱着的是再捞一笔的念头,去主动实施一种他明知道是不应该去做的事情。简单点的比方,如果说第一阶段是他在街上看见别人的包里掉出一笔钱而去拣起,那么现在他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钱而主动把手伸进了别人的包里。这种行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盗窃了。律师声称是同事诱导了小许的善良本意,可问题是,从实际的结果上看,我们很难支持这种说法——晚上小许一口气取了12万,直到用尽了帐户里面能用的钱,而那个“大胆的教唆者”呢?拿了1.8万而已。我们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帐户只有19元钱,但如果不是,那我们真的很难说是谁在诱惑谁了……

3、潜逃。在拿到钱的最初2天里面,小许并没有任何的行动——没有挥霍,也没有离开。律师说小许当时是因为坚信银行一定会找到他,所以在等待着。然而平静的2天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于是小许作出了选择:辞职,带着钱走人。可是就在回去的火车上,他接到了保安队长的电话,告诉他银行在找他,公安机关也已经介入。在和银行的联系中,因为已经报案,所以银行方面要求小许带钱到公安机关自首。按照律师的说法,这个要求成为了小许心中恐惧的来源,当然,他的恐惧还来自于另一方面:有5万元钱被偷了。无法还钱,又不想被追究责任,于是小许选择了潜逃。他去买彩票、做生意,希望能赚钱以偿还这17万。但事实是他做的事情没有一件能够成功,所以最后他为了生活去做业务员,这也表示偿还17万的希望基本没有了。后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小许真的想还钱给银行吗?他宁可等待银行,也不愿意主动上缴钱款。2天的时间,其实真的不算很长,但其实也真的很长,长到足以让小许认定银行方面的沉默是确认了他对这笔钱款的所有权。否则为什么他要带着钱离开呢,如果他不认为那钱是他应该拿走的?但是这钱真的就属于他了吗?我们每个人都清楚,相信小许也很清楚。连律师都回避了“小许带钱离开是什么主观想法”这一问题。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小许在案发后不肯自首交款的行为。那5万元真的丢失了吗?也许这会是永远的迷案了。在律师的口中,小许潜逃途中花用这笔钱有着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赚回损失以便全额还款啊!至于这个说法是否合理,无须多说了,否则陈良宇那一群人还都可以说他们是想用钱造福社会、为国家增添财富呢!最终,小许是历时一年后被抓获,失去了轻罪减刑的最后机会。

如果说小许的行为只是停留在第一阶段完成的时候,那很多人的说法就没有错了,他的行为只是构成不当得利,承担民事责任而已。可遗憾的是,在利益的驱动下,他转向了主动作案的第二阶段,并且在得手后潜逃,挥霍了钱款,在整个第三阶段中一次次错失了挽救自己的机会。最终的结果是他给国家人民造成了损失,也让自己承受了痛苦。

这个案子情节其实并不复杂,小许的罪行可以说是无可辩驳的了。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为他鸣冤抱屈呢?恐怕还是和法院的重审、改判有着直接的关系。法院始终没有动摇过“有罪”的判定,不同的量刑只是因为到底是套用盗窃金融机构罪还是套用普通的盗窃罪。而在法律适用不清晰、法院和法学界存在争议的情况下,本案之所以能被发回重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广泛的社会反响和争议。其实ATM机是否属于金融机构,在以前最高院和银监会的一些文件中还是有涉及到的。至于广州中院刑二庭的庭长在重审判决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说的减刑是因为小许“主观情节较轻”的说法,反而是有些牵强了。而且这样对“主观情节”的强调,反而使得很多人对“有罪”的判决产成了疑问。

这个案子里面,银行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不仅仅是因为没有管理好自己的电脑系统,而是没有及时发现和妥善处理与客户间的问题,在整个过程中也没有主动承担应负的责任。银行没有尽到妥善保管资金、合理为客户提供服务的职责,是引起公愤的所在。但是银行该如何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是另外的话题,法律不会因为受害人的失误而放纵犯罪,这是基本的原则,就好象我们不能对被强暴的女性说“你要是长得丑点不就没事了吗”,也不能对被抢劫的人说“为什么要带着可能被抢劫的东西出门呢”。

法律的严谨和公正,当然是需要完备的法律体系和内容来做为保障的。但是法律的严谨和公正,同样也意味着不应该被压力所任意扭曲和改变,不管这压力来自何方。如果说我们的法院在这个案子里应该学会什么的话,那就从这一点开始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